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流民开始

    《无敌从流民开始》

    不好的预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秦楚妍被她的话问住了,莫先生什么来路?

      “我只知道他起初是在南山书院讲学,深受学子们爱戴追捧,至于他什么出身,我还不知道。不过他与别人不同就是了,才学渊博,姿容不凡,举止优雅,想必也是出身大户人家,一般人家,可养不出这样卓越出众的公子。”

      说着说着,她又犯起了花痴,不过是他皮囊惑人。

      “好了,妹妹,你清醒一点吧,对他一无所知还这般痴迷,你可是丞相府的小姐,行事注意分寸,别让人看笑话!我想歇会了,你回去吧,让我清静清静。”秦紫瑜推着她出去。

      转身将门关上,也不要人伺候,自己取了斗蓬,卸着饰物,在头上摸来摸去,却摸不到她的发簪,解了发髻,一头青丝坠下,还是不见蝴蝶簪的踪影。

      会遗落在哪呢?想起在安国公府的桃林间,桃枝划过头顶,刮落兜帽,很有可能掉到桃林里了,寻是没法寻了,但愿不要被有心之人拾去才好。

      出去了大半天,身子酸软乏力,躺在床上想小睡一会,可闭上眼睛,她压在心底的疑团便冒了出来。

      刘晋安带着她的遗体去了哪里?连她的家里人都不知道她的下落,他为何要那样做?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她感到精神不济,沉沉睡去。

      白日天青云朗,夜间淅沥淅沥下起雨来。

      秦紫瑜从梦中醒来,看着昏暗的天色,有些分不清是将明还是欲晚。

      懒懒地翻了个身,想起刚刚的梦境。那是在洪恩寺,满眼粉红桃花,而他那张脸,却深深刻在她的心中,温润的眉眼,轻轻一笑,如枝头的花儿瞬间舒展绽放。

      梦中桃花有余香,梦中人儿尚美好。

      洪恩寺的桃花依旧开得很好吧?只是一场春雨过后,只怕多数已零落成泥,不堪入目。

      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她喊了一声青桃。

      青桃推门进来,一边服侍她起身,一边轻声说道:“大小姐,夫人刚刚来过,让您醒了去前厅一起用膳呢。”

      “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早上了。”

      已经是早上了,她这一觉,睡得真够久的。

      梳洗完毕,打扮简洁,依旧披了斗篷,去前厅陪母亲用膳。

      雨已经就停了,空气格外清新,院子里的草木被雨水洗过,更加翠绿欲滴,花儿也盈着雨珠,玲珑可爱,只是地上,落红凌乱。

      妹妹已经到了,看样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瑜儿,昨晚你连晚膳都没用就睡了,饿坏了吧?”郑氏语气温柔关切,拉着她去桌边坐下。

      “母亲,昨儿是太累了,这一觉睡得很沉,不过今日感觉比昨日又精神了一些。”拿起筷子,小口吃起母亲给她夹的一只汤包。

      “姐姐,今日我们去哪玩?”秦楚妍往嘴里塞了一只包子,脸颊一鼓一鼓地问。

      “你别光想着玩,你的兰花绣好了吗?”郑氏不等紫瑜回答,抢着训斥了一句。

      就见秦楚妍气闷地埋头喝粥,秦紫瑜笑着说道:“母亲,我想去洪恩寺给佛祖上柱香。妹妹可以带着她绣篓针线同去,也让她拜拜佛静静心。”

      来得路上她已经想好了说辞,母亲不想她出门,但如果说是去上香,感谢佛祖的怜悯,能让她醒来,母亲一定会同意的。

      郑氏本就心中感慨,想着什么时候去上香还愿,女儿昏迷不醒这段日子,她不停地向佛祖祷告,经文也不知抄了多少卷,现在女儿终于醒了,她当然得去还愿。

      “好,本来我也是要去上香还愿的。只是昨夜下过雨,恐怕路不太好走,要不改天吧?”郑氏知道她身子还弱,有些担忧。

      “没事的母亲,夜里下过雨,空气更清新,景色更宜人,我们慢慢过去,反正是坐马车也累不着,要是下午天色不好,我们就在寺里住一晚,听说洪恩寺的斋饭很不错。”

      秦紫瑜的话,让郑氏放下担忧,立即吩咐下人去准备要带的东西和马车。

      吃过早饭,收拾妥当,带着侍卫丫鬟,母女三人分坐两辆马车,往洪恩寺出发。

      洪恩寺坐落在城郊的云雾山,是一座百年古寺,以前的洪恩寺只是个普通的寺庙,自从荣昌帝即位后,每年花开时节,都会到洪恩寺赏花小住,这座寺庙便被人视为国寺,香火也鼎盛起来,占地面积扩大到了几百亩。

      秦紫瑜下了马车,被漫山遍野的桃花给震惊了,当年只是寺庙后面有一处桃园,如今却是漫山桃红粉雾,下过雨,桃花开得更艳丽妖娆。

      进了大殿,上完香,母亲郑氏和住持商量着供奉香火之事。

      妹妹便拉着她去看桃花,她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在花间窜来窜去,惹得花枝瑟瑟,抖落凝在花朵上的雨珠,伴着她银铃般的笑声,花瓣飘散飞扬。

      就让她在花间撒会野吧,以后恐怕也难得有这样自由欢脱的时候。

      秦紫瑜信步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曾经的那处桃园。

      虽然满山都是桃花树,但这一处,却被栅栏圈起来了,上面还悬着一块木牌,牌子上写着:闲人不得入内。

      无人看守,她无视木牌上不得入内的提示,侧身从栅栏缝隙钻了进去。

      这里面的桃花树,都是好几年的老桃树,花儿不如外面那般繁花成簇,空气带着泥土的湿润,混合着花朵的芬芳。

      她慢慢往里走着,清晰地记得,哪一棵树下,她遇到他,哪一棵树下,他牵了她的手……

      走至一处,她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座花冢,不,是一座双人坟,坟上铺满了桃花瓣。

      坟前竖着两块木牌,一板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另一块上面刻着几个并不太清晰的字,但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爱妻赵子玉之墓!

      他将她埋在了这里,他们初遇的地方。可转念她自嘲一笑,爱妻?

      他爱过她吗?

      她一直认定,她和他之间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他为了利用自己去阻止父亲,好顺利坐上皇位而已。

      可眼前的双人坟,无字碑,又该怎么解释?

      他真的舍了皇位,跟着她死了,还与她合葬一处!

      她脑中一片混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