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甜心娇妻

    《陆少的甜心娇妻》

    她这是在套路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唐亦琛在门口停留半刻,缓缓举起白皙而修长的手按下自家的门铃。

      他对母亲的手段越来越佩服了。

      门铃刚按下,里面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宁羽走到门前,深呼吸调整了半刻将纤长细嫩的手放到门柄上,轻轻按下。

      一个俊冷的面孔映在眼前,她看他的目光有些闪烁,有一种喧宾夺主的胆怯。

      “你...你回来啦。”

      她本想喊他一声‘亦琛’的,话到了嘴边挤出来后就变成一个‘你’字。

      新婚夫妇打招呼的方式都那么陌生,这样压迫感只有宁羽自己明白。

      “嗯。”

      唐亦琛清冷嗯了一声就入内了。

      他到玄关换上鞋子后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径直就往房间去了。

      留在门口的宁羽见他走远才舒了一口气。

      她看着杂乱的行李堆放在客厅,无从下手,冒昧上门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她并不敢将行李放进主卧。

      她进来时候仔细瞧了这个房子,客房有两间,没有房子主人的安排她也不敢擅自挑选。

      过了一会,换了家居服的唐亦琛从主卧出来。

      脱下西装的他多了几分阳光气息,白色T恤映衬着他那张精致的脸更显干净、舒心。

      这是宁羽第一次仔细瞧他,这一瞧,瞧着忘形了,眼光落在他的身上久久没有挪开。

      唐亦琛被盯着有些不自在。

      “我脸色有东西吗?

      他冷眼撇了她一下,淡淡问。

      宁羽听后才发现自己丢人了,忙收回花痴的眼神,支支吾吾说:“呃....没有...没有东西......”

      “说吧。你来我家干嘛?”

      话一出,唐亦琛就觉得问得有些多余了,找不到话题的他还是将这句多余的话说了出来。

      “生孩子。”

      ......

      “嗯?”

      他的这一声‘嗯’语调拉的有些长,参杂着几分不可思议,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现在的女孩子脸皮都那么厚的吗?

      羞怯、无奈、压迫各种奇奇怪怪的情绪将宁羽的思绪全打乱了,说话都不经头脑了。

      原来机械般的回答是趋向真实答案的。

      她恨不得给自己浇一盘冷水冷静一下,不过对于刚刚说出的‘生孩子’这个三个字,她脑袋正急速运转着,想办法怎么化解了这个“口误”。

      “呃...不是的...我有些紧张,乱说的。我...额...是妈妈叫我搬进来的。她...她说你不肯回家睡....所有......”

      宁羽啊宁羽,说他不肯回家就行了,干嘛要把‘睡’这个字也说出来,这么明显的暗示他会不懂?

      “所以叫你过来我家睡?”

      ......

      果然,跟成年男性聊天关于敏感的话题时候他都能秒懂的。

      “嗯。”

      宁羽回答后脸泛红晕,娇羞地低下了头。

      林敏目的性那么强,两个人对于这段婚姻怎么来的也心知肚明,聊天很难不带入贴切的话题。

      “地下的行李是怎么回事?”

      唐亦琛不想继续讨论睡觉的问题,便将话题岔开了。

      “我不知道要放那里去。”宁羽无奈说。

      “你喜欢放那里就放那里。”

      唐亦琛说罢就到冰箱里翻东西,忙活了一天晚饭还没有吃,饿坏了。

      宁羽听了一脸懵,喜欢放哪里就就放那里?这么说放主卧也可以?他这是在试探我吗?

      算了,反正睡了也不止一次了,就进主卧吧,生孩子要紧......

      宁羽思考了几秒,就动手将行李往主卧搬。

      一边的唐亦琛看向她,含在口里的水差点喷了出来。

      现在的女孩子脸皮真的那么厚啊!

      他的本意是让她两个客房随意选一个,没想到她登堂入室直踩雷区去了。

      唐亦琛本想开口制止,一想到是自己给自己挖得坑,就搁不下脸来了。

      宁羽将行李搬进卧室,进入就闻到一股淡淡得古龙香味,十分舒心。

      房间的装修是简约风、地板、柜台、橱窗都打理得干干净净,看来唐亦琛是个爱干净的人。

      衣柜收拾得井然有序,就是衣服有些多,纯色的T恤就占了满满一格,西装挂满了整个衣橱。

      床头柜摆放着两本书,一本《史记》、一本《浮生六记》。

      宁羽搬进来的行李还没有收起就去将床头柜上那本《浮生六记》拿起来翻阅。

      这本是她最喜欢的书籍之一。

      她第一次觉得距离他的距离没有那么远了,她跟他有共同喜欢的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