重生之药香

    《重生之药香》

    有人想拿E总做实验材料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众臣听了灵帝的话,跪倒一片。齐声道:“陛下,不可啊!一州刺史负责监差各郡太守赵腾年未弱冠,心性未定,如何担任刺史之位。”

      这时袁逢也听到了灵帝的话,赶忙出班道:“赵腾不过一县令,这直接就封刺史,骤蹬高位,难免青州各太守不服。且如此封赏,在立功勋,陛下如何封赏。不如待黄巾平定一并封赏,陛下以为如何?”

      灵帝听了众臣的话,脸色有些不好看。可一想觉得也是,这升官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于是看向蹇硕,意思是:“你与赵腾想熟,你看如何是好?”

      蹇硕上前一步道:“禀陛下,这赵腾刚年十六,封刺史确实不合适。可不赏未免让征战的将士没有立功的心气。不如去掉刺史的封赏,只提一下他的爵位。待以后在立新功,一并封赏。”

      刘宏听后道:“那便依爱卿所揍,封赵腾为临乡候,食邑千户。”然后挥手散了朝会。

      刘宏与蹇硕入了裸游宫,他蹇硕道:“汝正觉得封赵腾刺史不合适?”

      蹇硕摇摇头道:“奴才与这赵腾相处三月,发现他对仕途似乎不是太热衷。给他高官,还不如多赏他些财帛让他高兴。再说朝臣也不会同意陛下如此封赏。到不如多给他些钱财的赏赐。”

      灵帝听后,嘴角抽了抽。他道:“寡人这国库空虚,哪有钱财赏赐他。”

      蹇硕听了刘宏的话,嘴角也抽了抽,心说:“国库是没钱,都在您的私库里呢。”

      可蹇硕不敢明说,只得道:“那就先这样,待黄巾平定,给他一地太守也就是了。”

      朝廷的事赵腾自然不知,他现在正极速往长社赶。八月初,赵腾到达陈留郡尉氏县。准备在尉氏县休整几日,然后入长社。

      大营扎好后,赵腾叫来黄忠、张辽、徐晃、张合、高榄五人商议如何进兵。

      这时一小卒跑来道:“禀将军,营外来了一支义军,为首之人自称是中山靖王之后,涿州刘备奉被中郎将之命,前去支援左中郎将。因道路被黄巾所阻,不得而入,问将军到来,特来求见。”

      赵腾一听豁然站起,激动道:“快快有请。”

      赵腾为何如此激动,那是他本就打算以后投奔刘备。如今刘备来了,他自然高兴。

      当然他先在投奔刘备那是不可能的。一是两人身份相差太大。二是现在还未到诸侯割据的时代,现在过去投奔,刘皇叔连个落脚地都没有。自己跟着他干嘛?手下的将领也不乐意啊!

      不过赵腾已经想好了,现在就开始为他铺路。让他以后不哪门艰难。眼下让他多立功,然后等他有了落脚地,在支援他钱粮,让他好好发展。等天下意乱,自己就带着手下将领投奔他,一起平定天下。

      没多久,辕门小校领着三人入账。为首一人升高七尺五寸,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终于说他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那就有点夸张了。

      双手是比一般人长,可能是长年练剑所致,耳朵是挺大,但离捶肩还差的很远。

      他身边的两人一黑脸,上高八尺,胡子粗黑入刚针,眼睛很大,一脸凶像。赵腾知他应该就是张飞了。

      另一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长的相貌堂堂。这么明显的特征,不用说那肯定就是关二爷了。

      刘备见到赵腾,插手一礼道:“涿州刘备,携两位兄弟,关羽张飞,见过东中郎将大人。”

      赵腾一把扶起他道:“某早闻涿州刘玄德,汉室后裔,师从卢公,有龙凤之资。今日一见,果然不虚。然后对帐外喊道来人,看座。”

