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一把98K

    《落地一把98K》

    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枯燥而又单调的高中生涯就这么开始了,安然比初三时候还要刻苦,除了学习,再无所求。

      安然知道,高中才是最较劲的时候,尽管重生,高中那些知识也被岁月吞噬差不多了。

      所以,安然坚信,成功的背后,一定背负着艰辛和汗水,除了苦学,再无捷径!

      宿舍很吵,毕竟人多,到了晚上,还经常会被奇怪的“吱嘎”声吵醒。

      五点半起床,跑步背单词,早饭,上课,午休,上课,晚自习,熄灯,学半根蜡......周而复始。

      下雪了,安然知道,冬天来了,该添衣服了,仅此!

      一周会有两封信,很固定,是白羽的,偶尔会多一封,是大哥的。

      白羽的父亲不再去工厂打工,爷俩租了个摊位,做起了服装生意,很赚钱,白羽彻底辍学经商。

      文彪的服装厂做的更是顺风顺水,按照安然的提示,注册了两个商标,男装狼王,女装女人花!

      安然会在每个周末,给白羽回信,不敢多写,不想伤到白羽,也不想伤到自己,一如既往的平淡!

      期末考试,学校排大榜,发喜报,安然排第三,胡翠花排第八,白雪没上榜,胡翠花哭了一晚上。

      考完试,安然想去广州,白雪也想去看爸爸和姐姐,担心老妈不让,没想到回家一提,老妈痛快的同意了。

      一放寒假,安然和白雪一起,踏上了广州的征程,倒了几次车,终于到达了广州。

      “老二,安然,这儿呢,往这看!”

      “小雪!”

      “妹妹!”

      站台上喊的极其纷乱,安然和白雪把头伸出车窗,接着,一起往外摆手,嘴里也开始各喊各的。

      “大哥,彪哥!”

      “爸,姐!”

      安然直接从窗户跳了下来,再伸手把白雪接了出来。

      白雪扑到姐姐和爸爸身上,一家人哭成了一团。

      安邦抱着安然转了一圈,放到地上,接着,文彪抱着安然又抡了一圈。

      “咋样,累不累?”

      “累,主要是太腻歪了,我都快坐哭了,呵呵呵!”

      文彪看着眼前这个光头弟弟,脑海里都是安然小时候在雪地里练武的情景,倔强,能吃苦,谁也不服。

      安然看着眼前的彪哥,脑海里却是大冬天,文彪领着大哥倒腾冻梨的情景,胆大,够聪明,啥都敢干。

      看着大哥和彪哥穿着风衣,牛仔裤,大皮鞋,安然再低头看了看自己,军棉袄,军裤,翻毛皮鞋。

      安然面露尴尬,啥都不用说,一看就是外地来打工的,一脸的懵逼与青涩。

      “看啥呢,知道自己老土了?呵呵,哥都给你预备好了,一会回家就换!”

      安然嘿嘿笑了笑,说:“哥,一会能洗澡不,我这身上都快发霉了,哪哪都刺挠!”

      “咱家就能洗澡,一会到家先洗澡,再吃饭!”

      “安然!”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安然转过头来,半天没说出话,眼前的白羽还是那个多愁善感,爱哭鼻子的白羽吗?

      白色的蝙蝠衫,宝石蓝牛仔裤,高跟鞋,头发也变成了大波浪,脸上化了淡淡的妆。

      过去清澈如水的眼睛如今变得梦幻,小巧坚挺的鼻子微微抖动,樱桃小嘴如今更加鲜红艳丽。

      “安然,你,没事吧!”

      安然不太自然的笑道:“哦,没事,坐的时间有点长,晕车了!你,挺好的吧!”

      “嗯,我挺好,这是我的地址,明天请你们吃晚饭,这个是大哥吧!”

      “哦,对对,这是我大哥,这是彪哥!”

      说完又对大哥他俩说道:“这是我同学白羽,去年来的广州,和刚才那个白雪是双胞胎!”

      白雪拉着她爸走了过来,大家互相认识了一下,之后,白雪一家三口先走了。

      “老二,几个意思,这姐俩好像对你都有意思啊?”

      文彪看着一家人走远,开口逗安然。

      “彪哥,别闹,我可还未成人呢,再说了,我现在还上学呢,哪有那心思啊!”

      “上学咋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搞俩对象了,呵呵!”

      “行了,别逗他了,一会该急眼了,我们走吧!”

      出了站台,文彪走到一辆标致505前停下,安然有点意外,这时候,可是标致505最风光的时候。

      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号称追捕车的标致505是公检法的最爱,那都得是有门路才能弄到手的。

      “彪哥,这车是你的?”

      “啥我的啊,是咱们的,广州都没多少,托了个牛逼人物整的!”

      知道他们的服装厂赚钱,但是也没想到能有汽车,安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短路。

      “我开吧,也在老二面前显摆显摆!”

      文彪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安邦笑了笑,开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安然上了后排。

      “我刚学会没几天,瘾头子正大着呢,老二,你害怕不?”

      “我怕啥呀,这破车也,那个,这车来回挂档,也挺麻烦的,快不起来!”

      安然紧张的摸了摸光头,想起了自己的大奔,这嘴就没把门的了。

      两人一起回头看了看安然,眼神怪异,安邦说:“老二,你这口气可不小啊!”

      “呵呵,山炮进城,看啥都懵,瞎说的!”

      文彪一拧车钥匙,车子启动,挂档,松离合,汽车一下蹿了出去。

      “咣当!”

      灭火了,安然的光头直接冲到两人中间,尴尬的看着比他还尴尬的文彪,说道:

      “彪哥,你这叫会开车了?”

      “草,看见你紧张了,哈哈哈,油给冲了,离合抬快了,咋样,刺激不?”

      “刺激,太刺激了!”

      安然手一用力,身子退了回来,这回学奸了,身子往边上挪了挪,抓住了门把手。

      “轰!”

      汽车再次启动,这回还挺平稳,5分钟后,安然悬着的心才算落了下来。

      看着文彪,双手紧握方向盘,两眼紧盯前方的样子,安然笑了,果然是新手,瞧这紧张样!

      突然就感觉心里痒痒的,很想体验一把,这时候的汽车是啥感觉。

      转念一想,自己要在广州待一个假期呢,摸车的机会肯定有,安然压住了心头的冲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