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我每次穿越都是反派

    《为啥我每次穿越都是反派》

    万魂楼【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道理是这样,不过没人会这样做,除非你把一口宝剑,蕴养几十年,否则没有意义。”秦岳愣了一下说道。

      “为什么?”

      “剑之威力,一在于材质,这锻造就已经固定。第二就是浩然之气,以兄弟你为例子,现在你是儒生,蕴养十年,十年之后,你是大儒。你认为儒生蕴养十年的宝剑,比得过大儒蕴养一年吗?

      再说儒家的手段,更多还是在浩然之气上面。这种办法,也只有一些刺客喜欢使用,他们追究的是巅峰一击。所以遇到刺客,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其锋芒,再寻机反击。”秦岳解说道。

      “原来如此,那如何蕴养剑身呢?”秦穆一听,顿时明白了,他说的那个办法,虽然有效果,但还是不足以逆天行事,最终还得看实力。

      “这和养浩然之气一样,佩戴其身不离,读书之时,横于身前更佳。”

      “好吧,我们开始吧。”

      秦岳露出一个不坏好意的笑容说道:“万变不离其宗,剑术一样,兄弟你没有学过,因此要从基础练起。”

      秦穆早已做好吃苦的准备,闻言也不意外的问道:“第一步做什么?”

      “你已经有浩然之气,滋养肉身,到也不必像其他人一样,打熬身体。需要掌握的是剑术技巧。就从挥剑开始。每日最少挥剑千次,等到每次落剑力度一样,收放自如,就可以了。”秦岳解说道。

      “明白了!”秦穆点点头。

      院子里面,已经被秦岳让人立了十多根木桩。当然,这些木桩不是让他砍的,而是要求每次挥剑,到木桩顶端,就要停下。

      剑也不是用背手剑,而是一把没有开锋的铁剑。真的开始练剑,秦穆才了解其中的痛苦,挥剑要全力,还不能砍到木桩,对于手腕,手臂的要求,非常高,每次挥动,都能感受到手臂受到强烈的震动,肌肉因此绷得紧紧的。

      好在身体强了许多,即便如此,挥动百次之后,秦穆还是汗如雨下,感觉手臂沉重无比,拿剑的手,都有些僵硬,隐隐约约有抽筋的感觉。

      “刚开始都很难受,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一旁悠闲喝着茶水的秦岳,放下手中书简说道。

      秦穆可不是十多岁的孩子,这个道理当然明白,虽然辛苦,还是咬牙坚持着。

      “我终于明白,为何兄弟你比我出色了。”看着累躺倒地上的秦穆,秦岳佩服的说道。

      秦家主修法家,兼修兵道农,但是有王蒙两家在,也可以算将门世家。秦岳从小一样的跟着同龄人,打熬身体,练习弓马,对于其中的辛苦,当然了解得很。即便如此,也没有像秦穆这么拼命的。

      其实秦穆主要是想验证一个方法,他记得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训练的时候,虽然辛苦,但是只要坚持下去,突破极限之后,训练效果更好。

      他累倒在地,虽然浑身无力,但是心里很高兴,因为平时老老实实呆在檀中穴的浩然之气,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涌了出来,冲向身体各处,让整个人像泡进了温水里面,原本僵硬的手掌,也软和下来,松开了剑柄。

      等秦穆恢复过来,秦岳神色有些复杂的对他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刚刚恢复一些,不适合继续,不然容易伤到身体。”

      “好!”秦穆点点头道。浩然之气出现,更像是滋养疲劳的身体,这应该属于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也就是说锻炼差不多到了临界点。如果继续锻炼,很有可能损伤根基。过犹不及的道理,秦穆还是明白。

      基础训练,辛苦又枯燥的,不过秦穆乐在其中,每天一大早,秦岳就来到别院,开始只是指点秦穆,第三天就开始一起练了起来。

      吃过饭以后,就是读书的时候,不过这个时候秦岳已经离开,他去忙制墨的事情,整个技术流程,秦穆已经写给了他。

      午休之后练字,再晚一点练习弓箭,晚上挑灯夜读。对于古籍,越是静下心来去读,去体悟,感触也越深。

      竹简制作,是选用皮薄而节长的竹子,同时削好之后烘干,再用麻绳把两端穿起来,才用于书写。没有烘干的竹片,书写之后,竹片变形,就会影响字体,因此整个过程,是很麻烦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书写的时候,尽量简洁,正所谓意简言赅,微言大义。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需要细细揣摩。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

      秦岳送来的正是诗经,不过并不是孔子整编之后的诗三百,整整三十口大箱子。

      根据秦岳介绍,诗经是他们秦家,唯一从咸阳带出来的全套古籍。是当年公子扶苏,镇守边关的时候带过去读的书。

      诗经还是如同秦穆看过的一样,主要还是记录的周朝的丰收,狩猎,祭祀;各地民歌小调;有对爱情、劳动等美好事物的吟唱,也有怀故土、思征人及反压迫、反欺凌的怨叹与愤怒。

      这种故事性很强的书籍,秦穆看得非常有趣,更何况估计这是最原始的诗经,除了秦家的人,没有人看过。

      秦穆很珍惜这段时间,毕竟这些都是秦岳,应该说秦家,借给他看的。

      秦穆读书,是真的读!因为他要同时练习发音。随着他对音韵掌握的熟练,他发现每次读书,空气之中,都会有浩然之气,进入身体,随后汇入檀中穴。虽然只是很少一丝一丝,不过这也是一种进步。

      日积月累,是任何事情的正途,因此秦穆更加勤学不辍。

      背手剑果然煞气滔天,一出鞘,秦穆就感觉皮肤都被无形之气刺疼,就像裸露这皮肤,呆在紫外线强烈的地方。而且浑身起鸡皮疙瘩,手足都有些发凉,好在浩然之气同时也被激发,护住了心神。

      拔出来看过一次之后,背手剑就再也没有出鞘过,每日读书的时候,都会被秦穆放在膝上,以浩然之气蕴养,同时也是让它熟悉自己的气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