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汽水

    《橘子汽水》

    进宫做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必须净化整座城市!”壁炉谷发生的事情,已经点醒了阿尔萨斯,亡灵瘟疫不可逆,那么只有这一种方法了。

      可是乌瑟尔·光明使者听到后,却不敢置信的大喊“什么?”

      “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肯定有别的解决方式。”净化整座城市,也就意味着屠杀整座城市,这在古板的乌瑟尔·光明使者的认知中,是绝不可以被执行的。

      乌瑟尔·光明使者根本不明白,此时的阿尔萨斯究竟是多么艰难,才做下了这个决定。

      斯坦索姆,是洛丹伦王国第二大城市,甚至拥有着比其他的人类王国王城还有多的人口,常住人口加上流动人口,斯坦索姆足有四五十万的人口,一旦他们全部被感染变成亡灵,那么对于洛丹伦王国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情急之下的阿尔萨斯已经不顾和乌瑟尔·光明使者解释了,而是命令道“大胆,乌瑟尔!我是你未来的国王,我命令你净化这座城市。”

      “孩子,你还不是我的国王!况且就算你是,我也不会遵从这样的命令!”信奉了一声圣光教义的乌瑟尔·光明使者,绝不会接受这个命令,他果断的回复了阿尔萨斯,然后转身离去。

      哪知,这是阿尔萨斯冰冷的声音传来“那么,我只能将你的决定视为叛国了。”

      “叛国?你疯了吗,阿尔萨斯?”乌瑟尔停了下来,回过身质问。

      叛国罪,就如同当年的提里奥·弗丁一样,这个罪名也就宣布着,提里奥和乌瑟尔奋斗一生为洛丹伦王国换来的一切,都全部被否定。

      站在桥梁高处从上而下俯视乌瑟尔的阿尔萨斯继续说道“是吗?我以洛丹伦王子的身份在这里宣布,解除乌瑟尔·光明使者勋爵在白银之手圣骑士团的所有权力与职务。”

      “阿尔萨斯,你怎么能?”一旁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连忙想要劝阿尔萨斯。

      “别说了!有谁希望拯救这片土地的,就跟我来!其他人……给我滚远点。”

      “阿尔萨斯,你做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决定。”乌瑟尔双眼凝视着阿尔萨斯,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弟子如此的陌生。

      在乌瑟尔走后,吉安娜同样离去。

      阿尔萨斯“吉安娜?”

      “对不起,阿尔萨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上歧途。”吉安娜头也没回的走了,只留下决然的声音。

      在乌瑟尔和吉安娜走后,阿尔萨斯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特列尔,头也没抬的问道“那么你呢,特列尔,你也要回奎尔萨拉斯王国吗?”

      “不,阿尔萨斯,我的好兄弟,我不会走,我会与你一起面对这一切,我知道你其实是在保护乌瑟尔与洛丹伦王国。”

      特列尔明白,阿尔萨斯需要一只军队,那样才能对抗天灾军团,而无论是白银之手圣骑士团还是洛丹伦王国正规军团都听命与乌瑟尔·光明使者。

      在乌瑟尔·光明使者不愿意背上屠杀斯坦索姆的罪名下,阿尔萨斯为了能获得军队的指挥权,他只能这么做,同时还能让自己那有着光明使者称号的导师乌瑟尔不必在晚年背上屠杀的罪名。

      唯一让特列尔没有想到的是,吉安娜居然在阿尔萨斯最艰难的时刻,就如同抛弃了阿尔萨斯离去。

      “好兄弟!”面如寒冰的阿尔萨斯终于有了一丝的笑容。

      绝大部分白银之手圣骑士团的圣骑士都跟乌瑟尔·光明使者一起离开了,只有不到一成选择了留下。而洛丹伦王国正规军队,则是大部分都留了下来,因为他们效忠的是米奈希尔王室,在乌瑟尔·光明使者被罢免后,他们直接听命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

      火焰、悲鸣、嘶吼、屠杀,在这里洛丹伦王国第二大城市斯坦索姆内不断的出现和响起,富饶的洛丹伦王国北部明珠,如今已然成为了人间炼狱。

      很多斯坦索姆的平民还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被他们的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带领洛丹伦王国的正规军队杀死了。

      这场屠杀,特列尔和高等精灵并没有直接参与,这是阿尔萨斯的善意,只让特列尔和高等精灵们摧毁所有感染谷物的谷仓就可以了。

      他决定孤身一人,背上整个斯坦索姆的血债。

      因为他是洛丹伦王国的王子,以及未来的国王,这是他的责任。

      而特列尔是奎尔萨拉斯王国的王子,绝不能背负屠杀斯坦索姆的血债。

      太阳落下,斯坦索姆已经变成了一个死域,整个城市内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鲜血化作河流不断的在道路上流淌。

      阿尔萨斯已经杀疯了,他的身上都是鲜血,最终让他在斯坦索姆城内做到了逼迫他做这一切的凶手,那就是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

      “做个了断吧,玛尔甘尼斯!”

      “血债血偿,恐惧魔王!”

      阿尔萨斯与特列尔一起,愤怒看着这个巨大的恐惧魔王,由于愤怒,圣光能量几乎实体化的形成复仇之怒的圣光之翼。

      然而,面对愤怒的阿尔萨斯与特列尔,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丝毫没有战斗的意思,而是如同掌握一切的说道“勇气可嘉,但是很不幸,一切都未就此结束。你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集结你们的部队,到极北之地诺森德再次挑战我。在那里,我们将了结彼此的恩怨。而你们将会了解到你们真正的命运。”在说完以后,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直接施展邪能魔法,瞬间消失在了斯坦索姆城中。

      亲手屠杀自己的子民,已经让阿尔萨斯被仇恨充斥,丧失了理智,他咬牙切齿的大喊“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抓到你!听到了吗?天涯海角!”

      之后,阿尔萨斯开始尽可能集结洛丹伦王国的军队,并准备船只、粮食等物资准备前往极北之地的诺森德。

      而特列尔直接返回奎尔萨拉斯,集结晨锋军团,与阿尔萨斯约定在极北之地的诺森德再见。

      回到戴索姆后,特列尔直接以王子的名义将三万晨锋军团全部征调而出,只留下预备役,然后前往北永歌森林的阳帆港,征调阳帆港的血精灵魔法舰队战舰和物资。

      一封信被送到了日怒之塔“父王,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去的,可是我必须去,您从小就告诉过我燃烧军团的恐怖,这一次在天灾军团的背后,就是燃烧军团的恶魔,我必须和阿尔萨斯一起,去阻止这场危机的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