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玄雪

    《夏玄雪》

    严立所求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李来亨立刻冲亲兵嚷着:“快点儿请他们进来呀!”

      “报告,少帅,是您找我吗?”联络官带着个助手冒雨赶来。

      “你们过来,是这样,这位王大伯说了个紧急情况。”李来亨一边在纸上画示意图,一边把王长磊的话复述了一遍。写了两行字卷起那张纸装进一个竹管中,急匆匆地说,“你们两人四匹马,用最快的速度奔南大营,直接报告父帅或中军,我们能否派人进去不确定,但是一定要防备敌人的刺客顺地道出来刺杀父帅。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中途换马也不许停顿。只要送到此信,我就给你们记功。拜托了,马上出发!”

      “是,马上出发!”联络官接过竹管贴身装好,转身冲了出去。帐篷外,随即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李来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喘了几口气才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王大伯,您老说的这个情况太重要了,您不知道,咱们的部队现在正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攻打荆州城。离营时为了保密没有向外提前说这个事情,要是知道有这么一条地道,说什么也得派人下去试一试。现在说这个我就心中没有底,生怕敌人派刺客行刺父帅。只要今天前半夜没有事,估计三更前后联络官就该到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谢谢您老人家。这次,您老可是立下天大的功劳了!”

      王长磊说:“也怪我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儿,人家不是说么,儿行千里母担忧嘛。王晓跟着你们出发了,我和老伴儿的心那都被这孩子牵走了。这是昨天清晨俺到码头边上看他们装船,听说船到荆州去,老伴儿放心不下那个穷家,我说在江边拉了几十年船,对沿途熟悉,可以给粮草船当引导员,他们当然高兴了,就这么阴差阳错就过来了。”

      李来亨吩咐亲兵:“去,把王晓哨官找来,就说老爷子来了。好了,一会儿你们爷儿俩好好说说话。中午我请你吃饭,我先去看看卸了多少粮草。”

      王晓匆匆赶来,一见面就紧张地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请,若不是有事,老爸怎么会追到了军中。听老爸说想看看自己,再看看老家时就笑了,说:“老爸,真的是穷家难舍,你们就不知道打起仗来多危险,这么大岁数了还来前敌凑热闹,也不怕俺的官长批评你添乱。”

      “龟儿子,竟然这样埋汰你老子。你知道少主刚才多感激老爸吗?嘿呀,那好话说的多了去了,待会儿还要请我吃饭呢。你还别不信,少主感激的说我立下天大功劳了。”接着,把事情学说了一遍。

      王晓也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惋惜地说:“老天爷呀,谁知道‘铁打的荆州’竟然有暗道可以进出。老爷子,您老要是早说这事儿,我们这边夜间组织个‘敢死队’进城,要是能偷着放吊桥开城门,嗨呀,说不定已经拿下了荆州城了。天哪,您这个事儿误得太大了!要是早说了这个事情,大帅还不得千两万两真金白银的奖励您哪。”

      “先前老子也不知道你们要打荆州啊,那么机密的事谁敢说?”老爷子心里也挺不是滋味,那么大一笔奖金溜走了越想越惋惜。

      李来亨让伙房加了两个菜,说:“大伯,现在是非常时期,军中禁酒,我和王晓以茶代酒陪您喝两杯。这次来,儿子见到了,还用回老家吗?据我估计,战争一起那片房子就毁个差不多了。反正你们跟着队伍不急着住,将来用奖励您老的钱在城里盖新房就得了。”

      “哦,还有奖励?”王长磊惊喜地问。

      李来亨点点头:“当然了,您老提供了这么重要一个信息,不给奖励哪成啊?现在给您也不好带,返回老营一定重奖。对了,您还给粮草船引路吗?他们说过了这里往下就好走了,不去也罢。”

      王晓说:“别去了老爸,万一被人认出,该说是咱家的人引来的兵挑起了战争。您就在这里,等有回巴东的便船返回去好了。”

      “要得,听人劝吃饱饭,何况是儿子的意见呢。”老汉答应了。

      当晚,大顺军的将领们在南门外约三里地的江边码头旁李过的中军帐开会。当时的火炮射程最远一里地稍多一点儿,这个距离已经相当安全了,何况前面还有后营威武将军贺兰的兵营环绕。李过简答问了几句各部伤亡情况,说:“围城十多天以来,尤其是开始制造活动木屋运土填壕以来,我们付出了上千人伤亡的代价,终于填平了七八处壕沟,从明天起就可以迫近城墙撬砖掏洞了。根据过去的经验,用云梯登城伤亡太大,而且战士们现在体质较差,下雨天梯子滑,所以,我还是倾向于撬砖掏洞。这里面,一个是尽量把活动木屋的顶盖加固,另一个我们的火统手和弓箭手配合盾牌手,封锁每个活动木屋附加的城垛口。荆州城总共五千一百多个城垛口,能威胁到我们这七八条通道的不过千把个垛口,我们躲在盖湿棉被方桌下的火统手和盾牌后面的弓箭手要搞好配合,一支火统负责三个城垛口。平时瞄准中间垛口,兼顾左右的垛口。弓箭手也是这样,在火统手装药的间隙里进行协同配合。现在的雨水对他们的火炮火统影响较大,对我们却影响有限。所以,要利用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抓紧撬城掏洞,估计坚持两天左右的时间,大部分洞穴就可以打穿。”

      高一功鼓动说:“刚开始最困难,因为敌人躲在垛口后,能向下抛檑木炮石灰瓶烂砖等物,对我们构成威胁。但是,一旦掏进墙体就成了掩体,城墙上的敌人对我们的杀伤力就大大降低。所以,万事开头难,坚持住第一晌是关键。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一定要再接再厉,坚决拿下荆州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