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番外她的传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两天后,PE总部,弗兰克的办公室内。

      “这些官僚是什么意思!他们居然质疑我们的判断!那些坐在办公室里脑满肠肥的猪猡……”卢克一直在弗兰克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着,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因为我们的调查结果过于‘悚然’?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很正常,那些人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肯定是本能的否定。他们缺少合理的逻辑,眼界也狭隘得可怜,还自诩是这方面的专家。结果我们突然提出了一个他们想都没想过的结论,他们当然急得跳脚咯。”弗兰克还是老样子,从桌子底下一口酒一口酒的偷偷喝着。

      “弗兰克先生!”卢克转过头看向弗兰克,“他们这么无视我们的调查报告,你就不生气吗?”

      “你先别晃了,我喝了酒本来就有点晕,你这么来回晃得我更晕了。”弗拉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们又不是执行专员,这份报告的准确率不需要我们用命去试。他们如果最后决定不采纳我们的报告,那不管出什么事我们也都不用负责,我巴不得这样呢。再说了,你以为我为什么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啊?”

      卢克又叹了口气,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也是执行专员?”

      “当然啦!想当年老子可是PE的王牌专员,无论是什么任务,我都不需要调查人员和后勤,自己一个人就能全部搞定。”弗拉克猛灌一大口酒,语气中豪气万丈,“他们还给了我一个响亮的代号,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听说过,”卢克有些想笑,“酒鬼。不过这个代号听上去好像不是很响亮。”

      “你懂个屁。”弗拉克没好气道,“像你这样死板的新人我见得多了。PT就是一个死板的地方,所以那里训练营出来的学生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虽然你和他们有些不太一样,不过还是很死板。”

      “但是PE不同,这才是帝国最核心的异能者机构,里面有大批随心所欲的怪胎和变态,他们有的彬彬有礼,有的乖张跋扈,还有的患有精神疾病。”弗拉克放下酒瓶子,“和那些奇形怪状的家伙们比起来,我只是一个酒鬼,是个不折不扣的正常人……虽然也不是特别正常。但是毫无疑问,我的能力和名号还是十分出色响亮的!”

      “嗯……所以您是怎么沦落到坐在办公室带新人的呢?”卢克忍不住吐了个槽。

      “四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喝大了,把一个贵族当场射杀了。”弗拉克提到了自己的黑历史,有些闷闷不乐,“大口径的子弹穿过了那个倒霉蛋的头骨,把里面的脑浆炸得满墙都是。事后我就把那个罪犯灭口,然后把锅全甩给他了。本来我都要上皇家法庭了,现在还能有工资拿已经是万幸了。”

      卢克头皮一阵发麻:“弗拉克导师,这话你都跟多少人说过?”

      “我们这层楼连清洁工都知道。不过大家都以为我喝醉了说胡话,就当个笑话在办公室之间传播而已。”弗拉克舔了舔嘴角,又喝了一口,“类似的酒话我也说过不少,大家都没当真而已。”

      卢克心中微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坐着沉默不语。弗拉克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眼,心中了然,随即开口道:“怎么,终于想到自己身为尊贵皇族的身份了?”

      “那当然。”卢克笑容中有些无奈,“如果这是我们家,那你说出那些醉话后的两个小时以内就会受到逮捕,然后会有一个或者几个【执刀卫】亲自过来审问你,把你的所有老底都扒个干净。”

      “那如果是你呢?”弗拉克突然很好奇,“如果是尊贵的第五皇子卢克·斯纳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误杀了一个贵族,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吗?”

      “怎么可能。区区一个贵族,对我们皇室来说就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对我们来说跟狗都没区别,在一位货真价实的皇子面前根本没有什么特权,更不可能出动执刀卫。”卢克摆摆手,“我甚至说是那个贵族的头故意挡住我的枪线,影响我追捕犯人,说不定他们都会相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弗拉克放声大笑,好像听到一个很夸张的笑话,眼泪都要笑出来了,“皇室对身为自家人的贵族都是这种做派,更何况平民百姓呢?”

