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穿回了我高一时候

    《儿子穿回了我高一时候》

    你的出现点亮了我的余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萧煞这个名字,在整个太阳系都是响当当的存在。

      萧煞本名萧飒。多年以前曾经是智云军校培养的最优秀的航空兵,没有之一。

      萧飒不仅家境富庶、人也长得高大帅气,而且一手飞行技术冠绝全球,是全球公认的飞行天才,也就是所有地球家长口中常说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只不过他从智云军校毕业以后并没有立即加入地球联邦太空军,而是去了火星深造。当时他对外宣称的理由、是火星联邦在航天飞行器方面的技术领先于地球联邦,作为一名精益求精的飞行员、要触摸到最先进的战机才能实现理想。

      但后来人们渐渐知道了他去火星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追求龙氏制药的大小姐龙玉京。

      再后来有人传说龙玉京根本看不上萧飒,数度回绝了萧飒的追求,更在某个公开场合狠狠地打了萧飒的脸,萧飒因此性情大变,开始憎恨所有女人。

      没人知道为什么,性情大变的萧飒并没有返回地球加入地球太空军,而是就地加入了火星联盟的空天军,当上了一名真正的太空战机飞行员,且深受火星空天军高层的赏识,被授予“王牌飞行员”称号。

      整个太阳系的人都知道,萧飒在他的座机上画了一个美女头像和两根骷骨,以示他对女人的憎恨,视红粉为骷髅。

      萧飒也玩银河战纪,在银河战纪游戏里他受邀加入了浩宇军团,被军团任命为战机作战部最高指挥官,即飞行大队长。同样的,他把他在游戏里的座驾青鸟二代也涂上了红粉骷髅的图标,并以虐杀女飞行员为乐趣,同时将游戏昵称注册为萧煞,取凶神恶煞之意。

      也正是因为如此,只要是玩银河战纪的战机飞行员没有不怕他的,尤其是女飞行员。男飞行员碰见他大不了被他一激光炮打爆了事,可若是女飞行员遇见他,就会被他像猫玩老鼠一样活活虐死。

      晴姐比萧飒晚生了近十年,所以她并没有见过萧飒本人,但是这不等于她没有听说过萧飒的事迹。在萧煞驾机掠过自己二人头顶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令所有战机玩家闻之色变的红粉骷髅,立即就知道倒了霉了。

      楚狄一边询问晴姐萧煞的来历,手脚可都没有闲着,控制座机连续在空中做出高难度转折动作,以躲避气势汹汹杀回来的萧煞。

      楚狄在长白山摸爬滚打习惯了各种翻腾倒立,晴姐可就不一样了,她的座机在智能中枢的控制下跟着楚狄的长机做相同的动作,没几下就把她转了个七荤八素,只觉得肠胃里一阵翻腾,强忍着没有吐在驾驶舱里,哪还能够详细介绍萧煞的来历?只勉强说了一句:“这家伙是火星军队的王牌飞行员,又坏又狠,专门虐女孩子……”

      楚狄闻言顿有所悟,这才明白为什么萧煞会甩掉四架僚机单独追上来,又为什么在掠过己方双机的时候没有开火,那一瞬他完全可以开火的,虽然未必能够打中,但毕竟存在打中的可能,可是他居然没打,这就不免让人奇怪,为了省子弹么?游戏里面的战机激光炮不存在限制啊!

      现在楚狄明白了,合着萧煞这是想玩死我们啊?

      楚狄明白了萧煞的意图,却没有产生丝毫的惧怯,反而斗志倍增,冷冷回了晴姐一句:“你们这些女人也是,一个个飞机开得如此之渣,还要当长机,你们这不是送上来找虐么?”

      他从晴姐的语调里听出了她不堪承受如此剧烈的翻滚动作,又补充道:“我看这家伙是想跟我单挑,你先解除你的僚机锁定吧,一边看热闹去,别跑太远了!”

      晴姐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闻言如获大赦,连忙解开了长僚连线,转为半自动驾驶模式飞向战圈之外。果然不出所料,此刻萧煞的飞机只针对楚狄进行战术袭扰,全然不理悠然飞离战圈的她。

      有了空闲,女人的嘴就闲不住了:“我承认你技术出色,但是你不能说我们女生是渣,如果男生都像萧煞和你这样厉害,你就是求我们女生来开长机我们都不会来,事实上你们男生的绝大部分就是太弱了,一个个比女生都娘,这近百年来世界上的团体赛事有哪一样是你们男人夺冠的?男足男篮都算上……”

      说到这件事上楚狄只能沉默,晴姐说的没错,炎黄一族的子孙到了现代就莫名其妙开始阴盛阳衰起来,就拿和平时期为国争光的体育赛事来说,男人在团体项目上的确太不争气,反倒是女性运动员能够在世界的领奖台上频频捧杯。

      楚狄这一沉默,晴姐以为自己据理力争收到了效果,不免得意起来,又道:“你不能否认我的话有道理吧?其实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咱们再往远了说,宋朝的时候若不是杨家将死的死、逃的逃,又怎么可能逼得杨门女将挂帅出征……啊!”

      说到一半时晴姐突然高声尖叫,因为她看见楚狄的飞机在连续做了几个滚翻之后竟然掉头冲向了萧煞的飞机,双方机头对机头,眼见就要撞在一起了。

      “叫什么叫?”楚狄立马就怼了晴姐一句,“没见过同归于尽的打法么?”

      楚狄嘴里怼着晴姐,眼睛却是盯住了对面飞机驾驶舱里的那张脸,这张脸相当英俊,比丁俊超还要俊美几分,只不过此刻这张脸上的表情却是惊怒交加,很显然,对方没有料到自己居然敢玩撞机。

      楚狄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去撞机的,既然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无法摆脱敌人的捉弄,那就同归于尽好了。

      反正晴姐说对方是王牌飞行员,自己一个无名之辈跟王牌飞行员对撞有什么吃亏的?一旦同归于尽,丢人的只能是对方而不是自己,说不定自己还能落下一个无上光荣。

      下一瞬,两架飞机无比接近,由于短距,楚狄已经看不清对方的那张脸了,这时他陡然拉升机头!

      他拉升机头可不是为了在最后关头错开对方,而是预判对方会拉升躲避,他不想给对方躲避的机会,务求撞机成功。

      然而萧煞也真不是浪得虚名,这家伙竟然提前想到了对手有可能拉升机头继续邀兑,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他竟然按下了机头,无比屈辱地从青鸟一代的腹下扎了下去,就像是发令枪响时扎入泳池的游泳选手。

      “没种!”在两机错身之时,楚狄低头暴喝了一声。

      楚狄是吼给萧煞听的,也不知道萧煞能不能听见,却险些没把晴姐的耳朵给震聋了。

      晴姐听了这声怒吼之后直接就傻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天呐,这楚狄居然敢说萧煞没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