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之法相天地

    《木叶之法相天地》

    格外真实的神明小姐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南原界域。

      帝城,百里府!

      偌大的府邸内,千阁百殿。

      府中灵湖之下,藏有洞府,汇聚方圆百里之灵气,胜似人间仙府。

      洞府内,白玉榻上盘坐一白发翁。

      白发翁道貌岸然,一身华丽的道袍,浑身散发的气质宛若得道仙人。

      同时,四周的天地灵气汇聚他的项上。而从他身上流动出的气息,冰寒悚然,让人不自觉地产生压迫感。

      此时,灵湖上一中年男子突然跃入湖面,来到洞府外。

      他面色虽平静,但眼里的忧虑却一览无余。

      他步伐轻快地进入洞府,走到白发翁身前。

      他神情拘谨,不苟言笑,眉宇间泛着待人接物的郑重之色。

      “父亲,你伤势如何?”他轻声地问了一句,黯然的眉宇间泛着丝缕的忧色。

      闻声,白发翁不疾不缓地睁眼。

      虽已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又敏锐,又细致,使人几乎觉得他有妖法。

      “已无大碍。”白发翁神色平静,显得镇定自若,舒展的眉头上,有着经历沧桑岁月洗礼后的超然物外的冷静。

      中年男子轻轻颔首,沉思片刻后,突然发问:“父亲,到底是何人夺了这圣器阴阳盘?”

      他脸色骤然一变,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冷霜,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显得神色凝重。

      白发翁脸上神色复杂,轻声道:“那神秘人的实力不在我之下,我与那李氏老祖可是南原五大日月境高手之一,联手牵扯,也奈何不了此人。”

      “数月前他夺走我百里氏圣器,昨日又现身于小小郡城之内,还在两大日月境强者围攻下安然离去,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难不成说圣域来的高手,意在阻我百里的兴复大业?”

      男子神色间渐渐透出冷峻之色,怒意渐显,继而化作凶恶之态,神情陡变,令人莫测高深。

      白发翁摇头,“应该不是圣域之人,阴阳盘流落我百里氏,尚无人知。那神秘之人为何得知,为父也尚且不明。不过,此人实力强盛,身法了得,为父纵观五域的日月高手,也查无此人,怕是隐世高人。”

      男子忽地皱起眉来,“隐世高人?”他眼神游移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脸色复杂难明。

      白发翁继续言道:“阴阳盘事关百里氏族兴衰,务必是要夺回。”

      “在郡城那日,神秘人曾带着一位少年”他轻拂袖,一道灵力所化的身形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地昂首而立于洞府之内。

      “或许此人是找回阴阳盘的突破口,你命人多加留意,勿让李氏抢先一步。”

      男子望去,将那少年的相貌牢记在心。而他那张晦暗无光的长条脸上,仿佛也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

      昆横两山脉的交汇处。

      南沼小村。

      清晨,东方出现了瑰丽的朝霞,村子里的屋顶上飘着缕缕炊烟,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

      一缕阳光直射进一间铺满灰尘的房间里,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不仅明亮了房中,也照亮了躺在石床上少年俊秀绝美的脸庞。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风和日丽的昆仑山脉下,一片鸟语花香。

      绿盎生息,处处都显现着朝气和蓬勃。山间游走的兽群似乎与村民们和平共处,不相来往。

      村庄里的人安居乐业。偶尔能看到穿着兽皮的力境修士,扛着奇珍异兽,面带和蔼可亲的笑容,双眼闪烁着淳朴的目光,悠然自若地走回了家。

      离山脉的不远处,坐落着一座数百户人家的南沼村。

      邻里安宁和谐,一片详和。村口处,体形魁梧的男人们捕获了硕壮的蛮兽,带着嬉皮笑脸的孩子们纷纷围了过去,一片欢声笑语。

      待到黄昏时,炊烟袅袅,红彤彤的晚霞笼罩在整个村庄的上空。此时,一声慌乱失措的喊话声打破了这独有的宁静。

      “爸!妈!你们去哪了,不用丢下我…”

      石床上他从梦中惊醒,猛然起身。神情紧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额头上也冒出微不可察的细密汗珠。

      愣神间,他神色恍惚,抹了抹脸上的冷汗,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原来是梦啊。”

      他神色渐渐地和缓,毫无浮躁之态。纵然是内心千疮百孔,他那张从善如流的俊朗的容颜上,永远是不沾轻愁,一脸清欢。

      这时,他突然眉头微蹙,淡若清风的脸上,难以掩饰地流露出心中疑窦。

      “这是哪?”

      屋子都是由石木泥草建成,房间的布置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唯有几张兽皮挂在墙上,添了几分简朴的气息。

      他突然看着自己的衣裳,麻衣兽皮,不禁低眉沉思,暗暗说道:“我不是应该在医院吗?这身衣服…难不成这里是影视城?”

