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范本:飞扬

    《第十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范本:飞扬》

    快穿之精精有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城内有王体,方才在附近现身。”

      姬皓月开口道,运转玄法,头顶的九道王者神环渐渐模糊。

      “除了皓月哥哥,在东荒,未曾听闻有其他王体出世阿。”

      姬紫月眨着眼睛,话刚说完,拍了一下小脑袋,道:“啊,还有雪月哥哥!”

      “仙子可曾看清那人面容?”姬皓月问道。

      瑶池圣女被霞雾缭绕,仙影朦胧,宛若身处天上宫阙。

      “未曾看见,或许是中州的某位王体低调潜入。”她轻声道,声音如同仙乐。

      “不是雪月哥哥啊。”姬紫月有些遗憾,大眼睛眨呀眨,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点子。

      “两位还是尽快离开吧,妖帝墓出世,姬家独占鳌头,如今整个东荒都把目光放在姬家,你们这时候还待在外面,太危险了。”瑶池圣女轻语。

      “妖帝墓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吗?”姬紫月好奇的问道。

      “我在北域亦有所耳闻。”瑶池圣女说道。

      “我们出来之前,长老们都在开会,还调了很多骑士回来,看来是为了加强家族防卫。”姬紫月思索道。

      “天下风云聚于姬家。”姬皓月低语,这次的帝墓之争,他大概知道一些内情,明白幕后的大功应该归在谁的身上。

      他陷入沉思,眼前闪过那个自信而傲然的白衣少年。

      “这次,又让你走在前面了。”姬皓月喃喃自语。

      “怪不得,以前也有从家里跑出来玩,没有这次这么危险,皓月哥哥,我们回家吧!”

      姬紫月抹了抹脸上的泥,想到前不久发生的一起追杀,有些心悸,若不是瑶池出手,或许未来的仙人姬紫月就要香消玉殒。

      “嗯。”姬皓月点头,这次出来也算有些收获,把鱼阳城附近贼子们的情况都摸了一遍,也算是对雪月有个交待。

      “只是,其中似乎涉及到了八祖一脉……得回去让父亲出面。”姬皓月心想。

      “皓月哥哥,皓月哥哥?”姬紫月催了好几声,见他没反应,干脆起身,连拉带拽,离开了客栈。

      瑶池圣女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叹。

      一个老妪突然出现在她身边,低语道:“圣女有什么吩咐吗。”

      瑶池圣女取出一幅画像,展开,上面画着一个白衣猎猎的少年,眼神坚定,眉宇间有着压抑不住的霸气。

      “这是,姬家那位老祖给你的……”老妪惊奇的说道。

      瑶池圣女抿着嘴唇,霞雾流动,仙躯更加朦胧,整个人都被遮住了,道:“这上面的人刚刚出现在了燕都,你去看看。”

      见老妪似要反对,她轻摇螓首,道:“无碍。”

      “你不过去看看?”

      “我若现身,动静太大。”瑶池圣女道,“您悄悄来回,不要惊动城里人,我见他脸带面具,似乎有意低调。”

      她想了想,取出一只朱笔,在画上那人的脸旁画了一个面具。

      “如有意外发生,帮他一把。”

      ……

      郊外密林。

      “汪!”一狗在狂吠。

      “嘘,小点声,我们是在做埋伏,你别把其他人吸引过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说,你小子想干什么?!”

      黑皇一脸的震惊,看着姬雪月一件一件的往外丢各种奇珍,都是布阵的好材料。

      “星辰陨铁,玄黄石,凤凰神羽……”黑皇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黑皇,还愣着干什么,干活啊!”姬雪月朝它招手。

      黑皇铜铃大眼瞪圆,怒视着他,骂道:“体内流着霸血的臭小子,你丢出来这么多稀珍,对付一个化龙秘境?”

      “他确实曾在化龙秘境呆过。”姬雪月面不改色的答道。

      “嗷呜!”黑皇发觉自己上当,气愤不已,冲了上去,张嘴就咬。

      一阵打闹后,黑皇仰着头,叼着那块大罗银精,甩着半秃的尾巴,似乎在宣扬自己的胜利。

      姬雪月四肢伸展,躺在草丛上,倒吸一口凉气。

      这死狗的皮真厚,拍起来像是在拍铁块一样,哐当哐当响,根本打不动。

      等我学会了斗战圣法,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把它那只甩来甩去的半秃尾巴上的毛给它全拔干净了!

      “流淌着霸血的姬家臭小子,叫你欺骗伟大的黑皇。”大黑狗咕哝着。

      说归说,它倒也没跑,在那堆材料前转来转去,姬雪月刚才答应它,材料管够,只要能镇压那位半步大能,就把虚空大帝遗留的阵文书借它一观。

      每一位大帝都曾无敌于天上地下,是各自时代的唯一主角,所遗留的秘法经文都代表着极道的境界,在各自的领域堪称无上。

      纵使黑皇曾常伴无始大帝身侧,对于虚空大帝留下的阵法经文还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黑皇伸出爪子,扒拉着这些材料,一个个刻上阵纹。

      姬雪月坐了起来,安静的观摩着。

      黑皇被他看的不自在,道:“你懂这阵法,想偷师?”

      “略懂。”

      “你可别乱来,我这可是大帝留下的阵纹,强行参悟,是要吐血而亡的!”黑皇有些不信,告诫道。

      “我懂,黑皇你不用管我。”姬雪月笑道。

      姬家的收藏的经文包罗万象,他这些年看过不少,源术、阵纹、炼器、炼药等都有一些涉猎,最后发现还是阵法学起来更顺畅,已经小成了。

      他在家时,就时常琢磨大帝留下的阵法经文,此时亲眼看着黑皇这位阵法大师布置一座大帝阵纹,收获颇丰。

      他将看到的景象与大帝留下的手书相互印证,一时之间豁然开朗,宛如醍醐灌顶,某些地方往日里百思不得其解,在今天也有所感悟。

      “累死我了。”

      黑皇喘着气,画完最后一笔,将材料往旁边一送,隐于虚空,密林内,无数道繁密玄奥的纹路闪烁了一下,随后消失。

      “臭小子,你要是最后不把虚空阵纹给本皇,本皇就用这座大阵来埋你!”黑皇威胁道。

      “我可是流淌着大帝血脉的男人,怎么会骗你。”姬雪月露出雪白的牙齿,很阳光,像是邻家的大男孩一般。

      其实如果不是找来了黑皇,那布阵的就是他了,不过他布置的就不会是黑皇布置的这种大帝杀阵,而是大帝留下的一角传送阵纹。

      那种阵纹,布置起来相对容易,就是不知道会传到哪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