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的重生传奇

    《八零后的重生传奇》

    技术限制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九环高塔,深渊888层,色雷斯地域的标志性建筑,也是色雷斯地域执法者之一,白银法师罗格的私人领地。

      白银法师罗格,此刻正坐在转椅上,把玩着指尖的魔法戒指。

      固化了三环法术【冰封之球】的魔法戒指。

      像这样一件接近中阶的魔法物品,无论在哪个位面都是非常珍贵的,而在法师的双手十个手指上,已经戴满了各种各样的魔法戒指,而且随便挑一个出来,也不比【冰封之球】稍差,其他任烦恼的是该如何获得魔法物品,而法师所烦恼的,却是应该取下哪一个魔法戒指,才能将这个【冰封之球】的魔法戒指替换上去。

      摩擦着戒指内环铭刻的精灵文字,身为博学的传统法师,白银法师罗格相当鄙视这种故意卖弄的行为,精灵的文字不是圣言书,将它们铭刻在戒指上,除了显摆之外,没有其它任何作用。

      “一群只知道打铁的沙雕侏儒,精灵帝国已经消亡不知道多久了,你们居然还将精灵的文字当成荣耀,还把它刻在作品上,真是一群智障!”

      目中透着几丝嘲弄,作为正统的法师,他有资格做这种评价。

      法师终于做出了决定,取下了手中固化着【抗拒火环】的魔法戒指,换上了【冰封之球】,虽然他逼视侏儒那僵化的脑子,但就魔法物品的制作水平来说,侏儒还是很厉害的,仅次于少数的矮人部落和云巨人。

      “哎!可惜,吾族的文明失落了,否则又岂是这些可笑的侏儒能够仰望的!”

      白银法师不知想起了哪个人物,脸色忽而明亮忽而暗淡,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满脸落寞,偶尔从牙缝里硬生生迸出一个名字,以及一连串恶毒的诅咒。

      “那个碧池!”

      整个魔法塔亦是连接着着法师的情绪,伴随着愤怒爆发出魔力的潮汐,导致整个法师塔明灭转换不定,数息之后,方才因法师的一声叹息复归平静。

      “回想起当年的盛况,真是不甘心啊!”

      “何等荣耀的文明!”

      “吾等的力量连众神也不得不为之倾倒!”

      “可惜!”

      “因你一人而倾覆!”

      法师回忆起当年跟随导师逃亡之路,从主位面费伦,再到诸多次级位面,一路向下逃亡,最终来到这无底深渊,才总算摆脱追杀。

      然而当初整整一个宫廷法师团,外加六个精锐军团,将近十万人的大部队,最终幸存下来的,只剩下区区千人!

      连强大如导师那样的传奇,能够正面轰杀神明分身的封号传奇,也一样倒在了无穷无尽、仿若蝗虫的追兵面前。

      想起那无穷无尽,连接到天边,看不到尽头的众神联军,那塞满天穹的浮空战舰,即使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千年,白银法师罗格依旧心有戚戚,不由得觉得一阵阵冷彻心扉的寒意。

      多少帝国的强者倒在了那些疯子们的屠刀下,多少魔导师魔力耗尽,被众神的军队像牲口一样砍倒宰杀,虽然在此之前,他们每一个都轰杀了数百倍的敌人。

      即使在如此的绝望环境下,昔日的魔导师,诸界传奇,依旧成功搭建出传送阵,打通了下层世界的通道,将最后一批承载了希望的种子,传送了出去,其中就包括他。

      可以说,他之所以能够活着,只是因为在三千年前,他和那些被保护的孩子一样,足够的弱小罢了,唯有弱小的个体,才能消弭传送的痕迹,才能摆脱众神的目光,携带着魔法文明的火种活下去,带着希望活下去,期待有一天可以重新点燃文明的火焰。

      “可惜我没有做到。”

      白银法师罗格低沉的自言自语,抬头仰望那三月中最美丽的月牙形新月,那弯弯的仿佛嫩草一样的月牙,依旧像三千年前那样美丽,然而已经不再属于她曾经的主人了。

      “三千年了!”

