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长宁

    《郡主长宁》

    跑题了求收藏求票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温铭瘪瘪嘴,想要表达不满。

      鱼姬指着接下来的东西介绍道:“这把剑不是什么名剑,但也价值不菲,可以拿做傍身用。这个酒壶,是个上等的方寸物,可以装纳活物,这是一般方寸物比不了的。至于这根烟杆,没什么大用,也就值个几千两银子罢了。”

      “我去,都是好东西,都是我的,全是我的。”温铭兴高采烈地将所有东西抱在自己怀里,享受这一刻的大丰收。

      鱼姬看得眼皮直跳,这等腌臜货,还想要娶小主子,你也配?

      温铭将东西一样一样收好,又仔细问了问每一样的具体使用方法。

      鱼姬本来是不想多说的,她根本不愿搭理这个年轻人,但一旁的小主子既然发话了,她也只好照做,将所有东西,又仔仔细细地给温铭介绍了一遍。

      温铭一边听,一边想象着这些东西的用法,以及在未来可能发挥的作用,不禁双眼放光,咧开了嘴。

      这等小家子形象自然是入不了鱼姬的眼,但鱼姬也不好多说什么。

      等把这些介绍完之后,就立即远离了这个泥腿子。

      温铭也不在意,一股脑儿地把东西放入戒指中,长剑佩在腰间,多少让自己看起来有些侠义之风后才罢休。

      等这些事都做完后,又看向其余人,想了想,还是给那些人解了毒。

      佛怒寺几人,温铭本想杀了算了,但想了一下,终究下不了手,不过他又害怕佛怒寺的人报复,于是便把行尸丸给那几人一人喂了一颗。

      这行尸丸吃了后,并不会立即发作,只有当蛊主调动元气时,才会行动。

      那蛊主在温铭手上,他随时都能让行尸丸发作,让这几人成为他最忠诚的手下。

      佛怒寺几人之前只是倒了下去,并没有晕,对于行尸丸的效果和作用,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在看到温铭向他们喂毒药时,他们也不敢反抗,毕竟夜来摇的毒还没有解。

      温铭喂药之后,满意地朝这些人点了点,然后才去给那些商贩解毒。

      那些商贩都是这条道上的行商,干了十几年,一直小心翼翼,哪想到有这样的灾难。

      看到温铭来救他们,纷纷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温铭随便席卷了个十万八万地就回来了,然后看向鱼姬和叶小渔问道:“你们是要去哪里?”

      叶小渔答道:“回繁花谷。”

      温铭又问道:“那你们之前是从哪儿来的?繁花谷势力那么大,为什么不多派一些人保护你。”

      叶小渔红着眼道:“我本来是和母亲居住在千鸟别苑的,但一个月前,千鸟别苑突然被袭击了,母亲也受了伤,她在最后关头将我送了出来,让我跟着鱼姨去繁花谷找我父亲。不曾想,一路上我们小心翼翼,还是被这些人发现了行踪。”

      温铭问道:“这些人抓你有什么用?”

      叶小渔正欲开口说话,鱼姬连忙说道:“小主子,不能多说了。世间险恶,要有防范之心。”说完,又狠狠地瞥了温铭一眼。

      温铭也自知自己问多了,连忙住了口,不再问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那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如果叶小渔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那些想要抓她的人,定然不会轻易放过。

      这里离繁花谷还有一大段距离,单凭鱼姬一个人的话,是很难安全将叶小渔护送到繁花谷的。

      更何况,他们现在行踪已经暴露,之后只怕会有更多的人来。

      “我们打算连夜就走,从极寒之地绕回繁花谷。”鱼姬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极寒之地?”温铭笑了笑,随后说道:“那真是巧了,我们也正好要去极寒之地。”

      鱼姬忽然警觉起来,一双眼紧紧盯着温铭的脸庞。

      温铭摆摆手笑道:“别那么紧张,我们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准备的,可没什么坏心思。你要是再这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要生气了。”

      这鱼姬虽然好看,但到底是百多岁的老女人,对待老女人,温铭可没好耐心。

      鱼姬轻哼了一声,然后看向叶小渔。

      小女孩偏着头想了一下,然后点头道:“那我们就与他们同行吧,这样也有一个照应,我相信他不会害我们。”

      温铭点头,这个小女孩倒是很讲道理,难怪越看越可爱。

      不像那老女人,老是以恶毒之心,揣测他人。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从千鸟别苑到这里,不知几千里路,这一路走来,艰难险途,只怕只有老女人自己知道。

      时常以最恶毒之心,揣测他人,应该也正常。

      温铭看佛怒寺的人幽幽醒来,对着那老大说道:“我们的行踪你最好保密,不然我随时都能让你们成为一具尸体,记住了吗?”

      “我们不敢。”那老大连连点头,他们也是见过世面的,自然知道行尸丸的厉害,不敢有丝毫违逆。

      “行吧,那你们滚吧。”温铭很不客气地摆手。

      老大带着自己的三个小弟,二话不说,相互扶持就往外走,但这时温铭又喊道:“等一下!”

      四人立即停下脚步,咽了咽口水,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吓得要死。

      听到温铭脚步逐渐靠拢,他们的心简直要提到嗓子眼了。

      “之前你不是说你们有那个什么温阳丹吗?我救了你们四条命,难道你们不该有所表示?”温铭走上前来说道。

      “哦对对对,我正要给您呢。”老大连忙从衣服里掏出两枚丹药来,递给温铭。

      “就这点?”温铭眉头一挑。

      “不不不,还有。”老大吓了一跳,生怕温铭不放他们走,立刻将全部的温阳丹都拿了出来,一共十颗,“我们带的都在这里了。”

      温铭嫌弃地将所有温阳丹倒进自己的手里,仔细看了看后,说道:“几位既然要出去,那自该保重才是,来,这四颗你们吃下去,路上也不至于冻坏。”

      他随手拿出四颗,然后递还给佛怒寺四人。

      那四人对视一眼,很快明白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吃了下去。

      温铭看到他们喉结涌动,确定都吃了进去,这才放心将剩下六颗收好,然后说道:“几位,山高水长,我们后会有期。”

      四人连连抱拳,说了一声后会有期,就立刻逃窜了。

      温铭站在门边,看着风雪里远去的四人,没有见到四人有多余的吃解药的动作,这才放心关上了门,回到屋子里。

      此时,屋子里血腥味越来越浓,温铭笑道:“这楼下不是久待的地方,要不我们去上楼先休息一会儿吧。”

      三人点点头,然后一起往楼上走。

      风凝雪自然而然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不等温铭靠过来,直接就关上了房门。

      温铭又看向叶小渔和鱼姬的房间,但鱼姬的动作也不满,也是砰的一声将关上了。

      温铭那个郁闷啊,自己辛辛苦苦一晚不说,到最后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睡在小二那间臭房子里?

      “少侠,你要是不介意,可与我同睡一间房。”一旁一个商贩打开房门笑道。

      “少侠,我这里也可以。”另一个脑袋也伸了出来。

      不过两人都长得脑满肠肥的,且带着那股莫名的笑脸,让人看了,忍不住往那方面想。

      温铭想了想,还是算了,可不能为了一张床,出卖自己的节操。

      他立刻走下楼去,坐在篝火旁闭目晕神,权当休息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