      说罢把他带到下手位,甚至在黄忠的上手。这就显示他十分看重刘备了。

      一会小卒拿来三张席子,和三个积。赵腾让刘备坐下,自己才回主位跪坐。

      等座好后,赵腾问刘备道:“玄德怎会在此?”他听了小校说过了,可还是想了解清楚。

      刘备又是插手一礼道:“备闻太平道作乱,便欲招募义军,为国平叛。幸得义弟张翼德变卖家资,助某慕义军五百。

      然后得刺史刘焉看重,与司马邹静平定幽州贼首陈远志,立下功勋。后青州刺史龚景向刘刺史求救,备被调往青州平叛。

      待青州定,某便想回合老师,与其一起平定张角逆贼。可张角被围困,老师不急与速战,便让我来支援右中郎将。

      可到此后才知,右中郎将黄埔嵩大人,被黄巾波才困于长社城中。备势单力孤,无法功入长社,这得再次与小股黄巾周旋。至今以进两月。”

      (刘焉并没有在幽州认过职,以上桥段以《三国演义》做参照。不然按历史,就没有桃园三结义了。所以请读者体谅。)

      赵腾一听,道:“玄德既然来此两月,可知敌情如何?”

      刘备道:“现在黄巾贼将波才率二十万众,将长社围住。手下兵卒四处抢掠。黄埔将军兵马太少,无力与贼军真面对战。这得以城墙阻挡。

      可黄埔将军多为三河骑士,城墙阻挡了黄巾军,却也限制了黄埔将军骑兵的发挥,所以至今无法脱困。”

      听到这里赵腾心中有数了。他道:“既然如此,你率义军先在我营中休整。两日后,我们出兵长社,先打通与长社的联系在做计较。待晚间,我为玄德洗尘。”

      这日晚间,赵腾摆酒为刘备接风洗尘,席间相谈甚欢。赵腾平平举杯敬刘备。

      忽然看到关羽道:“这为英雄相貌不凡,应该就是斩程远志的关云长吧?能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果然英雄了得。来;某敬你一杯。”

      说罢举起一盏酒一饮而尽。

      关羽道:“将军缪赞了。比起将军,关羽差之远矣。”说罢也饮尽盏中酒。

      这时张飞道:“听闻将军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人走马斩卜己,一人百步之外射张梁。不知是那二位?”

      他话音刚落,刘备和关羽同时喝到:“三弟,中郎将面前不得无礼。”

      赵腾到时很喜欢他的性格,摆摆手道:“无妨,翼德真乃心情中人。”

      然后指着黄忠道:“这乃我手下校尉黄汉生,就是箭张梁之人。因功被朝廷封为破虏校尉。”

      后又指向张辽道:“这乃我手下校尉张文远,刀劈卜己之人,因功封为讨虏校尉。”

      然后指着典韦道:“这是我的护卫将,典韦。”

      最后指向徐晃、张合、高榄道:“他们都是我手下校尉,徐公明、张隽乂、高子奂。接乃统军大将才。”

      张飞看了几人一眼,眼珠一转道:“俺兄弟三人个个武艺不弱,比起在坐诸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大人何不也给我三人一个校尉坐坐。”

      这话一出,赵腾手下将领齐齐一皱眉。赵腾一听,心说“坏了。”他还打算这些人好好相处,以后一个饭碗里刨食呢。可千万不要应为一句话打起来了。

      他赶忙打圆场道:“翼德勇武某知道。这校尉之职到也当得。只是,某只是一个中郎将,这校尉之职,只有陛下和三府将军,才能授得。我着小小的中郎将可做不了这主啊!”

      赵腾这可不是瞎说,校尉虽然官职不高,可那是大汉统领军队的最高军官。校尉以上的军官如督尉、中郎将、那是不常设的。一般战时认命,战后及撤。

      当然郡督尉这些地方军官不算,那些官职为各郡所设,只是一个称位子罢了。要真说起来,他们连给正牌校尉打下手都不够格。

      所以校尉只有皇帝,三府将军可以任免。这能开府建衙的将军指的就是,大将军、卫将军、和车骑将军。所谓的府,就是开府建衙的意思。他们可以招募幕僚,组建独立的机构。

      现在可没到诸侯割据的时候,什么左右将军,四征将军都可已任命校尉将军。

      赵腾现在的中郎将,也不过是个中级军官。不入流货色。哪有任免这些官员的权力。要是让朝廷知道了,那还了得。非治他个跃举、意图不轨之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