      三千年了,作为拥有古代遗民血统的凡人,他的天赋媲美白银种,天生拥有上千年的寿命。

      在漫长的三千年时光里,他通过诸多的秘法、仪式、献祭,硬生生将寿命延续到了现在,活了三千年。

      但这也已经是极限了,活了三千年的他,肉体在各种药剂的维持下勉强保持着活力,但灵魂已经开始腐朽,死亡近在眼前。

      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两个选择,其一就是举行转化仪式,将自己转化为巫妖,变相获得接近不朽的寿命,其二就是直接换一个灵魂躯壳。

      早在数百年前,白银法师便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转化为巫妖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巫妖的寿命几乎是无限长的,对一些只在乎魔法知识,对其他任何事物都不关心的研究狂人来说,是非常好的选择。

      接近永恒的寿命,让他们拥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尽情的研究魔法课题,直到世界终结的那一天。

      但罗格不是那种研究狂人,他身负巨大的使命在身。

      而且他喜欢微风荡漾的空气,温暖的阳光,清香芬芳的嫩草,还少不了各个位面的美酒,各个种族的美人。

      在三千年的漫长生命中,他几乎尝遍了这些,连深渊的魅魔都没落下,正是贪恋这些无与伦比的欢乐,他才荒废了力量的提升,至今未曾触摸到传奇的门栏。

      也正是如此,他不甘心变成巫妖,放弃凡人的乐趣。

      于是他将目标放在第二项选择之上。

      法师满怀希望的开始制定计划,他将目标定为恶魔,这里毕竟是深渊,转化为恶魔更加方便,而且恶魔的寿命悠久,天赋出众,刨去那混乱的脑子,实在是上好的素材。

      他注意到当年那位巫妖的研究,并且按照研究笔迹,开始收罗那些拥有施法资质的恶魔,只有没有类法术天赋的恶魔,心核中没有符文法则的阻挡,才有学习魔法的可能。

      白银法师的计划很简单,肉体是灵魂的躯壳,灵魂是意识的躯壳,他想拥有悠长的寿命,又不想抛弃凡物的身躯。

      那就需要找到一个拥有这类特质的恶魔,教会他魔法,然后进行意识转移仪式,将自己的意识和恶魔的意识调换,借壳重生。

      这个方法的成功性很高,在记载中,曾经魔法盛行的年代,有很多强大的施法者都有这样的经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案列。

      毕竟凡人的寿命太过短暂,除了某些天才和神眷之子,大多数人无法在有限的寿命内成就传奇。

      既然有成功的案列可以参考,有完善的法阵和仪式知识传承,所缺少的不过是一具天赋出色的新躯体。

      本以为这很容易就能找到,没想到这最后一环足足耗费了数百年时间,买到的恶魔要么就是太过蠢笨,无法理解他传授的知识,要么就是天赋太差,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他想要的是一具天赋出色的躯壳,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力量,进而攀登更高的层次。

      就在白银法师被灵魂腐朽折磨得发疯,想要放弃这条路,转而投向巫妖的时候,他所买来的恶魔,一个稀有的幻象假面,居然释放出了一个法术!

      准确的来说,不算是法术,只是一个零级的戏法,但就算这样,也意味着他完成了魔法启蒙,正式成为了施法者。

      法师高兴坏了。

      他开始全力准备魔法仪式,并且极力完善仪式的细节,他承受不起任何的意外,这深入灵魂和意识层面的法术,涉及到深层次的奥秘,每一个细微之处都需要严谨再严谨。

      为了验证这个仪式的成功率,法师经常用异界之门召唤一些生物做实验,这一天,法阵已经运转了很久,输入的魔力已经足以召唤一整队的低阶恶魔,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连个最低级的小恶魔都没出现,就在他以为法阵出了什么故障时,一具黑黝黝的尸体从召唤阵中一跃而出,让他惊讶了一下。

      “一只翼魔?”法师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这么多的魔力都足够召唤一只中阶战魔,怎么会出来一只低阶的家伙?

      法师随手关闭了异界之门,抱着勤俭节约的原则,以及长久养成的实验习惯,法师扔了个综合鉴定术在翼魔的身体上,其中包含生命力鉴定、异能鉴定、天赋鉴定、属性鉴定、元素亲和鉴定,五颜六色的光芒交相辉映,将法师的脸也映照得五颜六色。

      鉴定的结果将自诩见多识广的白银法师惊讶得目瞪口呆。

      高等体质!

      无类法术位!

      高等元素亲和!

      这怎么可能!这难道是深渊意志送来的礼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