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珠帘

    《宫锁珠帘》

    说多少次了二五仔没有好下场除了投靠三爷的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萧云谵几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被众人齐齐注视的情形,他紧张惶恐后,很快心中满是恼怒,霍地站起身来,他握紧手里的糖块,急切地重复道:“……见她!要见她!”

      众人见状,齐齐后退,忽又嗡的一声乱了起来。

      “他说话了!”

      “他说的是什么啊!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怪吓人的。”

      “辰砂哥不是去请掌门人了吗!回来了没有啊!”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这小子要是疯起来,我们谁能拦得住啊!”

      “是啊,这小子看着瘦不拉几的,怎么那么有劲啊!”

      “活脱脱就是头狼啊,也就只能掌门人能治得住!”

      ……

      “京墨!京墨!快来!”

      在众人叽叽喳喳声中,一个相貌清秀,肤色白净的少年应声出现:“京墨在!”

      京墨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跑,长发高束成马尾,发扣很是精致,乍一看,像是哪家的富贵公子。

      他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眼眸清澈。

      “京墨,你身上带的好吃的最多,拿一些给那个人。”有人看萧云谵很宝贝那块糖,想着能不能用吃的拖延一点时间。

      京墨闻言,笑得开心,认真点头:“好!”

      说着,他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把好吃的小点心就冲萧云谵走去。

      有人担心,急忙出声唤住他:“京墨,那人很凶的,你别过去,别伤着你!”

      京墨腿脚快,众人三言两语间他已经连走带跑冲到了萧云谵的面前,手一伸,直接把那些好吃的小点心塞到他手里。

      “给,这些都是掌门人给我的,我最喜欢吃的,都给你!”

      手被这个人一把抓住,萧云谵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就出手,他反手一握,拧住这个人的手腕,然后胳膊肘就勒住了这个人的脖颈。

      只要他再一用力,这个人的脖颈就被拧断了!

      “京墨!”

      众人措手不及,惊呼出声。

      萧云谵得手之后,没有像众人所想那般下死手,他箍紧京墨的脖颈,呼吸急促起来。

      好多人!

      他们都在说话!

      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的脸上有怒意,他们生气了!

      他们是在说如何杀掉他的吗!

      萧云谵很慌乱,他很不喜欢这里!不喜欢!

      忽然,他闻到熟悉的气味。

      是糖的香味!

      他低下头去看。

      京墨递给他的那一把好吃的,全部散落在地,其中有块糖被碾碎了,天气转热,这糖的甜香味散发了出来,很淡很淡的香甜味道。

      萧云谵嗅觉灵敏,那块糖已经被踩扁了趴在地上,他凭味道认出那块糖应该和自己手里那块是一样味道的。

      那块糖,也是她给的吗?

      她还给了别人的糖!

      是了,她那晚又不会提前预知他出现在那里,也不知道会遇到他,她揣着的糖肯定不是专门给他的……

      箍着京墨的胳膊松了松,萧云谵不明白自己的心里怎么会闷闷的,很不舒服。

      “常山哥哥……”

      京墨被吓坏了,连哭都忘记了,他一动也不敢动,忽然冲外面走来的一个相貌儒雅的男子喊了一声。

      常山看到这边的情形,面露诧异:“京墨!这是怎么回事!”

      “常山哥,快把救京墨,那小子是疯子!”

      常山刚来,还没弄清楚,一听众人这么说,又见京墨很明显吓坏了,扯着萧云谵的胳膊,眼睛都红了。

      宜快不宜慢。

      常山宽袖一甩,一掌就打了过去。

      这一掌角度很讲究,伤不了人,却让萧云谵不得不出手应对。萧云谵本来就没打算对这个和他有一样糖块的白净少年如何,感受到掌风凌厉,他不敢怠慢,却也没有躲开,而是把京墨一把推开,双掌就抵了过来。

      常山是陈起手底下最得力的人,拳脚功夫最是了得。

      这一掌下去也就只是想打算让萧云谵松开手,不想这人竟然硬碰硬,还真的挡下了他这一掌。

      萧云谵接下这一掌,后退了两三步才站稳,喉间腥甜,他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常山哥哥……”京墨呜呜地哭着跑了过来,一头扎进常山的怀里,委屈地撒娇,“我好怕啊,他不喜欢我!”

      “不会,京墨这么招人喜欢,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常山看了那个瘦削的少年一眼,垂下眼安慰着受惊的京墨。

      众人也是吓得不轻,纷纷杂杂又开始围着京墨说了起来。

      萧云谵觉得自己打不过这个看着很斯文的男子,周围的人又开始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他手里一直紧握的糖已经掉在地上,他垂着眼看着,没有去捡。

      “姐姐……”

      萧云谵无意识地呢喃。

      “让开让开!掌门人来了!”

      辰砂的声音忽然响起,众人闻之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忙让开了一条道路。

      呆立的萧云谵也是猛地抬起头来,无人看到他眼底诧异之后的狂喜。

      她来了!

      后背还有伤,虞令葆动作很是僵硬,走了这么一段路,她疼得满脸是汗。见众人都围在这里,她不由得皱眉:“都没事做吗!在这里看什么呢?”

      “属下是在等掌门人你来啊,这小子动不动就发疯,不是担心他再伤人吗?”

      “是啊,他还差点伤了京墨,幸亏常山哥来得及时!”

      ……

      虞令葆听着众人的七嘴八舌,脑仁子疼。

      这才几天不在山上,怎么都又乱套了,早知道就把陈起给带来镇场子了。

      真是奇怪,这些人就没有几个怕掌门人,反而对文质彬彬的陈先生言听计从,真是要命。

      对着这些自小看着自己长大或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众人,虞令葆的脸也板不起来。

      “怎么了,小京墨?”虞令葆笑眯眯看着窝在常山怀里红着眼睛的京墨。

      “掌门人,我没事……”京墨冲她摇头,红着眼睛道,“就是好吃的都没了。”

      “没关系,让常山哥哥带你再去拿一些,京墨想吃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贪多,积食是要让陈先生扎针的哦。”虞令葆说着话,瞥向里屋一眼,见人还好好地站在那里,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边京墨被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要不要,我不要陈先生扎针!”

      虞令葆见状,笑起来:“哈哈哈……京墨乖乖的,陈先生就不会给你扎针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