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强者

    《绝顶强者》

    没法脱身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文炳迅速闭眼,背过身去将浴帘重新拉上。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他看得分明,在里面的不是他以为的柳载焕,而是徐伊景。

      身体正完全裸露,以一种只可想象不可用文字形容的姿势赤脚踩踏在某个男人背上,让他挣脱不得。

      虽然对方趴伏在地,脸部朝下,又戴着面罩,但文炳依然看得出来并非怪物,而是人类无疑。

      这可太有意思了。

      要知道绿之家公寓在的位置可谓偏僻至极,附近拆迁新修的小区也还没住进来人,否则怪物潮爆发之初就凭楼下那群乌合之众绝对不可能撑那么久。

      在怪物横行的现在,又怎么会有人突兀出现在这里,就算是为了逃命也不该往这个方向跑才对。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郑载宪、边尚昱紧随而至,看文炳傻傻守在外面,下意识开口追问。

      文炳耸耸肩,没有作答。

      有人作出回答。

      塑料布再次被扯开,从里冲出来道人影,似乎都没看到文炳三人,无头苍蝇一样本能朝着灯光和声音最明亮吵闹的地方而去。

      勉强说是“冲”吧,跌跌撞撞地,一步三晃,就和喝醉了似的。

      滴滴答答,在地上拖曳出一道水迹。

      “你们怎么没抓住那家伙?!”

      稍待片刻,徐伊景掀开浴帘从洗澡间走出,随便套了件宽松黑色外衣,平时扎起的亮黑长发没有扎起也没来得及擦干,就那样湿漉漉地披散垂下。

      她脸上完全看不出来方才被文炳撞破的尴尬羞涩,满脸严肃的质问文炳三人。

      显然,刚才那个闯入者是趁着徐伊景换衣服的时候跑了出来。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谁率先开口。

      这点确实是他们疏忽了。

      文炳当时思绪还有些混乱,郑载宪一个人喝了大半瓶酒,都有些不在状态,反应慢了一拍。

      边尚昱倒是清醒,不过他是看先来一步的文炳没有动作,以为里面另有缘由才没有加以阻拦。

      而且那家伙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还有力气害人的样子。

      “那人是……军方出身?!”

      朝徐伊景手上扫上一眼,文炳冷声问道。

      无论徐伊景如何彪悍,也不可能洗澡的时候还提着冲锋枪。这把应该也不属于他们那天从军方小队中收缴的几件武器。

      毫无疑问,那就是来自被她制服的那人了,而且好像对方身上也是穿有作战服。

      总不会是军队派出了人来寻他们两个罢,如果真是这样,女军官那里多多少少会反馈些信息给自己的。

      想到这里,文炳又不禁叹口气。

      虽然新罗男子成年后,基本都有从军服役的经历,但绿之家里面剩下的那些生存者也不知是不是过去的时间太久,属实有些拉胯,偏偏枪在手中,就容易生事。

      当看到他们开始为此争执后,文炳、徐伊景立刻绝了用这些来武装他们的念头。

      偏偏靠得住的人中,郑载宪是玩刀的,边尚昱甚至连冷兵器都不也怎么用,对枪械火器更是一窍不通。

      以至于到最后除了徐伊景选了把,不得不把剩下的卸了弹药封存起来,就连训练训练郑载宪、边尚昱的时间都没有。

      若非如此,白日对上肌肉怪的时候就算限于火力无法真正重创它,稍加牵制一二还是不难的。

      “嗯。”

      徐伊景点点头,加快步子去追那人,不忘给文炳几个解释,“看样子感觉像是逃兵,不像是专门找到这里来的……”

      徐伊景对这方面的事很是熟悉,军方已经见识过他们的战斗力了如果是真冲着两人或者绿之家所有生存者,怎么也不可能只派来这么一个弱鸡过来。

      那和送死简直没有两样。

      确实有些不正常。

      四人赶到托儿所时,就看到那家伙在众人吃惊恐慌目光的围观下,旁若无人地抱着个已经喝光酒水的玻璃坛子,大口咀嚼里面剩下的杨梅。

      不像是有着思维能力的正常人,倒像是头野兽。

      也不知饿了多久。

      文炳放缓脚步,悄悄运转目力瞧去,打量了两眼后就压低嗓音道:“像是有伤在身。”

      逃兵身上气血生机其实还算充盈,但是象征精神和活力的心火却是摇曳涣散。

      果不其然。

      和从淋浴间跑出来时一样,男人丝毫没有留意周遭,意犹未尽地抹一把嘴,看着空空如也的玻璃罐,直到这时,逃兵总算想起了什么,忽然焦躁不安起来,仿佛身上落了蚂蚁,扭动身体四处张望。

      先是自言自语,然后声音越来越大。

      “快逃,要赶快逃,快啊……!!!”

      声音戛然而止,男人以手捂嘴,然后迅速松开。

      伴随着嚼烂的果肉一同被吐出来的,还有略带粉红的血水,顺着指缝流下。

      想也不想,文炳快步上前,左手扳住对方肩膀,右手两指并起依次点向他周身经络各处穴位,全是在他眼中气血淤积严重成形内脏受损的位置。

      与此同时不忘顺便再打入缕缕心火,帮助着推血过宫,舒活体内气血治疗瘀塞。

      在这方面,闻风赶来的李恩赫可就帮不上手了,只能看着文炳施为。

      些许倦意浮上脸颊,文炳收回右手,抹去额头渗出的几滴汗珠。

      这逃兵最起码死是不会死了。不过除了身体伤势外,男人的精神明显也很不正常。

      从他嘴里断续透露的信息的来看,他像是在躲避什么可怕的物事才会跑到荒无人烟的这里。

      是怪物吗……

      一般的怪物凭逃兵手里的枪械火力就已经足够应付了,就算再强哪怕像是肌肉怪那个级数的也不至于吓到这个地步,简直就和见了鬼怪一样。

      文炳忙碌,旁边的徐伊景也没闲着,熟门熟路把手伸进逃兵领口,从脖子上扯出一块长方形不锈钢狗牌,读出信息。

      很可惜,上面记录的很是简陋,除了一个“郑宙星”的名字外,所属部队、军衔、服役时间什么的完全没有,想要从这上面研究出什么来实在没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