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少年游》

    那你嫁给我吧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盛云淮满足的舔了舔下唇,是真的舒服,没有吃撑的感觉。

      一股股的暖流在她的身体里面流动,肉身像是饥饿了很久一样,迅速消化着她摄入的养分,肉身的气血也是强盛了一点。

      周围的人的眼神都是有些怪异,但是毕竟大家都知道有着修士的存在,也是知道很多修士如果不服用灵材做出来的食物,那么凡间食品会食用很多。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会是修士罢了,以及小女孩面前摞起来比她头还要高的碗,配上她娇小的身材,确实是很有违和感。

      盛云淮满意的站起身来,眉头一股子灵动流过,便是向着商家想要购买他们这里的酱牛肉。

      因为隐约猜到了她的修士身份,店小二的态度格外的恭敬。

      盛云淮没有半点不适和诧异,毕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强者为尊,拳头大才是道理。

      她利落的放下五两银子,把割好切块的酱牛肉用油纸袋装好,微微露出了一股淡淡的卤料香气,装到自己的包袱里面,随即便是抬脚走了出去.

      按照感应之中的话,她天生便是无垢天魂,就算只是后天境界,但是单论感应能力,不下于练气修士,却是没有一分一毫的魂力残余,这座郓城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炼气五重罢了.

      盛云淮虽然重头来过,但是她经历过化神合道.

      她合道之时,灵种被毁,剑骨被断,于是她走的便是太上无垢道,澄净太上之气,代天行罚之道,可借助天地之力攻伐.

      现在虽然修为不在,自己感悟的道之力却是在身上的,只是魂力没有一丝一毫,灵力也是后天境界无法凝结储存,无法发挥.

      但是凭借着道的领悟,靠着亲和天地的法子,自己完全可以在练气大圆满之下逃生,所以不慌,一点都不慌。

      一处客栈之内。

      盛云淮她眼睛微暗,脊柱之中的剑骨微微颤动,曾经盛家的恩怨她不在乎了,但是不代表她就放下了一切了.

      顾临川剥夺了她的灵种天赋!

      还有谢延,断了她的剑骨!

      凤轻,追杀与她!

      她可是最最记仇的人呀,尤其是她的剑骨,剑修的剑便是他们的命,他们愿意付出一切来守护的骄傲!

      对她而言,谢延最为仇恨!

      现在,她会重走修为之路,她的面前逐渐的浮现出光。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东西在散发着光,是点点的星芒从她的脊背后面逐渐溢了出来,在她的眼前凝聚,光芒散尽,是一柄剑。

      剑身显得较短,通体如同玉质的一般,天生剑骨的剑修注定了此生只会有一把剑。

      他们不需要什么神剑来辅助自己,只有自己手中的剑骨在手,便是可以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巅峰实力,剑意浩荡,越级杀人绝非虚言。

      盛云淮看着面前的短剑。

      因为还处在幼生期,它实际上还没有完全长成,它长成的过程之中需要吸收各种元素的精粹,通过加入各种天才地宝,最后成长为真正的神剑无双。

      何况她的剑骨天生便是附带有混元属性,在曾经出现过的先天剑骨之中也是绝对强横的存在。

      这是一种极端奇特又强悍的属性,它具有极强的包容性,可以任意的吸收各种元素为纯粹的混元之力。

      “好久不见了,上淮。”

      剑骨有灵,名唤:上淮。

      剑身一尺五寸,寸寸如同玉质一般,通体白金,却是隐约可以看见之中紫色的玄妙纹路,像是天地初生一般的混沌浩瀚,混元一气,只是一眼,便是剑气浩荡逼人,剑声如同穿透魂魄一般清脆。

      ……………………

      盛云淮并没有拜入师门的打算。

      在修行界,师傅与徒弟的关系等同为半子,每一对师徒都是不亚于有血缘关系羁绊的亲人的。

      当然像是顾临川那样恶心透顶的人,这个像是毒瘤一样的师傅谁也要不起,这也是为什么在她放出实证,和顾临川断绝师徒关系的时候得到了修真界几乎所有人的认同,并且她也可以借助这件事情将顾临川和那个想要包庇顾临川的宗门的名声踩到了谷底。

      大乘之后施展秘术,让那个宗门的气运几乎暗淡无光。

      乾元大陆的修真界是真的收到天地法则和灵力限制,最高的修行者也不过就是金丹境界。

      盛云淮骨子里是真正实打实的大乘大能,修炼经验心法功法一样不缺,干嘛委屈自己去当别人的弟子白白受气?

      既然决定了不拜入师门,就只有成为散修,自己争取自己的修炼资源。

      自己虽然是在后天境界,但是自己依旧是可以使用天才地宝一类的奇珍来为自己伐筋洗髓,在低境界打下的基础越是好,将来升到高境界才会更加一帆风顺。

      当年她自己一个幼女在下界修炼,没有人指导,还真的以为是在低境界突破的迅速是什么好事,她只用了一个月便是依靠青莲灵种的洗涤肉体强硬升到先天。

      之后因为灵种的天生牵引灵气,又是几个月走完了先天境界,开始练气,这一个弊端在她步入筑基开始便是开始呈现。

      以她的天赋明明不会再筑基境界待上十年之久,但是自己就是前面的根基太过虚浮,如同无根之树,风吹即散,在下界的灵力浓度也是着实太低,弥补不了这一缺陷。

      也是她当年接触到了一些老修士,知道了问题所在,花费了十年光景不断地借助剑骨打熬剑意,巩固根基,才将这道自己埋下的坑填了一些,却是依旧对于后来的修炼起到了影响。

      自己现在想要的到淬体的灵宝,郓城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去这乾元大陆的最中心地区,也是灵气最为浓厚的地带。

      也是耀日国和月照国的交界线,整个大陆的中心,同样也是妖兽的聚集地——乾元之森。

      自己现在的银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只要自己可以完全步行,那么依照她估算的距离的她的脚力,自己大概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她打定主意,便是将身上的银两全部换成了行李。

      她买了两件小衣衫,不漂亮,只是暗沉沉的灰色和黑色,布料却是上好的,很是轻柔,但是确实很是耐磨,这样她也是方便穿。

      但是因为估计她可能要等自己突破先天,成为练气,拥有自保之力之后再离开山林,怕是少说也要一两年,便是又买了许多大一码的衣服作为备用。

      还有很多的生活用品,这也是盛云淮需要来城池一趟的原因,买了一个足有她一般身高的大包。

      里面背的大多是肉馅的烧饼,白面的饼子很是厚实,天气不是很热也可以储存一段时间,还有一些调料,毕竟山林之中怕是便是没有什么饭店了,只有自力更生。

      她买完所有之后还剩下几两银子,她将剩下的银子收好,以备不时之需。

      正是晌午,太阳很是灼热,盛云淮却是背着个大包。

      幸好有着后天四重打底,小小的女童眼睛里面如同缀满了天上繁星一般的璀璨夺目,有些事,她得做,也必须去做!

      她会步步乘风,脚踏青云,乘鸾而上!这是她的信仰,上一世活成了别人的陪衬和笑话,这一世,孑然一身,茕茕孑立,也要傲视九苍,直上碧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