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阎王

    《人间阎王》

    王语冰还养猫?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次日中午,宇智波族长家。

      刚起床的慎正在洗漱着。

      昨晚在他们一家四口举办了宇智波首届“烧烤大会”,那情景自然是其乐融融,一家人都是相亲相爱的。

      “烤炉”智坚在青子的要(wei)求(xie)下,兢兢业业地开了十个“小蜡烛”。

      对此慎表示自己很喜欢,临走时还扬言明年要办第二届。

      这下子可把智坚气得上蹿下跳,他还放话敢来敢打。

      吓得慎只好再烤对鸡翅,用来压压惊。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晚。”

      打算今晚还来的慎,觉得这次怕是自家母上大人都保不住他,只好择日再来的他开始考虑起,今天要做点什么好。

      “唉,今天跟富岳哥玩玩手里剑吧……”洗漱过后,慎便族内训练场走去。

      ……

      宇智波族地训练场,富岳正练习手里剑术。

      “唰唰唰……”

      数个手里剑绕过大树,扎在后方树中心的靶心上。

      富岳看着自己的成果感到非常满意,把靶心上的手里剑拔出后,他返回原地打算练习到晚饭前。

      自从看见慎开发出如此强大的查克拉模式后,他决定好好研究一下手里剑术,目前已经可以靠纯粹的技巧让其进行拐弯。

      慎来到练习场后,见富岳背对他开始眼神专注地挥舞着手里剑,心念一动,四肢雷属性查克拉模式启动,把正飞向靶心的手里剑挨个接在手上。

      “???”

      富岳满脸问号,刚刚他挥出去的手里剑附近出现一道白色闪电,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等等,白色闪电?慎!是你做的吧!”反应过来的富岳朝四周大喊。

      “切,富岳哥这么快发现真的很没意思……”

      一道白色闪电过后,慎就出现在他身前。

      富岳立刻就感觉到头部严重不适,这“可爱”的弟弟昨晚刚“祸害”完他们父亲,今天就要轮到他自己了?

      慎见富岳那扭捏的样子,立刻就百思不得其解:“我有那么可怕嘛……来富岳哥,今天我们一起练习手里剑术。”

      话毕,慎就把手里剑抛给对方,并示意可以让他随便发挥。

      满脸无奈的富岳只好在接过手里剑,然后朝靶子方向挥去。

      “唰唰唰……”手里剑在空中飞行的破空声此起彼伏。

      慎依靠雷属性查克拉模式提升的速度,把手里剑一个接一个地抄起,随后便再次还给此时,脸色已经有些发黑的自家兄长。

      ……

      半小时后,富岳一脸不爽地走出训练场。

      “真小气,不就是所有手里剑都被我接住嘛,用得着带着这副表情离开吗?”慎独自在训练场碎碎念。

      他发现今天自己使用属性查克拉模式,比起昨天消耗要少得多,而且细胞的查克拉容量有着轻微的涨幅。

      要不是他“人肉计算机”的能力,还不一定能够发现得了。

      “富岳哥这几天肯定是躲着我了,要不明天去找父亲大人谈谈商业街的事情?”

      慎发现这个世界虽然有各种电器产品,但就是没怎么大力发展,这让他觉得这里的人是不是修炼忍术多了,脑袋全都秀逗了。

      可不是嘛,没看见博人传里青都掏出了加特林。

      慎决定明天就好好说(gu)服(huo)智坚大力发展科技,回收四肢余量不多的查克拉,他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

      与此同时的千手族地训练场内,绳树正大汗淋漓,用拳头击打着一个近三米粗的巨大木桩。

      木桩中心部分还歪歪扭扭的写着四个大字:宇智波慎。

      “砰!砰!砰!”

      拳声响彻整个训练场,而树桩处刻划的字迹,在绳树一拳又一拳的碰撞中渐渐模糊,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树桩被击打得离地而起,随后就快速向后方飞去。

      绳树见此立刻走到旁边大小相近的木桩前,然后就掏出苦无,歪歪斜斜地刻划着什么。

      “绳树你干嘛呢?”一名留着浅黄头发的少女,站在绳树身后大大咧咧问道。

      绳树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露出了便秘般的表情:“姐姐,我在锻炼呢。”

      少女看了看因重复打击而倒下的树桩,以及对方身后树桩上那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是什么?这就是那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宇智波三好学生吗?”

      笑着笑着,她还直接蹲下来捂着肚子。

      表情尴尬的绳树此刻听着自己姐姐的笑声,内心只想要立刻原地消失:“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我绳树大爷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站起来?”

      “姐姐你昨天笑了一天还不够么?我一定会亲手洗刷这个耻辱的!”绳树双拳紧握,语气坚定地立下当前的人生目标。

      确实,千手大少爷这件事情已经承包了这几天的木叶日报头条,搞得他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只好“躲”在训练场里玩命的锻炼。

      咳……其实就是发泄,不过他坚定认为这就是锻炼罢了。

      纲手听到绳树的话笑得更大声了,捧着肚子的她都快要把眼泪给笑出来。

      “我不……不行了……绳树你是……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吗?”纲手擦了擦眼角处的泪水,断断续续的反问自己弟弟。

      绳树脸色铁青,他就知道姐姐肯定是过来取笑自己的,从小到大他就没能逃得过这个“阴影”。

      恼羞成怒的他坚定地进行反驳:“姐姐你快别笑了,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坏,趁我不注意就用幻术偷袭我!要是换了你也不一定能躲得过!”

      “哦?怎么报纸上说是你偷袭的?”纲手收敛了一下表情,只是从脸上那抖动的肌肉可以看出,效果并不怎么好。

      绳树立即就像是猫被捉到尾巴般炸毛,他脸色通红的怒斥着:“肯定是宇智波家搞的鬼!那家伙的父亲就是族长,我们是公平决……”

      “噗哈哈哈哈……”纲手看着他通红的脸蛋,就憋不住笑出了声。

      而绳树被笑声打断后就像是被憋住了一样,此刻他的脸色更加鲜艳了。

      “好了我不笑了。”纲手怕自己弟弟憋出事情来,于是赶紧作出保证。

      绳树见此脸色才稍缓下来,他决定让自己姐姐帮忙训练,于是换上讨好般的语气请求道:“姐姐你要帮帮忙,那小子幻术相当厉害,没你的帮忙我肯定打不过他的。”

      “那是那是,我可是三代老头最满意的第子!”

      (三代火影:我没说过!)

      “那现在就开始吧!”绳树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姐姐。

      ……

      于是今天接受了纲手的训(du)练(da)后,绳树就发誓再也不找对方帮忙了。

      你见过训练是把人往死里打的?反正绳树觉得这个世界处处都透露着不美好,所有人都在针对他。

      绳树还觉得他以后成为火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宇智波慎吊在木叶村入口以供人“瞻仰”,以此好让人们清楚地知道得罪他绳树大爷,下场到底是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