      “不过医院里突然出现的东西,是幻觉吗?”他神色复杂,眼神中透出一股心有余悸的惧意。

      恍惚间,他摇了摇头,神色沉静自如,将心中的万千愁绪,化作一个释然的微笑。

      他不疾不缓地刚想走下床。

      突然,一声推门声悄然而至。

      他循声望去,轻抬起头,只见一只白玉般但却是皲手茧足的手推开了门。

      一个麻衣少女面色忧虑地站在房外。

      “哥,你醒了?”她看着他,顿时喜出望外,心花怒放,喜悦飞上眉梢,两只眼睛眯得像两个小小的月牙儿。

      她披着一袭简朴的衣裳,看来约莫十三四岁年纪,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清澈的双目,面容秀美绝俗。

      她欣喜地走向少年,活像个装着弹簧的洋娃娃,一下子蹦了起来。

      坐在石床上的他,痴呆呆地坐着,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折腾,五脏六膀都仿佛挪动了位置。

      哥?他的眉毛拧在一起,脸色像黄昏一样阴沉。看她的服饰,心中隐隐猜测,现在肯定是在拍摄中。

      他打量四周,但没有发现其他人或者摄像头,顿时深感狐疑。

      此时,他那张不苟言笑的面孔上,挂着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始终沉默寡言,整个人显得傲慢无礼,有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淡之意。

      他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们邀我进影视城也不与我商量,导演呢?把他找来。”

      他眼神中隐隐透着怒意。怒不可遏的他,脸上像抹了一层严霜。

      看得她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

      只是面露狐疑,直瞪瞪地听着他讲话,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神情。

      他见她神色木然,丝毫不动。顿时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眼睛里隐隐闪着怒意,但他终于没有发作,很快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脸色冷若冰霜,轻声道:“小妹,你是哑巴吗,还是耳聋,我说你把导演找来。”

      他像哄小孩子的语气对着她讲,但言语中已然充满了愤愤不平。

      这时,女孩不再是在原地地傻傻矗立,而是走到他的身前,摸着他的额头,嬉皮笑脸的,甜甜地笑道:“哥,你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啊?别玩了,你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明白。”

      他听了,一皱眉,不由得一股怒火“腾”地一下蹿上来。他缓缓拿开女孩的手,脸红得好像灯笼,一副怒气填胸无法遏制的样子。

      但他还是抑制了怒火,他不跟她理论,他现在要找幕后黑手理论,狠狠地痛斥一番。

      他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她,问道:“小妹,建议让你的父母带你去测测身体,特别是这里。”

      他指了指她的脑袋。

      女孩听了一头雾水。

      哥哥会不会出事了?毕竟昆仑山脉那么危险。

      想到这,她眼里掠过一丝担忧。

      她皱起了眉头,若真如此,那可如何是好啊?

      恍惚间,她焦急起来,拧紧了眉头,目不转睛地张望着他,心里急得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咬。

      不行,哥哥好像一副不认识我的模样,肯定是出事了,我得去找爷爷。

      女孩心想,便匆匆忙忙地向外跑了出去。

      少年一脸茫然,见她丝毫不理自己,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衣袖一拂,气冲冲地走下了床,往屋子外走去。

      可他刚打开屋门,当眼神望着外面的场景时。

      他征住了!

      一霎间,他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他把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接着他咽了几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只见外面的天空满是飞禽,皆是异鸟,地上的奇禽异兽更是数不胜数。

      晀望远处,一片生机盎然,更有千千万万的参天大树,真正的与天同齐!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他惊愕失色,怀疑是幻觉。

      但任由捏痛自己,也无法让眼里的惊恐消失。

      他吓了一跳,像在梦中被惊醒似地,目光仿佛刚从遥远的地方摸索回来似的。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像生根似地站住。

      他匆匆忙忙地关上屋门,目瞪结舌地走回房间,失魂落魄地坐在床榻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脸上皆是不可思议。

      他的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青筋暴起,渗出一层薄汗,神色慌张,显得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房门有敲响的动静,原来是刚才的女孩带着一位五六十岁的白发老头走了进来。

      白发老头见到少年时,兴奋的脸上红光闪烁,眉开眼笑地走了过来。他喜出望外,细小的眼睛炯炯发光,脸上的皱纹也似乎消失了许多。

      “生儿,你没事吧,身体是否无碍,听诗儿讲你神志不清,这可把爷爷给急的。”白发老头满脸宠溺,但眼里允满了担忧。

      此时的少年仍然是神色木然,双目呆滞,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像个木头人一样定在那里。

