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将

    《杀将》

    空间人气在线刷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来到丘霞镇外,行人三三两两,就连城门都只有两人把守。

      一路走来,离开的人一波接着一波,仿佛丘霞镇里有什么吃人的妖魔鬼怪。

      官道上,枯枝落叶与垃圾遍地,秋风吹过,给人以萧索之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城镇。

      陆麟与聂云很轻易就进了城,也许是因为萌小七的缘故,守卫对他们很客气,毕竟能够驯养如此妖兽的人必然是修士,只要是修士,就不是他们这等凡人可以招惹的,当然,他们也没那么害怕,出了事自然有镇守府上的高手来解决,但是生命就一次,谁不想平白丢了性命不是?这个世界,修士可不会遵从杀人偿命的律法,那得建立在更强的实力之上,很多时候,死了也就死了,除了一笔补偿金,便再也没有任何补偿。

      街上几乎没有什么居民走动,一些摊位也早就收了摊,看桌上的灰尘,怕是有些日子没开张了,就连那些铺门也只开了半扇门,门板就在一侧,看样子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随时会关上铺门。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聂云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将萌小七安置于专门搭建给妖兽坐骑的院子里,里面有看着就很舒服的草窝,一池清水以及一簇簇绿油油的灌木丛,看着挺豪华,而这儿,居然只是一只妖兽坐骑的住所,简直令人发指!人住的地方还没这儿大吧?

      不过聂云也注意到另一侧的马厩,倒是和前世印象一样,里面也有几匹健壮的马匹在里面休息。

      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建筑,聂云不由感到奇怪,这儿的人类生活水平停留在前世古代生活的程度,虽然某些方面而言,过得很好,但也达不到现代生活的地步。要知道从工业时代诞生到信息时代的智能革命人类发展也不过两三百年的时间,这个世界不知道发展了多久,就修炼到最高境界而言的万载岁月必然是真的存在才会有记载,那么人类科技为何停步不前?还是说世界经过轮回,重置历史进程?若是将蒸汽知识与物理知识带入这个世界,能引发一次工业革命吗?

      带着这些想法,聂云走进客栈,陆麟已经坐在二楼靠街道的位置,刚刚点好菜。

      不一会儿,店小二便先拿了一坛酒上来,陆麟连忙拉住店小二打听丘霞镇的情况。

      “小二,这镇子里最近是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吗?”陆麟开口问道。

      店小二收起托盘,开口说道:“一看二位也是路过旅人,不知道也正常,二位虽然是修士,但还是不要插手为妙。”

      “哦?”陆麟来了兴致,“平日里都求着修士能出手管一管,怎么事到如今,反而不要插手为妙了?对方很强吗?”

      “嗐!这位爷有所不知,实在是太过邪门,镇守府里那位律法卫莫名其妙就死了,到现在都不知道死因,就连派来调查的律法使也莫名昏迷,此时正躺在镇守府里修养。“店小二说道。

      律法卫便是驻守城镇修士的职位,最低都需要开脉四境的修为才能担任,这样既能缉拿一般的武夫与开脉境初阶也可作为一个象征,证明这一地受楚国的保护,让修士不会肆无忌惮地迫害凡人。

      聂云挑起一边眉毛,疑惑地问道:“可是这也不至于让整个镇子好像被遗弃一样吧?”

      店小二看了一眼街上,再看了看四周,发现无其他人,才开口悄声说道:“还不是因为镇上的两大帮派内斗嘛!屠三刀的儿子死在了丘霞商会的大堂里,而两个帮派正好处于价格谈不拢的时候,你说巧不巧?听说这次丘霞商会给的价格就属屠三刀的儿子最为反对,还要联合所有的商户抵制丘霞商会,所以屠三刀认为是丘霞商会的人下的手,而丘霞商会的人说不是他们做的,最后反而说是屠三刀的阴谋,偏偏这个时候律法卫死了,于是两帮人就打了起来,到现在,两帮人已经打了好几次了,听说都打死人了。”

      “所以这个镇上的人才人人自危,因为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打起来?”聂云说道。

      “那可不是嘛!”店小二说道,“行了,客官,您二位稍等一会儿,菜一会儿给您上齐。”

      “行,你忙去吧。”陆麟说道。

      店小二告退一声,跑了下去。

      陆麟看着楼下的街道,并不言语,聂云不由问道:“怎么样?要管吗?”

      陆麟轻笑一声,说道:“当然,接下来的路上,只要遇到了,便管上一管,我也好久没走过江湖了,正好看一看,楚国的江湖,是个什么样子。”

      江湖?又一个熟悉的词语。

      “这就开始我行侠仗义的江湖梦了吗?就挺突然的。”聂云笑道,“可惜,差了一把剑,江湖,还是要仗剑走,才快意!”

      陆麟眼前一亮,撕开酒封,倒了一大碗说道:“哦?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妙啊!当饮一大碗!”

      说完,一口饮尽碗中酒,重重一拍在桌上,说道:“可惜现在我的剑不适合你,等会儿找家铁匠铺,买把好剑!。”

      聂云眼巴巴地看着陆麟,那酒香味不住地钻进鼻子里,上一世不说是个酒鬼,但那也是醉生梦死的生活,虽然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喝酒,但是朋友隔三差五地吃个夜宵,喝的酒也就多了,对酒的品尝也就多了起来。

      聂云个人并不喜欢白酒的味道,因为闻着就很刺鼻,喝的时候还很苦,上头之后更别提多难受了,但曾经聂云喝过一种米酒,单纯的稻米香夹杂着酒精味,喝下去的口感仿佛胶质般醇厚,味道初时清冽微苦,回味却是甘甜的,很不可思议,可惜只有一小杯,说是最后的存货,自那之后,聂云再也没有品尝过那样的美味。

      而此时,当初那种香味又再次出现了,顿时将聂云的酒虫勾了出来。

      陆麟看了聂云一眼,调笑道:“怎么?想喝?”

      聂云点点头。

      陆麟哼笑一声,倒满一碗,推到聂云面前说道:“我可没那么多的规矩,来!喝!别吐出来啊~!”

      聂云抬起碗,说道:“那不可能!”

      说完,一口闷下去,熟悉的白酒味道,也就是度数低了些,砸了咂嘴,心想什么时候把啤酒酿造出来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