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说你和米开朗琪罗什么关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赵三两下班了”

      躺在烟酒专卖店的尸体,见老板娘牵着大鹅从学校回来,连忙开始告状,道“这员工真不行,多等几分钟也不愿意,一到五点半立马关门,不仅没有责任心,连人品也有问题,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我的建议,直接将赵三两开除”

      老板娘礼貌笑笑。

      然后直接从尸体旁边越过。

      “一点都不成熟,尽做背地告状的下贱事”

      大鹅直接对段小楼竖起一根中指,蹦蹦跳跳跟着他妈进了植物店,嘴里还道“妈,我们这个萧老师好吧!”

      段小楼站在原地,一地鸡毛。

      “还不错”

      老板娘心情不错。

      与以往开完家长会的抑郁心情相比,大鹅新学期的老师态度简直可以用如沐春风形容。

      一点没有因为大鹅学习不好,指责她不负责任。

      反而夸大鹅团结同学,懂礼貌,热爱劳动的优点,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脑袋,老板娘宠溺之情溢于言表,道“大鹅,你们萧老师说你很聪明,就是不努力,上课也不听讲,如果你将这些坏毛病改掉,肯定能考出一个好成绩”

      对自家独子,老板娘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哪怕中午生气用鞋抽,也不敢用劲,生怕揍坏了自己的宝贝疙瘩,倒是赵三两打的挺欢,都将大鹅屁股揍出红印了。

      想到这里。

      老板娘心里开始默默盘算,该找什么借口扣赵三两工资,也让他也心疼一下。

      没道理她儿子被一个外人白揍一顿。

      随即抬头在植物店四下寻找起来,接着柔美脸颊一喜。

      “有了,下班没打扫卫生,植物没浇水,烟头没扔进垃圾桶”。

      板着修长手指飞快计算了一下。

      老板娘嘴角不由勾起一个浅浅的笑意。

      “妈,我们今晚吃什么?”

      大鹅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机,一边抱怨起赵三两来,“赵三两真不要脸,天天用我们家电视机看动画片,我想看火影忍者他还不让,妈,你明天做好饭给赵三两打一盘,让他自己在楼下吃,以后也不许上楼,一个员工,整的跟我爸一样,烦死了”

      大鹅爱看火影忍者。

      赵三两喜欢海贼王。

      在这件事上,两人掰扯无数次,最后往往是赵三两胜利。

      因为大鹅打不过赵三两,经常被赵三两以决定性力道压在沙发上硬生生抢过他手里的遥控器。

      “我明天与他说”

      老板娘不容置疑的点点头。

      “那还是算了”

      大鹅立马收回自己的话,手搭在圆脸上,一副很苦恼模样。

      老板娘被自家儿子小大人神情逗的咯咯直笑,眼中的温柔恰似春风拂柳,在静怡中慢慢流淌,将大鹅搂在怀里,道“他三十岁还拿两千八工资,这辈子注定没出息,你就让让他,不然他哪天急眼再揍你一顿”

      不知从何时开始。

      她们母子俩的话题总是多了一个人。

      就像飘进窗内的榕树叶,以一种莫名其妙的姿态出现在生活中,与她们紧密相连。

      老板娘记得赵三两刚进植物店时,大鹅才读幼儿园中班。

      “妈,赵三两除完草,又躺在门口了”

      “妈,赵三两抽了两根烟,我让他不许抽,他还瞪我”

      “妈,赵三两抽烟喝酒,我以后也要喝酒抽烟”

      往往这时,大鹅就被老板娘按在地上抽几巴掌,等过了两年,赵三两像个正常人交流,大鹅就像跟屁虫般天天围着他打转,放学刚接回来,立马扑到赵三两身上玩耍。

      原本她们母子对明天的期望,与昨天没什么区别。

      明天仅仅是明天。

      后来同样是后天,简单重复,但从赵三两进来以后,明天仿佛多了一分烟火气,更多了一丝说不清道明的期待。

      简单的日子,也像宣纸被涂鸦上色彩,生活多了很多种颜色,变得鲜明而生动。

      “妈,赵三两一下子抽了四根香烟,他好厉害”

      “赵三两,你做事能不能带点脑子,你属猪啊!”

      随着年龄增涨,大鹅对赵三两态度越来越放肆。

      偶尔训两句还算好的,有时会趁赵三两干活,踢他一脚,踢完立马像无头苍蝇般被赵三两撵的满店跑。

      差不多被追到时,又朝她呼救,嘴里嚷着赵三两神经病发作,要揍他。

      总之,大多数单亲家庭所欠缺的那部分爱,大鹅是不缺的,他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

      赵三两虽不是大鹅爸爸。

      但在大鹅心中,赵三两或许在某些时刻其实一直充当着他爸爸角色。

      人生有潮起潮落,也有一喜一忧。

      大鹅爸爸卧轨摔残,就是她人生所经历的潮落。

      而与赵三两相处的四年,不管承不承认,都像潮落后掀起的激浪,让她原本单调乏味的生活多了一丝乐趣。

      也让她明白,留在身边的人,从来都不是拼命追赶的人。

      应该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原谅以往伤害她的人,不再计较过往的林林总总。

      重新沏杯茶,拥抱新的开始。

      她懂了。

      只可惜那个手腕系着曼多拉红绳的男人没懂。

      也许他也懂了。

      只是处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守着属于自己的简单安稳,不打算惊扰到她的人生,在纷扰的俗世中,以孤独的姿态演绎一场场悲喜人生,殊不知当他踏进她生活的刹那,已经惊扰了她们母子的人生轨迹。

      吃完晚饭。

      已经十岁的大鹅被他妈撵进卫生间洗澡。

      “妈,我再看一会电视好不好?”

      大鹅洗澡很快,从进卫生间到出来,只用了五分钟,但依旧保持头发是湿的,还散发着洗发水独有的香味,身上同样冒着热气。

      这表明他洗澡是完整流水线工序,并没有偷工减料,就是速度快点而已,典型一线操作工水准。

      追求的就是一个“快”字。

      挽着他妈胳膊摇了一会,得到老板娘“嗯”的点头同意,顿时欢喜的高呼一声。

      老板娘手里捧着赵三两扔在植物店的书籍慢慢翻阅起来。

      赵三两很喜欢读书。

      读的种类很杂,从《货币战争》,到《徐志摩诗集》,偶尔也看张爱玲《金锁记》。

      老板娘手里的书籍,是赵三两这两天有空就翻的《挪威的森林》。

      “还做笔录吗?”

      翻到第三页,书页旁边居然多五个字。

      “第一个女人”

      老板娘有些不明所以,但村上春树的文字就像透过叶隙间的阳光,带着细碎的斑驳,静下心来也能看得下去。

      看了半个小时。

      又多了五个字。

      “第四个女人”。

      老板娘下意识将《挪威的森林》翻到最后一页,“一共上了八个女人,小黄书无疑”

      一瞬间空气有些凝固。

      短暂惊疑后,老板娘“噗嗤”笑出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