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来打个赌吧

    《亲爱的来打个赌吧》

    加利福尼亚海战(上)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没办法了!”

      唐景平暗骂着抢劫犯,你说你抢钱就算了,连银行卡一起顺走,真TM丧良心。

      你有密码就算了,连密码都不知道你拿着当保健卡片呢!

      唐景平闷闷不乐的搜了一下身,一愣。

      “我TM手机呢?”

      “不会吧?”

      唐景平算是服了,这玩意是穷怕了吗?一次性抢了个够!

      他又翻了翻背包,才发现连充电宝都给拿走了。

      唐景平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还躺着一个老人,不过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这个病房就他和老人。

      “老伯!”

      “……”

      大概是老人耳背,没有理他。

      “老伯!!”

      这次唐景平提高了一个度。

      “啊!啊~,小伙子你说什么?”

      这次老人倒是听到了,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老伯,我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可以吗?”

      “啊~”

      老人没有听到,就使劲侧着耳朵。

      唐景平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我说借……你的……手机……打电话。”

      没办法唐景平只能肢体交流与嘴巴配合讲给耳背大爷听。

      “哦!你打嘛!不要紧的~”

      大爷还是挺好说话的,一摆手指着桌子上的老年机。

      “好嘞!谢谢老伯!”

      唐景平感谢了一声,急匆匆的跑过去拿起拨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的电话铃声,莫名的紧张。

      “嘀~啪!”

      没想到对方直接给挂了。

      唐景平脸都黑了。

      “还在生气。”

      不信邪的唐景平再次打了过去。

      就这样再挂再打,两个人杠上了。

      “嘀~你有病啊!”

      终于还是将灵先受不了了,接通了就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好了好了,你听我说。”

      “……”

      将灵沉默了一会。

      “有屁快放!我马上要下车了!”

      “我被抢劫了!”

      唐景平无奈道。

      “你被抢了,找警察啊!有病!”

      “等等,我没钱……”

      “嘟嘟……”

      “……”

      唐景平无语的看着手机页面上显示的通话结束。

      于此同时的jtl村,刚下大巴的将灵看着刚才那个电话。

      “真是的,还想坑我钱!”

      被坑惨了的她连回来穿的衣服都有些不伦不类的,哪怕是自己最小的衣服都比现在的身体大,穿起来松松垮垮的,她只能带着口罩、墨镜、帽子。

      这样只要自己不尴尬就是别人尴尬。

      但她走着走着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呼~”

      “真是欠你的!”

      将灵皱着眉吐槽。

      正好有一辆空车的士停面前。

      将灵的父母住的地方离工作的地方不远就两个小时路程。

      “师傅,去市里吗?”

      “去啊!美女!”

      将灵立马钻了进去,将车门关上。

      的士司机是个胖胖的大叔,他看着衣着怪异的将灵,并没有在意,毕竟再古怪的人都接待过。

      “美女不是刚回来吗?刚才看你下大巴?”

      司机边打着方向盘边和将灵聊天。

      “哈哈,有个朋友出车祸了,我不得回去看看。”

      被问到了伤心事,将灵尴尬的尬笑。

      “也是!”

      司机点点头,颇为认同。

      接下来因为将灵实在不想说话,司机也没在找话聊。

      就安静的开着车。

      医院的唐景平现在正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空洞的眼神望着对面的墙。

      这时一个警察推门进来。

      “你好,是唐景平唐先生吗?”

      警察对着茫然的唐景平问道。

      “额~”

      唐景平立马回神。

      “对对,我是!抢劫犯抓到了吗?”

      警察摇摇头。

      “还没有找到作案人,但是在现场找到了你的东西。”

      警察说着递给唐景平一个洁白的玉佩。

      唐景平接过。

      “哦,谢谢了!”

      “没事!一有消息我会随时通知你!”

      警察公事公办,说完就走了。

      唐景平把玩着这个令牌一样的玉佩,上面只刻画了一道火焰的形状。

      这是他父母抛弃他后唯一留下的东西,他一直没搞清楚这个是什么意思。

      唐景平鉴定过,这是一块真玉。

      有很多次他都想卖了它,但一想到这是亲身父母唯一留下的东西,所以一直没舍得卖。

      “只有你陪着我了!”

      唐景平对着玉佩喃喃自语。

      “小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在岸上走~”

      这时隔壁大爷的手机响了,唐景平看了看看电视入了迷的大爷。

      摇摇头,然后拿过原先打完就放在自己桌子上的老年机。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惊讶的按下接听键。

      “宝贝怎么了?想我了?”

      将灵满头黑线的听着唐景平贱贱的声音。

      “你正常点!你再这样我挂了!”

      将灵格外认真的说。

      “OKOK。”

      唐景平比了个OK手势。

      “你在哪个医院哪个病房?”

      “额,这个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楼三楼312,1号床……”

      “嘟~”

      唐景平听着手机的挂断音,一脸无语。

      “哎!怎么变成女人了就这么大的脾气了,还这么暴躁!”

      唐景平躺下,感叹道。

      不一会儿,将灵急匆匆的推门进来。

      “你怎么没有被打死,嗯~”

      将灵一进来就端起凳子坐下,大口喘着气。

      “哥命硬着呢!”

      唐景平恬不知耻的拍着胸口,夸自己。

      “咦!真不要脸!”

      将灵鄙夷的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呵呵~”

      旁边的大爷也被他们的声音吸引过来。

      “你女朋友挺漂亮!挺时髦!”

      大爷一脸认真的指了指将灵,脸上笑呵呵的。

      “哈哈,我也觉得!”

      唐景平开心的回应,然后对着将灵挑眉。

      将灵心中恼怒,忍不住伸手掐住他的大腿肉,一宁。

      “嘶~”

      唐景平疼的倒吸凉气。

      “姑奶奶,我错了。”

      疼的他当场求饶。

      “哼~”

      将灵这才放开他,心里觉得这样掐他真的好爽啊!

      “是不是舍不得我,哥的……”

      将灵狠狠地瞪着他。

      “说,继续说!”

      “不了,我就是打打嘴炮而已。”

      唐景平有些后怕的咽了一口口水,这玩意掐着是真疼。

      “咯!别再被别人抢了!”

      将灵无语的撇了一眼他那怂样。

      从怀里掏出一把钞票,放在桌子上。

      “好嘞!”

      唐景平也不客气,将钞票尽数收进口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