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宗师

    《美人宗师》

    变异病毒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六十章劫持

      朱文涛震出碎片后,身上的伤口开始浮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身后的魔影开始缩小,最后再朱文涛身上形成了,一套深红色的盔甲六滴精血形态不一,悬浮在盔甲背后围成一个三尺长的圆形,

      “我要撕了你们,吼吼……”朱文涛嘴上长满了獠牙,嘴里里的血腥味极其难闻。

      朱文涛一个闪身,化作一道虚影瞬间出现在陶生身后。

      “卑鄙的恶奴,你就先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把,嘶嘶嘶!”

      朱文涛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陶生背后,他瞬间方寸大乱,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拿自己开刀,放弃同为金丹初期的司徒浩,而不攻击。

      来不及躲闪的陶生,已经被卡住脖子,背对着朱文涛,被提了起来。

      “呜呜呜…”强大的臂力直接让陶生丧失语言能力。

      “一定很惊讶吧,不过我刚才想了一个更有趣的方法,我不会轻易让你死的,我要先折磨你,之后吊着你最后一口气,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折磨着些人的,嘶嘶嘶!”朱文涛嘶哑的声音贴着陶生的耳朵,用极为为渗人的语气,听到声音后陶生眼神恐惧,好似回想起什么,嘴唇发抖,四肢开始极力挣扎。

      “呜呜呜……”

      “害怕了吗?嘶嘶嘶……想求饶吗?可是我不接受,嘶嘶嘶,要不是你坏我好事,我的计划早就完成了,那会出现先那么多事情,你好好享受吧”

      朱文涛冲着陶生咆哮之后,两滴精血化作两根血针,在陶生的四肢百穴处开始穿梭,每被刺进一次身上的血液都会被带出一些,直至一块地方干瘪,皮肤发黑后,才会换一个地方。平均每个地方要刺上上百下,钻心的疼痛让陶生几度晕厥,。

      “呜呜…呜呜呜呜…”

      “想叫是吗我成全你。”比起让陶生痛苦,那灵魂发出的,美妙之音,更是让他陶醉,于是便在让一枚精血化作锁链,把陶生拴在空中。

      弄玩这些后,又控制两枚精血化作飞剑去帮助正与自己法宝战斗的司徒浩,但他对击败司徒浩毫无兴趣,反而略带性质的看着惨叫的陶生,手中最后一枚精血化作血色长鞭面目狰狞的像陶生抽去。

      “混蛋…别让…啊…你爷爷…”

      啪啪--

      “这不是我想听的,我让你叫”

      啪啪--

      “我日你………”

      “啪啪--”

      眼前这一幕已经落到远处已经布置好阵法的司徒眼里,她手握娇颜,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陶生没有让自己启动阵法自己根本不敢离开,可是看见陶生为了这些跟他没有一点关系的事情受苦,她心如刀扎一般,

      “混蛋,你到是说话啊,快点!”司徒这已经是无数次向陶生生传音了,但都没有得到回应,当她看到,朱文涛手里的血鞭化作一把长剑,要斩断陶生一条臂膀的时候,司徒在也忍受不住了,只可化作一道虚影,朝着朱文涛冲去。

      飕飕_

      就在朱文涛要砍在陶生肩膀的一瞬间,一条一尺长的空间之刃朝着朱文涛斩了过去。

      当!

      “给老娘去死,啊………杀!”就在朱文涛抽剑抵挡空间之刃的时候,发出光波双方不停的削弱,但就在空间之刃消失的瞬间,血剑也带走了,失去一滴精朱文涛脸色苍白如纸,略有失神。

      司徒瞅准机会,腾空后月斩直接拿着椒盐冲着朱文涛的天灵盖劈去。

      破荒——

      月牙形的枪气,上面覆盖着一条笔直的空间之刃。

      看见司徒的攻击,朱文涛苍白如纸的脸上,变得色彩斑斓,狰狞无比,如若这一击挨上,自己的头颅会被空间之刃带走,急忙之下,朱文涛立即燃烧了一滴精血。

      血影迷踪--

      就在娇颜要挨到朱文涛的一瞬间,朱文涛化作一道血影,冲出包围来到司徒浩附近,顺势召回陶生身上的三滴精血,准备凝结法术,先干掉金丹初期的司徒浩。

      碰!

      娇颜砸在地上,一大块儿地皮被空间之刃带走同时,也扬起了尘土,把司徒宇陶生包裹起来。

      眼疾手快的司徒也揽毫无支撑就要倒地的陶生,被拦住后惨淡一笑,从储物袋里拿出山魂泉水一饮而尽,上的伤痕也是好了许多,干瘪的双腿已经恢复了一些,勉强可以站稳走路。

      “把他逼近我20步以内,毁掉他的武器。”陶生虚弱的像司徒,传音道,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嗯!”司徒点点头,两人便向正在施展法术的朱文涛,极速冲去!

