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渣男手册

    《识别渣男手册》

    红发的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郝晓梅席间要去趟卫生间,窦纯燕自然要陪同,并在路上展开了交流——

      “晓梅,你这样做会不会苦了自己?”

      “纯燕姐,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现在只感觉是一种幸福呀。”

      “唉,我理解你对他的情意,也佩服你为了心上人而甘愿付出,但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郝晓梅一愣:“他怎么了?”

      “你还问我?我正要问你呢!他是不是已经被医院大夫鉴定为终身残疾了?”

      郝晓梅心里一沉:“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你还要逼他站起来娶你,这不是给他一种无形中的压力吗?”

      “那你说该怎么办?”

      “晓梅,如果你要是为他好,就该给他一种宽松的生活空间,让他体会一种亲情的温暖和人间真情,而不是面对残酷的生存条件。而你又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肯定能做到这一点。”

      不料,郝晓梅的泪水突然夺眶而出:“纯燕姐···我知道要让自己做一个残忍并不尽人情的女人很难···难我必须要做一个他生活中的严师···因为我如果不这样做,他可能真的就成为一个废人呀!”

      “晓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能好起来吗?”

      郝晓梅思忖道:“尽管大夫们已经不看好他了,但我作为他唯一的亲人不能够自暴自弃,一定要鞭策他刻苦做康复练习,逆境上扬,争取创造属于他的生命奇迹!”

      窦纯燕怜惜地摇摇头:“你真是一个傻丫头,把一切事情都过于理想化了,却不知道生活给予咱们的更多是残酷的现实。你觉得奇迹是轻易可以创造的吗?如果光凭一点努力就可以创造奇迹的话,那就不能称之谓‘奇迹’了。你千万不要执迷与幻想当中了。”

      “纯燕姐,难道你让我抛弃一切的幻想而接受现实吗?”

      “晓梅,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对他都是很残酷的,但必须要有这个准备。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争取得到社会的帮扶。”

      她俩说话间已经到了卫生间的门外,但谁也没有进去,停住门外继续讨论——

      “纯燕姐,实不相瞒,成凯的部队首长想把他定为伤残军人而复员,这样就可以得到这里民政部门的帮扶。可我明确拒绝了。”

      窦纯燕显得不可思议:“这是多好的事情呀,你为啥这样死心眼?”

      “不是我死心眼,因为我不想因为一点所谓的利益而耽误他的前途。”

      “他的前途?他还有前途吗?”

      “当然有!他的前途就是能当一辈子的兵。我岂能轻易让他失去一名军人的资格呢?”

      “傻丫头,你真是太固执了,难道不让部队批准他复员,就可以让他好起来吗?”

      “我知道很难,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百分之百的努力。我和他目前都没有退路了。”

      窦纯燕不禁黯然神伤:“晓梅,我很为你担心,如今的成凯还不清楚大夫已经对他的伤判了‘死刑’,可一旦他知道了,那该是怎样的绝望呀?到时候,你该去怎样面对他呢?”

      郝晓梅淡然一笑:“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他绝望,而是饱满希望地刻苦训练,要拿出部队训练那种劲头。”

      “唉,关于军训方面,我也略知一二,但人家都是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呀,就当做游戏一样就把训练完成了,而成凯跟人家能一样吗?”

      “纯燕姐,你什么都别说了?他到底行不行,以后试一试就知道了。”

      “晓梅,你千万不要抱有太大的幻想。”

      “不,我必须要对他寄予更大的希望。只要这样,我才可以为自己打气,不至于自己首先泄气。”

      窦纯燕感觉她的思想有些偏激了,既然说服不了她,也只能无奈地收场。

      当她俩从卫生回来时,马平川正与刘成凯谈得正欢。

      郝晓梅一看刘成凯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心里很是欣慰,不由微笑询问:“你俩聊啥呢?”

      马平川哈哈大笑:“当然是在聊你呢。”

      郝晓梅好奇道:“聊我什么呀?”

      “当然是关于你的前途呀。”

      “我的前途有什么好聊的?”

      刘成凯这时显得很兴奋:“晓梅,人家马总对咱们真是没的说,还把厂长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郝晓梅心里一沉:“可我不能上班。”

      刘成凯一愣:“为什么呀?”

      “因为我要照顾你呀。”

      刘成凯不禁苦笑:“你不能因为照顾我而耽搁自己的前途呀,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郝晓梅把脸一沉:“你逞什么强?千万不要有把我推出去的念头。”

      马平川赶紧解释:“成凯当然要依赖你了,只不过跟你出来工作并不冲突呀。”

      “亏你这么说?我要是出来工作了,谁负责照顾他呀?”

      “他可以在你工作期间自己照顾自己呀。虽然他的身体不能移动,但呆在床上总该没有问题吧?厂里的刘淑珍的男人不是半身不遂吗?可人家也没有耽搁工作呀。”

      郝晓梅心头一震,赶紧掩饰道:“成凯跟淑珍的爱人能一样吗?他又不是终身不能动,而是要进行康复训练的。”

      刘成凯赶紧表示:“我独自也可以进行康复训练,不用你在身边陪着。”

      “那怎么能行?你要是单独做康复训练时摔了跟斗怎么办?”

      “你放心,就算我摔倒了,也无碍事,我这个人身体底子好,皮糙肉厚的不会疼的。”

      “我不是怕你摔倒,其实你也难免不多摔些跤,可如果身边没有人搀扶你,难道你要一直在地上躺到我回来吗?”

      “晓梅···我会试着爬起来的。”

      “好呀,等你做到了这一点,我再去上班也不迟。”

      窦纯燕并没有认为郝晓梅的办法可行,不禁忧虑道:“那怎么能行呢?万一成凯达不到你的要求,你就要在家一直守在他吗?”

      郝晓梅微微一笑:“是的。不过我可不是单纯守着他,而是要做他康复训练的老师,每天要把当成学生一样指导他训练。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还会罚他的。”

      窦纯燕心里一沉,赶紧提醒她:“晓梅,凭成凯目前的情况,你可不能太勉强他呀。”

      “这不用你提醒,我不会强人所难。”

      郝晓梅在这一点上显得很决然和自信。

      马平川思忖到:“晓梅,既然你不能马上上班,就先照顾好成凯吧。厂长的位置还继续为你保留着。”

      不料,郝晓梅立即阻止:“还是不要了。我其实根本不够格当一名管理者。为了厂里和公司的长足发展,你应该面向社会聘请有知识有学问的大学生。而我,仅仅是一名初中生。”

      马平川心里一动:“晓梅,你不是一直渴望读书吗?平时因为工作忙而顾不上,何不趁现在去读夜大呢?”

      郝晓梅一愣:“我要照顾成凯呀?”

      “我觉得影响不大,因为夜大是在业余时间授课。只要你把时间安排妥当,完全可以一边照顾成凯一边学习文化知识。”

      刘成凯心里不由一动:“晓梅,马总的建议可以考虑呀。”

      郝晓梅冲他嫣然一笑:“哥,难道你嫌弃晓梅没有文化吗?”

      刘成凯赶紧解释:“我的文化都不高,还哪有资格嫌弃你呀?我是想不要辜负人家的一片好意。再说,你自己不是平时抱怨自己读书不多吗?正好可以充充电。”

      郝晓梅欣然道:“你这么说还差不多。我会考虑的。”

      马平川则趁机拍板:“你还考虑什么?我下午就去帮你报名,一切费用都由公司帮你出。”

      郝晓梅的嘴巴动了动,但最终没有表示异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