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又放飞自我

    《快穿之宿主又放飞自我》

    学长你的尺寸太大了H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Biu”、“Biu”、“Biu”……

      笠本小姐的左轮子弹声响虽小,但移动速度也是参照游戏中来的,跟人类跑步的速度差不多。

      像丧尸这种东西,见到人影便会一条直线走过来,用这把枪自然很容易击杀。但如果遇到反应更加敏锐的活物,比如人类,在远距离躲掉这些子弹则并非难事。

      目前而言要面对的主要敌人是丧尸,或许还不需要思考得那么远。

      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在前往车库的一路上,笠本小姐总共干掉了近二十头丧尸。在技能“死人财”的作用下,黎海源也获得了一些……不知该怎么形容的掉落物。

      7块腐尸肉,4份脏污的布料,以及1份机械部件。

      果然,从丧尸身上爆出来的只可能是这些东西。不然还能是什么呢?硅胶么?

      腐尸肉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索性就先堆在仓库里。反正这些掉落物算是核心道具,并不会占用仓库空间,也不会污染到其它的吃食。

      虽说那些沾着脓液的肉块实在有碍观瞻就是了……

      9点25分左右,黎海源带着笠本小姐来到车库附近。车库前方是一座坍塌的汽修站,弥漫着浓重的汽油味道。

      “最后这段路倒是一头丧尸都没有。”黎海源喃喃着,“是汽油的味道令它们厌恶么?那如果能找到些汽油的话……”

      他悄悄靠近车库外墙。两座连成一体的车库,卷帘门都完好无损。只要能忍受住这些汽油味,这里倒确是一个合适的避难所。

      整座城区都没有电力,这里自然也是一片漆黑,只是里面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似乎是铁架床铺的摇晃声,吱呀吱呀的……看来应该有人。

      【车库里的年轻人似乎需要一点药品,拿上绷带和酒精去找他交易,也许会有不错的收获。】

      支线任务的说明是这样写的。

      昨天拿到的那只医药箱内就有绷带,酒精也有一小瓶。于是他决定来这里碰碰运气。

      一方面,任务说明上明示了这任务可能会取得丰厚奖励,而且完成任务或许也能提升每日结算的评价。如果能借此取得大量核心点数,自然是最好不过。

      另一方面,车库和超市相隔不算太远。就算一无所获,当成是去超市的路上顺道来看一眼,也不算亏。

      地图上将那座超市标记为“被搜掠过的超市”,但按照黎海源的想法,常人处在这种环境下,去超市搜刮也该是多拿食品日用品等物资,而他需要的各种材料或许还能剩下不少……

      伸手在卷帘门上敲击两下,里面的声响顿时停止。黎海源清清嗓子,沉声说道:

      “不好意思,我听到声音了,有人在的吧?我跟妹妹想在这里暂避一下,可以让我们进去吗?”

      如果直接说“我知道你需要药品,我是来做交易的”也太离谱了些,黎海源决定找点理由先打开话头。

      身后的笠本小姐听他称自己是“妹妹”,嘴唇几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

      虽然按实际来说,她确实比黎长官要小一些就是了。

      几秒种后,门内传出一个中性的嗓音——

      “去别的地方吧,这里不留人!”

      “是么……”黎海源脸色不变,口气却演出了几分失落,“那、那请问,你这里有没有些食物?我们可以拿东西跟你交换,药品什么的……”

      “没有!我都说了——”

      里面的声音忽然一顿。

      “……等会儿,你有什么药?有绷带吗?碘酒或者酒精什么的?”

      “绷带和酒精?有倒是有,不过这东西我们也要备用。”黎海源装出为难的腔调,“你需要别的药吗?”

      “……你等一下。”

      脚步声,看来里面的人过来开门了。

      黎海源退后两步等待着。些许金属摩擦声在门内响起,似乎是里面还加了一道锁。他垂下视线,观察卷帘门底部轻微晃动的同时,墙角一只白色的女式凉鞋进入了视野。

      “唔?”

      鞋子还很新,像是新近丢下的。但皮制带子被扯断了一根,侧面也磨起了皮。

      顺着向下观察,灰色水泥地面上有一道明显的擦痕。

      卷帘门“喀啦啦”向上抬起,黑暗的室内,一个青年人蹲身观察了一下外面。看到黎海源和笠本小姐后,又缩回身体,只露出半张脸。

      是蛮清秀的一张面孔,跟嗓音一样,也显得有些中性。不过仔细看,身形是男人的轮廓。

      他似乎有些急迫:

      “你有绷带酒精?我这里吃的不少,你想换什么,开个价!”