      但愣神间,他也听到了白发老人所言,不禁皱着眉头,脸色一下子黑沉沉的,十分吓人,仿佛晴朗的天空突然卷来一片乌云。

      “老人家,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孙儿,。”他一张白皙秀气的脸涨得像一块红布。

      白发老人闻言,那张和蔼可亲的脸,突然绷得紧紧的,脸上的皱纹像拉直的绳子。他惊愕地睁大眼睛,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这这…真出事了,诗儿,你赶快去请丁村巫来,让他给你哥看看。”他焦急万分地道。

      话落,少女心悬了起来,心突突乱跳起来,像一头小鹿在乱撞,手心里捏出一把汗。

      她刚想匆忙转身,却被少年拉住,“你回来。”

      他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地望向窗外,轻声道:“敢问我在何处?今时又是几几年?何人称王称帝?”

      他怀疑自己可能通过某种手段,抵达了某个时空点。

      白发老人听言眉头紧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此时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像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

      他面色忧虑,眼里有泪光,“生儿,这是你家啊,你到底是怎么了?自从你在昆仑山脉晕倒后,就一直昏迷不醒。醒过来后,却如此神智失常,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白发老人眉头紧皱,脸色凝重,时不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眼里的忧虑一览无余。

      少年闻言,突然静静地沉思着,眉头紧皱,安静了下来,心想,“昆仑山脉?难道这里是昆仑山吗?”

      又见白发老头的反应不像是忽悠人。

      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确认,这已经不是他原来的那个世界!

      而这可能与他遇到的变故有关。

      这时,他大脑内突然白光一闪,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幕却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四面八方仿佛都是一张广阔无垠的白纸。

      他脸色苍白,神情恍惚,一双惶恐不安的眼珠无助地乱转着。平静的神情间,透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惶恐不安之色。

      这时,一位身穿黑袍斗蓬之人突然出现。他莲步生风,自带灵光闪烁,仿佛仙人降世,普度众生。

      他突然的闪到了少年的跟前,浑身散发出仙风道骨、道貌岸然的气质。

      少年见他突然出现,不禁暗暗吃惊,皱着眉头,连忙问道:“阁下是何人?”

      他戒备地打量着黑袍人,他身上流动的气息不自觉地给他带来压迫感。

      此时,斗蓬下传来大音希声般的吟吟笑声,那笑声极为悦耳动听,在整个如白纸般的世界里徘徊。

      他突然说道,声音震慑人心,仿佛让人无力反驳,他的言语就如真理一样让人信服。

      “指路人。”

      “指路人?”他听了半信半疑,问道:“此话怎讲?”

      “时机尚未成熟,吾尚不能解你之惑。”

      他听言满腹狐疑,脸膛上也泛着微微的疲惫之意,低着头若有所思,突然发问:“那黑洞是你所为?”

      黑袍人沉默许久,过了一会,才道:“不是,是他所为,你以后便会知道一切。这是他给你的机会,给你寻回父母的机会!”

      听言少年心神一颤,眉宇间笼着一层愁云,低头喃喃自语,“爸妈…”

      刹那回神,他脸上的愁容消失得干干净净,庄严肃穆地问道:“你告诉我,他是谁?是不是他抓走我父母的?”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消失,这让他不禁怀疑起来。

      黑袍人言道:“我无权告诉你,我只是来传话的,吾并不知晓你的一切。”

      听言,他突然感到一股失望的苦水,淹没了全部期待。他觉得心里像熬过一副中药,翻滚着一股不可名状的苦味。

      果然,还是没有关于他们的消息。

      少年陷入了沉思,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此事没有那么简直,因为太巧合了,也太荒谬了。

      这时,他用一种狐疑的目光打量着黑袍人,述惑不解地问道:“这里还是不是我原来的那个世界?若不是,那此地又是什么地方?”

      只见黑袍男子,身体突然有一道绚烂的灵光闪烁,他双手交叉放在背后,低声道:“这是你从未见过的世界,苍穹灵陆!”

      说完,黑袍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了天际,从他的视线消失。

      话落,他回到了现状,那句话还在脑中回味。

      此时的他感到非常迷茫,但心中暗暗猜想这一定不是那个世界,而且昆仑山的传说也一定是真的。

      “生儿?”白发老头拍了拍方才陷入沉思的他的肩膀

      他神色淡然地看着老头,回想着一切,虽然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还默默的接受现实。

      他望向白发老头,故作轻松的面孔上,流露出虚假的喜色,嘴角处露出一丝微笑,“没事,我…只是有些许乏累了。”

      “那生儿你先休息,爷爷明日再与你聊聊。”白发老头两鬓染霜,和蔼可亲地笑了笑。

      话落,他便带着女孩出了房门。门房外间隔数息便会传来长长地叹气声。

      而房间内,他回忆这种种奇怪的一切,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