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银狸

    《火狐银狸》

    还能这么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屋里的少女见冯晓宇做出这样一个表情,立刻问道:“勇士,你对我们家不满意吗?”

      “不,不,很满意。”

      “那你为什么摇头?”

      “我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住处。”

      少女“哦”了一声,露出笑脸,说道:“我叫乌维,这是我妈妈夏日该。”

      “你好,乌维,你好,夏日该。”冯晓宇朝乌维和夏日该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叫冯晓宇,来自成国。”

      夏日该拍了拍身旁铺的兽皮,对冯晓宇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歇会儿吧。”

      屋里炭火很旺。

      冯晓宇把背包放下,脱下貂裘斗篷,露出里面的棉衣。

      乌维对冯晓宇的装扮充满了好奇。

      她走过来坐在冯晓宇的身旁,指着冯晓宇的衣服问道:“这是什么?”

      冯晓宇说道:“这是棉衣。”

      “棉衣?怎么做出来的?”

      “就是把一种植物的皮撕下来纺成线、织成布,然后在两片布料中间填上碎布或者丝絮……”

      乌维回头望着夏日该问道:“妈妈,我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东西?”

      “咱们这里没有匠人,什么东西都做不了,现在用的很多东西,都还是从先辈们那里传下来的。”夏日该指了指西南方向,接着说道:“等回到了咱们的故土,这些东西都会有的。”

      “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呢?”

      “你父亲说等咱们有五千族人的时候,就可以去试试了。”

      夏日该说完,陷入沉思。

      如果真能在有生之年回到故土,那些外围部族的人一定还会重新依附在古格部身边。

      她作为古格部头人的妻子,一定还能重享先辈们当年的荣耀。

      这些荣耀一辈一辈的口头传下来,就是为了让族人保持斗志,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乌维见母亲又开启了幻想模式,望了一眼冯晓宇后,也默不作声了。

      此时,响起了敲门声。

      乌维站起来,把门打开一条缝。

      只听一个女声说道:“乌维,要开始了,咱们快过去吧。”

      “好的,句里湖,你等我一下。”乌维说完,拿了一件兽皮制成的衣服,递给冯晓宇说道:“冯,你得把这个换上才能去。这是父亲吩咐的。”

      就算冯晓宇三天后要离开,莫昆也希望冯晓宇穿着古格部人的衣服参加狂欢。

      冯晓宇对古格部人的狂欢没有多少兴趣,但与其与夏日该独处,不如去人多的地方。

      乌维和夏日该见冯晓宇接过兽皮衣服,双双转过身体。

      冯晓宇穿上齐膝无袖短皮袄,系上腰带,披上自己的貂裘斗篷,与乌维一起出来。

      句里湖看见之后,立刻惊呼:“我的天哪,乌维,我们的勇士原来住在你家啊?!”

      “是啊,他说我们家很好。”

      穴居屋里光线昏暗,再说冯晓宇不好意思盯着细看。走到外面,冯晓宇才发现乌维个子高挑、朝气蓬勃,一张白净的娃娃脸上还带着少女的稚嫩。句里湖与乌维年龄相仿,比乌维低半个头,一样的洋溢着少女的青春气息。

      冯晓宇与句里湖打完招呼,跟随两女来到一个巨大的穴居屋中。

      这个穴居屋是古格部举办集体活动时用的大厅。

      大厅的直径至少有十丈,里面用一圈高大的树干,将顶棚支起,中部位置每隔两丈有一个火塘,把整个大厅烤的热烘烘一片。

      每个火塘的四周摆着一圈木碗,

      还有服务人员,用木棍叉起熊肉和鱼,在火塘边烤制。

      冯晓宇学着乌维和句里湖的样子,把貂裘斗篷脱下,交给门内服务的小童,然后脱下皮靴,光脚进入大厅。

      莫昆见冯晓宇进来,笑容满面的迎过来,高声说道:“尊敬的勇士阁下,欢迎来参加我们的庆祝狂欢。”

      冯晓宇张开双臂,和莫昆做了个大大的拥抱,说道:“莫昆族长,我非常荣幸。”

      莫昆拉住冯晓宇的手,带冯晓宇来到最北的一个火塘旁,安排冯晓宇在他的左侧面坐下,然后笑容可掬的说道:“勇士阁下,这是我们的狂欢大厅,每年只有春天的圣日狂欢节才使用一次。今天我们的收获是古格部几十年来最多的一次,为此我们特意准备狂欢三天表示庆祝。”

      冯晓宇说道:“恭喜族长阁下,恭喜古格部人。”

      话音刚落,就听“咚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冯晓宇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高体壮、虎背熊腰的年轻人向他走来。

      冯晓宇以为那年轻人是过来和他打招呼的,赶忙站起来。

      而莫昆却迎上去与年轻人耳语了几句。

      那年轻人极不情愿的坐在了莫昆的右侧。

      莫昆介绍说道:“冯勇士,这位是狐鹿孤,是我们古格部的第一勇士。狐鹿孤,这位就是成国来的勇士冯晓宇阁下。”

      冯晓宇伸出手要和狐鹿孤握手。

      狐鹿孤却只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然后坐下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下颚上扬,轻蔑的看着冯晓宇。

      狐鹿孤没见过冯晓宇。

      在冯晓宇大肆屠杀棕熊的时候,他在寨子的另一边和其他几个勇士一起与棕熊搏斗。

      冯晓宇追击棕熊的时候,狐鹿孤好不容易杀死一头棕熊,正和其他人一起往回拖呢。

      狐鹿孤回到寨子,看见一大群族人陆陆续续抬回来几十头棕熊,才知道今天从外面来了个勇士,听说很多棕熊是被这个勇士独自一人杀死的。

      狐鹿孤本来以为冯晓宇会更加高大,更加强壮。

      没想到冯晓宇比他矮一头小一圈,于是心里产生了轻视之意,心想:“我要是有他那样一支长矛,或许杀死的棕熊比他更多。”

      冯晓宇现在坐的位置,是近几年狐鹿孤的固定位置。

      狐鹿孤成为古格部第一勇士已经好几年了,要不是刚才族长说冯晓宇只停留三天;要不是他多少都要给族长一些面子,他说不定马上就会把冯晓宇赶走。

      狐鹿孤心说:“就让你小子先坐一会吧,等会挑战开始,我就会让你小子明白,那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