      “去死吧!”朱文涛手持一把飞剑,周围凝结四把血剑,疯狂的朝着司徒浩不断的攻击,其余一滴精血围绕在周身,随时保护自己

      面对如此疯狂的攻击,司徒浩也是节节败退,甚至伤口处,已经开始长出青苔了,他并不知道朱文涛施展了什么法术,只知道现在的身体开始变的迟钝,眼神老是看见重影。

      铮铮--

      就司徒浩抵挡四柄血剑的的时候,朱文涛手里的飞剑已经悄然抵到他的背后。

      当!

      “刚才的仇,你爷爷我还没和你算呢!老子今天要你后悔做人”

      挑开朱文涛的飞剑,陶生又面露狰狞的朝着,朱文涛攻去,攻势之猛,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陶生生此时完全忘记了对方是金丹修士,眼睛血红已经被愤怒取代,此时朱文涛也是无法还击,这恶奴身上的闪光不光影响视线,同时还会灼烧他的魔影。

      无数次的攻击下,同为中品凡器的飞剑都已经开始出现裂痕,看到此处陶生的神智略有恢复,知道机会已经不远了。

      司徒这边,帮助父亲抵挡血剑的同时还不忘发出空间之刃来削弱,血剑直到娇颜只差一点全部变黑时。

      “给我消失!”

      司徒使劲全身力气,划出一道两尺多长的空间之刃,瞬间四把血剑榄在一起,两方相互碰撞下,空气都产生了波纹。

      看到这一目的朱文涛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想要震开疯狂攻击陶生,去营救自己四滴精血

      碰——

      一股强大的血气,从朱文涛的身上直接涌到陶生身上,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陶生直接被震到了大厅里面,连续好几声之后才停了下来,可见力量之强。

      “给我去死!”就在朱文涛拿剑,要营救精血的前一刻,司徒浩南在了他的身前,虽然精神有些恍惚,但他知道,现在如果不拦下,今天众人都会有灭顶之灾。

      当当当当…

      噗嗤——

      暴怒之下的朱文涛,运用全身灵气带上血气,朝着应用程连砍数百剑,司徒浩也只是勉强抵挡,甚至身上已经被处了几个血窟窿,鲜血流窜不止,血气消失的厉害,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有生命危险。但司徒浩,为了身后的女儿,为了一旁照顾兄弟的妻子,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撑下来。

      “啊!给老子去死!”司徒浩用尽最后力气斩出一道巨大的风刃,朝着朱文涛攻去,最后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

      面对如此巨大的风刃,朱文涛也不敢正面硬接,于是横剑,包裹精血,在前方形成了一个血色透明的保护罩

      滋滋滋——

      乓乓——

      双方坚持几个呼吸,风刃消失,屏障也随之碎裂,甚至连朱文涛手上的凡阶中品灵剑也随之碎裂。

      但朱文涛此时也顾不上心疼,因为他的四滴精血已经支持不住,马上就会被空间之刃带走。但就他伸手快要碰到精血的一瞬间,精血联同空间之刃逐然消失,此时此刻朱文涛好像失去所有力量一般直接趴在地上,吐血不止。

      哕哕——

      如此时机,司徒当然会把握住,拿枪柄把父亲挑走后,瞬间像朱文涛刺近百枪,金丹毕竟是金丹,虽然此战很是憋屈,但反应能力,身体素,都不是一个刚入先天的小丫头片子可以比拟的。

      朱文涛最后一滴晶血再次形成保护罩,第一当司徒的枪影,自己则趁着空隙翻滚出一丈外,起身急忙调息了一下,怒视司徒好像要把她搓骨扬灰一般。

      “贱人!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居然能把我逼到这一步,今日必将让你们全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他要继续发动攻势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人影窜到他的背上,也不管盔甲上的骨刺,刺进他的身体。直接一个头锁固定身体双腿交叉盘在腰间,无论朱文涛如何甩也甩不掉。

      “孙子爷爷把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司徒看你的啦!”

      以身为媒,万法皆禁,禁字咒起。

      此时陶生身上散发出,惊人的精神力气流,陶生面目狰狞,七窍鲜血奔流不止仿佛在承受无尽痛苦一般,之后精神力散去,在方圆20步内能成了一个特殊的空间,空间上方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符文,从外面看如同湖水下面的游鱼一般,尽是曲折虚影。

      在空间内的文涛也发现了,自己插入陶生后心精血无论如何都收不回来,自己体内的血气与灵力皆无法调动,此时有些恐慌,他也知道一定是背上的这个恶奴搞的鬼,但无论他怎么甩都甩不下去,甚至把他的手指一一掰断,也没见有松开的迹象。

      反倒一旁的司徒开始不断的向他进攻起来。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