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爷家的小可怜超乖的

    《霍爷家的小可怜超乖的》

    无需选择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千叶山城大名府,苍老了不少的宫野弘正在批阅着手上的一份份文件。

      最近他的家里发生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宫野弘一生都在于妖怪作战,哪怕妖怪没有惹到千叶山城,要是听闻了哪里有妖怪出没也会派兵围杀,可谓是这个时代的大名中少见的和妖怪死磕的大名。

      因此宫野弘甚至有一个北方的驱鬼大名这一称号,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名,他的女儿却被一个妖怪拐跑了。

      宫野拓马更是忍着伤势带兵出去追捕犬妖,沿途不管是什么妖怪见到就杀,颇有当年神乐的意思。

      私下里知道这件事情的其他地方的人都怯懦的说,北方就是经常出这种敢和妖怪死磕的人,在神乐之前谁知道北方的人都这么猛的吗。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神乐停在宫野弘房间外微微躬身道:“山重村九舞神乐前来拜访。”

      宫野弘愣了愣,随即苦笑着挥了挥手,“神乐侄女,跟我讲这些虚的干嘛,进来就是了。”

      神乐进门,看着苍老了不少的宫野弘后叹了一口气,宫野弘略有些浑浊的目光微微一闪,张了张嘴最后只是欣慰的笑了起来。

      “回来了啊,回来就好。”

      神乐点点头,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剩下的唯一一位长辈就是宫野叔了,所以不管到何时,该有的礼仪神乐是不会少的。

      “凛的事我知道了,怪我上次没有杀了那妖怪。”神乐眼眸微眯,如果知道事情发展成这样,神乐当时就会砍了夜犬枭。

      当然也只是想想,毕竟是凛的孩子的父亲,神乐很难下的去手。

      不过不用猜神乐也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就是逼着把孩子打掉,宫野凛不干,夜犬枭又杀回来最后变成了这幅境地吗。

      一笔糊涂账,神乐打算当断则断,无论如何这件事得有个结果。

      离开千叶山城,神乐揉了揉眉心,知晓前因后果以后四宫璃的脸色也颇为古怪。

      那个叫宫野凛的女子,还是很有勇气的,最起码敢反抗自己的命运,她在这么弱小的时候可做不到。

      “你打算怎么办?一方面是长辈,一方面是挚友。”四宫璃有些头疼的同时隐约有点兴奋,就像少女天生的八卦心理一样,以前她可遇不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肯定要一方人妥协的,以我对拓马和凛的了解,最终是凛与宫野家一刀两断,夜犬凛,听上去还不错。”

      神乐伸了个懒腰,夜犬枭之后带着凛朝北方逃了,明智的选择,到了北方最好是躲进铃之森的势力范围,那里最起码有大妖的存在,牛头天王也仍然活着,拓马不知道内幕,一位顶级大妖的威慑力还是很可怕的。

      “看来你做出选择了呢。”四宫璃掩嘴轻笑。

      要是真站在宫野大名这边,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找到夜犬枭打死后把凛带回来,之后就和她九舞神乐没什么关系了。

      当然,神乐也没有彻底站在凛这一边,两边都对,都不算错,那就只能和稀泥了。

      加快往北方赶,神乐不禁感叹要是她们去千叶山城的时候正好遇到就简单了,不过可能是凛的指路也可能是夜犬枭被揍过一次,逃命的时候避开了山重村的方向。

      而另一边,夜犬枭化为五米左右的本体大小飞在天空,身后一支数百骑兵死死的咬住了他。

      “枭,你的伤没问题吗?”宫野凛趴在夜犬枭脖子后面十分担心,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男婴。

      嫁人后的宫野凛身上那股调皮捣蛋的气息已经近乎消失,反而充满了母性的气质,各方面都是。

      “没问题,再有几个时辰就能到渡口,到时候马匹过不了海的。”

      宫野凛苦笑着,并没有因此而安心,因为她清楚,枭坚持不到那时候了,此刻就已经是在强撑着了。

      她哥哥宫野拓马虽然在平安京有些不起眼,但好歹是和神乐姐一起被称为斩鬼八人众的存在,实力的下限在那里摆着。

      要不是还有最后一点希望,宫野凛早就下去拦住拓马,为夜犬枭和她的孩子争取一线生机了。

      看着怀中的男孩,宫野凛目光中充满了慈祥,除了头上的一对灰色耳朵外,这孩子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人类与妖怪的感情就真的错了吗?在遇到夜犬枭以前她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只要你和这孩子安然无恙我就满足了。”

      夜犬枭目光黯淡了瞬间,嘴上却冷淡的像是阐述事实一样,“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不管是千叶山城的宫野家还是谁都好,谁也拦不住我!”

      宫野凛幸福的笑了起来,就是这种冷冰冰的家伙,说起这种话来的时候才意外的让人醉心。

      ‘前面就是渡河了,绝不能让犬妖过去。’

      马背上,宫野拓马脸色铁青,远远的就能看到隐约的渡河,一直表现的马上就要撑不住的犬妖竟然硬生生的扛到了现在。

      不能等下去了,只要打断了那一口气,一切就都结束了!

      一踏马背,在马匹的哀鸣声中,宫野拓马一跃而起,手上的刀握在身前对准了那头犬妖。

      一切都在瞬间,宫野凛听到马匹的哀鸣扭头的片刻,宫野拓马就已经在不到五米外了。

      宫野凛小脸煞白,连一句话都没来及说,那把太刀就直接插进了夜犬枭的腹部直接刺穿。

      夜犬枭凶性大发,一巴掌将宫野拓马拍飞出去,而他自己也失去了最后一口气般摔了下去。

      宫野拓马落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从嘴里溢出,胸前火辣辣的疼,骨头都被拍断了几根。

      夜犬枭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怀中护住了宫野凛母子,一双眼睛不甘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渡河,就差那么一点……

      骑兵们四散而开围住中心的犬妖,一把把长枪对准了夜犬枭,强撑着站起来,夜犬枭露出了血红的牙齿,发出了近乎凄厉的嘶吼。

      宫野拓马走上前没有任何犹豫,手上长枪直接刺向了夜犬枭的脖颈,这家伙没死以前,和凛就不可能说任何道理。

      “不要!”

      宫野凛挡在了长枪前方,拓马下意识的停手,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下一刻,一抹雪花飘落,宫野凛原本已经死气沉沉的眼眸顿时重新活了过来。

      而宫野拓马则是满脸的凝重,看向凛的目光复杂又无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