      黎海源也半蹲着身体观察着他,轻声道:

      “受伤了吗?不方便自己来的话,需不需要帮你包扎?”

      “不需要。”年轻人不耐烦地说,“呃……不是我受伤,是我父亲,我给他包扎就行。你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呵,难怪任务名称叫“车库的孝子”。

      “什么伤?”黎海源不理会他的催促,只是凑近了卷帘门,接着问道,“不会是被丧尸咬伤了吧?那可就麻烦了,确定不需要帮忙?”

      “不用!不用!不用!我说了几遍了?你再不拿东西就赶紧滚!”

      年轻人发出暴躁的怒吼,黎海源假装放弃地耸了耸肩。

      “好好好,别激动,我不管了。药在我妹妹身上,我给你拿。”

      直接从核心仓库里掏东西,就像是凭空变出来的一样,未免骇人听闻。因此他敲门前就事先把绷带和酒精放在了笠本小姐的腰包内。

      趁着他掏东西的时候,那俊秀的年轻人打量着笠本小姐,在她金发下的娇俏脸蛋上流连了一会儿,暗暗吞了一下口水。

      “喏,这些够用吗?”

      黎海源手中拿着绷带和装酒精的软瓶问他。

      “呃?哦……”年轻人收回视线,眼光闪动了一下,忽然说道,“哎,要不,你们还是进来吧。你们干这个比较专业,是不是?那麻烦帮我老爸看一眼。”

      “你确定?”

      黎海源说着,却已经俯身用左手抬住了卷帘门。年轻人后退半步,没有阻拦。

      “嗯。”他露出腼腆的笑,“不好意思哈,刚刚对你们那么凶……”

      “没关系。”

      黎海源左手猛一用力,卷帘门在惯性作用下飞上顶端。

      男子下意识一愣,不等他反应过来,黎海源右手上虚托的绷带和软瓶掉落,一把青灰色的匕首不知何时被他攥在手中,刃尖直顶住年轻男子的喉咙。

      “孝子,嗯?”

      黎海源盯紧了他。

      “你、你你你……”男人视线下瞥着森寒的匕首,口中却强硬地说道,“我、我可警告你,我朋友就在附近,你有本事——”

      “嗯,行,那你介绍我们认识认识。”

      黎海源把刀尖向前顶了一点,男人慌张地叫了起来。

      “别!别别别,大哥!大哥别激动,我说谎的,我要有朋友哪会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

      “呵。”黎海源微笑着点点头,“不是吧,这么快就软了?十秒之前我还以为你是个狠角色来着。”

      “大哥……误会,都是误会……”

      黎海源没理会他,对后方面色惊疑的笠本小姐说道:

      “笠本,拿枪看住他。”

      笠本小姐走前两步,却是没有立即动手。她的视线在黎海源和那男人身上盘桓着,眼神中混合着困惑与恼怒。

      难道是以为我想抢东西么?

      没时间跟她解释,黎海源严肃喝道:

      “笠本上士,这是命令!”

      笠本终于拔出左轮,直指向年轻人的胸口。那男人望着面前的手枪,惶恐之色一览无余。

      “枪?”他的喉咙动了一下,“假、假的吧……”

      “那你尽可以试试。”黎海源说,“我绝不拦你。”

      这人眼珠颤抖几下,终究没敢动弹。

      黎海源收刀后退,说道:“背后的那只手里藏着什么?给我放下。”

      男人依旧保持着把手背在身后的姿势,口中急促地呼吸着,却是没有立刻听从。

      “我说,东西放下,手亮出来。”黎海源示意了一下那把枪,“我不想讲这种反派的台词,但请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男人的喉结“咕噜”滚动了一下,藏在背后的那只手缓缓下垂,一柄设计精巧的军斧铿锵掉落在地,斧背的金属表面上似乎沾着些深色的液体。

      他的手臂到手背部分全是伤痕,不知是被什么抓出来的,血肉外翻,看起来有几分可怖。

      “刚才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你脸上脖子上都有伤。”黎海源一边警惕着他,一边在屋内走动起来,“那个什么‘摩托车’的攻略里写了,被丧尸抓咬过的人,伤口会很快发黑腐烂……你这些伤不是丧尸干的,那是谁?猫?还是人类?”

      青年紧闭着嘴唇没有回答。但黎海源也没指望这家伙。

      他走向墙角那张铁架床,“唰”一声揭开了帷幔。

      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正被束缚在那里,双手双脚用尼龙绳分别绑在床头床尾。

      “孝子……”黎海源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可真够好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