      卢克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得绷紧了。他快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偷偷摸摸地听了一下左右两边办公室内的动静。折腾了好一会儿,他才蹑手蹑脚地关上门,然后坐回沙发上。

      弗拉克还是若无其事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神朦胧地一口一口喝着酒。

      卢克看着弗兰克,叹了口气:“弗兰克导师,你喝醉了。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再找我吧。”说着,卢克起身就要离开。

      “谁说我喝醉了?老子清醒得很!”弗兰克平静的声音从卢克身后响起。

      卢克有些吃惊地转过头去。弗兰克还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眼神迷离,嘴唇微动。不过从他轻轻颤动的嘴唇中说出的话,却是十分清晰。

      “卢克,我知道你对我这个酒鬼作为你的导师不太满意,所以你一直在试探我。这也很正常,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新人看见我这幅样子都会有些不放心的,更何况是你这么一个有着特殊才能和特殊身份的人。你想判断我的能力,判断我的行为模式,判断我对帝国的态度。”弗兰克打了个酒嗝,“其实我也一样,我也在对你进行试探,试探你是不是一个沽名钓誉、有才无德之辈。我现在很高兴……帝国能有你这样的家伙在,或许我就可以多领两年工资了。”

      听着弗兰克的话又变得越来越危险,卢克连忙大声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弗兰克导师!有什么事情请联系我!”说完,他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弗兰克睁开了眼睛,他的瞳孔清明透亮,明明已经快四十岁,变成了一个喜欢酗酒的中年大叔了,但是看着卢克离去的背影,眼中又重新明亮了起来。

      ——————————

      八年后,代号“盘蛇”的第五皇子卢克·斯纳科回到了位于皇都的PE总部,轻车熟路地穿过走廊,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听到敲门声后,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咳嗽声和玻璃碰撞的声音。咳嗽声停后,里面的人说道:“进来。”

      盘蛇推开门,闻了闻屋内的酒香,似乎有点想笑。不过他还是没笑出来,只是一本正经地对屋内的人快速说道:“弗兰克导师,好久不见了。当年那个狐皮又出现了。不出意料,她已经是LV5的能力者了,而且根据神女的情报,她的异能应该是幻术系的,不具备直接的进攻性。看来我们当年对她的评估没有出错。”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出错啊!当年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有LV3,所以发布了B级的通缉令去找了半年,结果了无音讯,事后才发现不对劲改成了A级,可惜也为时已晚。这给她一躲就是八年啊!”弗兰克看见来的人是盘蛇后,就和往常一样从桌子下面偷偷摸摸地拿出酒瓶,“既然她现在又现身了,那你有什么线索吗?”

      “她现在跟那个律师在一起,就是前两天成为梅吉库洛家族新一任族长的克瑞斯·梅吉库洛。但是现在他们的身份比较敏感,我们又暂时缺少证据。所以我这次来主要是两件事。”盘蛇诚挚地看着弗兰克,:“一件事,就是将律师的通缉等级提高到A级,还有一件事,就是希望你能作为我的助手,参与对律师、狐皮、棋手和闻彻的追捕。”

      “啊……要抓这么多人啊。”弗兰克有点犯难,“我感觉我一个人可能不太行啊……要不你换个人吧,或者再找几个助手。”

      “不行,我们在之后的调查中肯定会动用神女,PE的其他人要么我不熟悉,要么级别不够,只有你最合适。”盘蛇面无表情,“而且根据我的判断,我们两个人在拥有足够权限的情况下是可以完成追捕的。”

      “我的意思是,你不一定要找PE的人啊。”弗兰克暗示道,“PT、执刀卫、或者其他异能者……还是有不少合适的人选不是吗。”

      “弗兰克先生!”盘蛇的语气加重,“PT或者执刀卫都没有合适的立场参与这次的任务,更别说那些闲散异能者了!这次的活动的核心成员只有我们两个,你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我来接你。”说完,盘蛇转身欲走。

      “唉……”弗兰克躺在椅子上长吁短叹,“还是这么死板,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啊……而且对比起当年那个愣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不知为何,弗兰克心里总有一种感觉,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卢克也变得越来越成熟,现在已经是PE最优秀的专员之一了。但是他相较于其他的专员又有些不一样,总是无时无刻地释放着上位者的威压,给人的感觉好像在看帝国刑法,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