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对不起》

    麻美由真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他走下楼梯,抬头看一眼夜空,心中稍填几分庆幸,几日来洋洋洒洒将天空笼罩的飞雪终于停止倾泻。他甚至感觉到温度也有所回升,但大概只是他的心理暗示。

      “你知道我已经等你许久了,对吧,菲利普?”

      约翰正坐在篝火旁与将要烤熟的羊腿作伴,但一听到脚步,他便迅速回过头:“不过,我刚才抽空去你放东西的屋子看了一眼。喔,要我说,你他妈是去贾德森镇抢劫了吗?就算是威廉大人亲自去也抢不来这么多玩意。”

      “等等……”约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色一沉:“我听说灰麦堡领主喜欢男人。”

      “哦!”他解开酒袋,遗憾的摇摇头,给他敬起酒:“感谢你为抗击死尸做出的凸出贡献,菲利普骑士长。”

      “肉快糊了,约翰。”菲利普在他对面平整的石块上坐下。

      “啊,他妈的。”约翰捏住木棍,赶紧把羊腿从火焰的炙烤上拽下来,又用手指扒拉起羊腿烤糊的地方

      “你从哪搞来的羊腿?”菲利普解下酒袋放在篝火旁,用火焰的温度热热酒。

      “从山姆手里骗来了,但它只答应给我一半,自己还吃了一半。幸好我眼疾手快,把这只完整的羊腿抢来了。”约翰咬一口羊腿,有些烫嘴,只能随便咀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但还是大呼过瘾:“山姆真是只乐于助人的好熊啊。”

      “要来一口?”他询问着,把羊腿推给菲利普。

      “不,不用了,留给你自己吃都不够。”菲利普注视从自己嘴中吐出的白雾,开始思考起关于物资的分配方案。

      “你确定不来一口这只香气四溢,成色上佳的烤羊腿吗?”约翰把羊腿推到菲利普眼前不停晃动。

      “不,你就把它安心的吞进你的肚子里吧。”菲利普摇摇头,翻了翻白眼。跟约翰待在一块实在叫他无法思考。

      “我可是为此特地从纳尔塞大人那里偷了些香辛料,真的不来一点。”约翰继续把羊腿向前推,甚至已经快把它塞进菲利普的鼻子里了,但他还是那张该死的胡子拉碴的脸。

      无动于衷的菲利普,叫约翰有些索然无味:“该死的,来吧,菲利普,我看你都垂涎欲滴了。说真的,我自己也吃不完。”

      他把羊腿强塞给他:“放心,我对我的手艺有自信。不然也对不起无私奉献的山姆。”

      等菲利普接过羊腿,约翰便伸个懒腰,舒展舒展监视羊腿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身躯:“纳尔塞大人把我从马棚里捡出来的时候可就想让我当一个伙夫。”

      “不过我想他跟我的口味一定有些差异。”韦伯恩抿住嘴唇:“他总说让我当一个伙夫,还不如去艾泽瑞托的妓院去找雏妓。”

      “行了,约翰,别再抓膝盖了,羊腿的味道不错,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菲利普咬一口羊腿,便把它直接仍回给约翰。

      “什么?不,不,不,你一定又有了什么奇怪的误会,我只是,只是,碰巧在这里烤羊腿而已,也许有些咸,我是说,我的盐巴可能放的有些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约翰。”

      菲利普露出笑容,他比谁都了解约翰,从约翰被纳尔塞同情心泛滥捡回来时,他就一直与他相处,毕竟纳尔塞只负责捡不负责养。

      他抬起目光注视约翰不停用木棍扒拉起炭火,预料到他会忽然沉闷起来。为了面子,约翰从来都是这么做。

      “我还有工作得做,约翰,若是没事的话,我可就先走了。”

      韦伯恩站起身佯装要离开,然后听到他慌乱的重复:“等等!等等!等等!”,便顺理成章的被他拦了下来。

      “好吧,听我说,菲利普……”

      “嗯,我在听。不过你要是想要我说关于洛佩斯的事情,我可就无可奉告了。”

      “哈哈!”菲利普注视约翰苦涩的脸,先是短促的笑了笑,然后赶紧说:“开个玩笑,约翰。”

      “你要吓死我,菲利普!”他呼出口气,又揉揉脸颊:“你知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了一位能力出众的少年,并且……并且众星拱月?”菲利普伸出胳膊把已经有些凉了的羊腿再度放在篝火旁,替约翰说出他即将要说的话:“所有人都管它叫‘大人,大人’就好像是纳尔塞已经选出了继任者。”

      “菲利普……”

      “我知道,我知道,你没这么想,但我只是不想见你犯傻。”

      菲利普拔开酒袋的塞子:“纳尔塞是洛佩斯的舅舅,这事谁都知道。但我说,洛佩斯其实是纳尔塞的儿子。”

      “别用那种眼神,约翰,这里面可没什么王室乱伦的美妙故事。还有,这句话最好别让纳尔塞听见。”他拍拍约翰的肩膀笑了笑:“我的意思是,约翰,纳尔塞这么认为,那个与他血脉相承的儿子,洛佩斯·米尔修斯。”

      “人人都曾是少年,不论是你,风华正茂;还是我,亦或者纳尔塞大人。在我与你同样大时,还在军中与同伴比较谁杀的人多,当然,结果肯定是我赢了。”

      “但无可避免的,每个人都曾经犯下过错误,即便那错误放在当时来看,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错误就是错误,不论再怎么美化,也会如鲠在喉,时常鞭策。”

      “也许纳尔塞大人对洛佩斯是有一些愧疚,但我看得出来,他对洛佩斯的喜爱也是由心而现。”他顿了顿,又看一眼约翰:“对你的喜爱也是,小伙子。”

      “不要把自己想的太低贱。”他伸出宽厚的手掌,贴在约翰的脖子:“你与洛佩斯都是纳尔塞的继承人,相信我,只是继承的东西不同。”

      “但你已无法再像小时候一般翻翻土,拔拔花就能让纳尔塞开心。你必须去争取,记住,不要让那纳尔塞失望。”说完,他顺势捏捏约翰的肩膀。

      “时光一瞬即过,约翰,你也已经长大。”菲利普站起身。

      “还有,我们该干活了,约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