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序列

    《天国序列》

    明面上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义银和利益围绕着开库忙活了半夜,后半夜眯了一会儿,早上又开始折腾。

      打仗不是街头巷尾的地痞流氓斗殴,经过上千年的发展,战争早已有了结构精密的组织方式。

      如果觉得打仗就是拉几个人给几把刀出去砍人,义银也不用费心思请利益回来,利益也不敢这么高调。

      只有掌握技术的人员才能这么高调又骄傲的活着,因为这事你不行,我行。

      不过她只是个萌新,指挥一下斯波家十几二十个新兵蛋子还行,真给她一个备队,得跪着哭着唱臣妾做不到。

      农兵的组织结构最简单,平时务农。农闲时自己做点短竹枪削尖了枪头,头带竹阵笠,身上围一圈竹片子穿起来的马甲,就算是个负责的好农兵了。

      战时在后方运输粮草,运气不好遇到正开战,拉上前线排成一堆瑟瑟发抖,只求姬武士大老爷别看见我。

      顺风跟着吼两声助助威,看住战利品,不顺时一百农兵损失个三人五人就崩盘。

      家中武备主要是给足轻准备的,良木打造的枪芯外面包裹着竹片做成枪身,二间半的长度,有四五米长,头上是抛光的木头枪头,锥尖沉重耐用。

      战时组成枪阵,腋下夹着重枪并肩成队列,长枪向前四十五度前进。等敌我枪头触碰了,敲打拨开对方的长枪,借机刺击对方阵列,杀人破阵。

      这种战斗考验力量体能也要求阵型纪律,常备轻足的战斗力不算低,伤亡百分之十到二十才会军心动摇。

      另外给足轻配备御贷具足,听名字就是主家借贷给足轻的,统一维护库存,战时取出穿戴。

      好一些的不比穷困的姬武士装备差,差一点的也会给块铁皮护头,手腕包铁,身上铁片遮挡正面,防护能力不差。

      阳乃备着的都是良品,铁盔,护手,半身铁,足轻不配全身甲。二十套具足怎么也值百来贯钱,真是下了血本。

      利益穿着赐予的斯波家兜胴,而义银只披着冬款厚一些的白色阵羽织。

      最好的南蛮胴尾张这种乡下地方没有卖,那是欧人带来的技术,要到西国近幾那边才有的买。

      两人用一间长的十文字枪,杆子是上等桐木芯,枪头用百锻钢做的十字型三头扁平锐枪尖。

      刀是上好的势州货,长的打刀近战,短的肋差破甲,武装到牙齿。

      利益还配着上好的半弓,长度是和弓的一半,威力射程稍逊,用于马上射箭。

      忙了一夜的阳乃雪乃,红着眼带来连夜做好的饭团。

      大冬天的不怕变质,大号饭团被冻的邦邦硬,都是上好稻米蒸熟包裹糖渍的梅子裹紧磊实。

      用饭时插在枪头上,在火上烤着吃,一个可以顶一顿饭,战前给吃两个。

      每人备了十五个,用粮带缠在腰间和背上,好背得动。这都是短期打仗用的干粮,不用生火煮饭,最是方便。

      这些量让两女带着五个侍男忙活了整整一夜,一是人手少,二是没经验。

      见义银没有披甲,以为他不准备亲自上阵,很愉快的鞠了一躬,阳乃说。

      “义银大人,饭团都分发下去了,您和前田大人的份都挂在马背上。”

      “做得好,阳乃。家里就辛苦你和雪乃了,利益姬与我马上就出发。”

      阳乃严肃的向利益深深鞠躬,身后的雪乃也是一样的鞠躬。

      “拜托前田大人了,请一定,一定将义银大人好好带回来。”

      利益被她们这一出弄得手忙脚乱,赶紧鞠躬说。

      “请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义银大人出事!”

      阳乃点点头说。

      “两位的马匹都准备好了,马具是新装的,毛也梳刷干净,喂了上好的豆料。

      既然是上阵的军马,一切开销都随着家里的用度来,城下町的赊账我会叫人送去。”

      “真的吗?这钱不用我出?”

      利益惊喜的说。

      “只要你护着义银大人好好的,就算拆了我高田阳乃的骨头去榨油卖钱,也不会让前田大人没得粮吃,没得马骑。”

      阳乃虽然是对利益说话,眼睛却看向义银。

      “武运昌隆,大人,我和雪乃去村里召集农兵随后就来。”

      心情大好的利益哈哈笑着招呼原地休息待命的足轻,义银朝阳乃雪乃微微一笑。

      “出发!”

      清洲城内,利家带回的消息让众人紧张了起来。

      “探子确实了前田大人的情报,春日井,守山都已经陷入叛军之手,敌军正在经过关隘,最快明早就能兵临城下,攻击清洲。”

      丹羽长秀心情沉重的说。情况非常不好,因为信长一意孤行,城里的准备并不充足。

      物资军备只能勉强支撑,而满负荷运转让清洲城里一片混乱,如果此时敌军急攻,这城怕是守不住。

      “各城的守军最快还需要两天才能聚拢过来,我担心叛军攻城后断了内外联系,那些小队守军会被各个击破。”

      森可成说着,望了眼主座上面无表情的信长。

      “去往佐佐家,佐久间家的信使还未回来,不知道他们的反应。但如果清洲城被围,中立的家臣们都会动摇,佐佐家和佐久间家也未必还会站在我们这边。”

      丹羽长秀叹了口气,家中争位就是争取家臣们的支持,此消彼长。

      柴田胜家果决迅速的行动,将压力又重新踢回了信长这边,而且形势似乎更加恶劣了。

      直臣们都锁紧了眉头,这时候领地的军队已经来不及聚集了,如果强行汇合,造成的混乱反而会给叛军可乘之机。

      但如果不汇合,叛军之中有林家和信行大人的常备军,加上柴田备队,人数估计会达到1500人以上。

      这些可不是农兵,都是姬武士和足轻组成的军队,数量和质量都远远高于城内军队。

      更可怕的是被围城后,即便城池守住了,信行的后续运粮农兵也会到来,长时间的围困会让中立的家臣都臣服信行。

      结果一样是城破兵败的下场,多苟延残喘几日而已。

      议来议去只有一个个坏消息传来,主位上的信长忽然挠了挠头,哈哈笑了起来。

      “好一个权六!”

      柴田胜家乳名权六,信长从来都是如此呼喝,这也是柴田胜家对她不满的一个原因,太不尊重人了。

      “没想到我想的法子被他一下子就给破了,真是厉害呀,不愧是我织田家的头号猛将。森大人,河尻大人,你们觉得呢?”

      两位御姐闷哼一声。

      “既然谋略玩不过,那么就不玩了。打仗嘛,废了半天脑子最后还不是得靠手上的刀枪说话!

      为了养活军队,老娘想上的男人没钱上,想吃的东西不敢多吃两口,每天逼着米五郎搞钱。

      恒兴,犬千代,我忙活了半天,你们说到底值不值得?”

      “愿为主上效死!”池田恒兴和前田利家同时深躬,大声说道。

      “我等死不旋踵!”

      森可成与河尻秀隆也跟着俯下身子。

      “米五郎!”

      “臣在!”

      “现在聚集了多少兵马?”

      “大概。。七百人。。”

      织田信长用舌头舔舔嘴角,向上抬了抬眼,眼黑少眼白多,凶相毕露。

      “足够了,今天就出兵,后续人等让她们向战场集中。卡着庄内川,驻扎稻生原,逼迫权六停兵修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