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圣手

    《妙医圣手》

    赌债肉偿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个陆皇不简单。”澋泠思考了下便说。

      茗萦也没说什么,她也实在看不透陆皇的用意何在,怎么会这么亲民的,不揪着礼数,像是以朋友的身份来。

      “为什么?”繁儿问。

      谁也没理繁儿的问题,繁儿也就不再多问了,他也确实对这些事情不怎么上心。

      她比较在意的是其他事情:“所以,泠,你打算去吗?”

      “对方态度都这么好了,不去说不过去。”澋泠道完便进了后院泡温泉。

      即将入春,再不泡温泉怕是又要等上半年了。

      说来奇异,这池泉水的温度是随着四季而变,也是因此地有这等好处她才将府邸建在这处偏僻地带,刚好人烟稀少。

      她还亲自设计府邸的一切,包括陈设。

      这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蕴含着她的灵力,故而四季盛放。

      次月初。

      宫中热闹非凡,今年的百花宴连带着陆皇都参加,各家千金少爷欲展露才华。

      澋泠衣着如雪,发黑如墨,长身玉立,却被脸上那红印疤毁了恬静的气息,平静温和的黑眸是无波无澜的淡然,却如深海般难测。

      她身旁有二人,繁儿身材小巧,着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淡粉色轻纱,发丝挽成一个简单的碧落髻,只插着一根不显眼的花簪子。

      茗萦漆黑浓密的墨发挽成高鬟望仙髻,盈盈双眸略显妖冶,着装不似以往一般着黑衣,雪白的肌肤映照这紫色罗衫,娇美如花,极为艳丽。

      茗萦有一个技能,便是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穿出一种妖娆的样子,许是身材好的让人喷鼻血的缘故。

      她们三人已然在宫中凉亭坐着,宫外的芒籽则带着小狐狸在街上晃悠。

      芒籽怀里的小狐狸兴致缺缺,自她回来好几天了,澋泠都没怎么抱过她,不是出门查视产业就是莲花池那喂鱼。

      据开宴还有一段时间,澋泠让繁儿和茗萦不要乱跑,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哪个妃子,毕竟能活着作为妃子的人都不简单,处理起来相比较麻烦。

      才过半刻,繁儿就闲不住了,澋泠也就叫茗萦跟了过去,以防繁儿闯祸,她独自一人坐在一处人少的水榭。

      铭王路过,恰好看到了白衣女子的纤纤背影趴在靠栏看水。

      她的身姿与周边的景色相融,气质脱俗,不禁让他失了神,觉着此女容颜不差。

      旁边的秦北晚见着就不舒服,死死的盯着那抹白色背影,好似想到什么,收敛起神色,假装摔倒企图引起铭王的注意。

      “啊!”

      铭王这才回过神来,关怀的问道:“怎么了?”

      澋泠转过头恰好看到了这对人。

      “北晚真没用,不小心磕到石头了,扰了铭王的兴致。”秦北晚满脸歉意道。

      铭王踢开了周围的石头,扶着她起来,抬头却没看到那座亭里的人了,有些失落。

      这才对秦北晚说:“离开宴还早,我们先去母妃那。”

      树上的澋泠躺在树枝上,倚着树干,披帛垂飘在空中,冰冷的眼神扫向离去的二人:

      “真是阴魂不散。”

      看花灯的时候见到他们,面圣的时候见到秦北晚,就算面完了还看得到她,这回找个僻静的亭子歇着还能遇到他们。

      不多时摇着木轮椅的玖王入目,澋泠打量了几眼用轻得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吐槽:

      “太假。”

      玖王却仿佛听到了,抬眸便看向了树上满脸红印疤的白衣女子,他的视角很清晰。

      扫了几眼,心下明了,他的这些小把戏瞒不了她。

      一看她也知此人不会多管闲事,就算管了他也能瞒过,也就没多想,慢悠悠地摇着轮椅入了亭子。

      如果他稍微了解一下外人的传言就会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他的那个婚旨对象。

      澋泠看着天色也快开宴了便悠悠地下树往大殿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