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斜

    《风雨斜》

    媵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迷迷糊糊的江羽在朦胧中隐隐约约感受到右手传来阵阵若有若无的暖意,隐约有什么东西顺着血管在流动。

      这种东西是如此脆弱,甚至刚刚离开手腕,就已经变得气若游丝,若有若无。

      这种感觉相当熟悉,当年自己的父亲也曾抓着自己的手,对着医书用真气试探自己的体质。

      最后无疑是失败了,自从自己划破手,发现自己连一滴血都会至死不渝地反抗真气活动,即使干涸也是如此之后,这种探索就停止了。

      但是有一件事他一直都不能确认为何: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点会容纳真气,为什么自己对真气的感知竟如此清晰?

      如果是因为敏感,那真气进入体内时就不应该如此若隐若现,如果是因为局部,那无疑是与实验结果相冲。

      如果能再发现自己与真气更多哪怕一点点相容情况线索,也不至于如此摸不着头脑。

      江羽感慨着进展的无力,不打算把精力长期集中在这个上面。

      有时候,拖住,等待天时,也是很重要的。

      再好用的脑子思考的时候也是信息合成机,缺了就是缺了,无中生有只会误导自己。更何况信息有时候还会呈误导性地聚集。

      现在在他脑子里,最重要的是眼前的问题。

      他的感知一如既往地很敏感,这种真气注入的强度和种类都明显不是他爹。

      更明白点,这无疑是楼上那位怕黑还晚上出去乱跑的娃。

      现在她在那静悄悄的什么也没说,现在理应还没到该起来的时候。

      那现在该是什么时候?

      江羽再次放弃无聊的问题,眼睛也不睁地开始酝酿要说的话:

      “大半夜的不睡觉,又搞什么啊。连续两晚上不睡觉,你真的一点不困吗。”

      “什么大半夜,都五点多了。”

      这里面世界的时间线拉的其实非常靠后,由于交通发达,中西方历法时间早就混合过了,由于西式的整体还是分的比较细,所以非正式场合用的还是很多。

      具体就类比数字,用上不是阿拉伯产的阿拉伯数字之后,除了防改的地方其他地方都用国际通用数字,也方便和外国人做生意。

      这个世界没有丧权辱国,自然贸易日常顺差。既然如此,那么用通用的工具必要性就上来,自然很多东西就传播开来了。

      不过也因为西方没能对中国造成过大影响,好多西方的东西就被闷死在摇篮里了。

      不过这和他们的对话关系不大。

      “又一晚上不睡觉?这种东西急不得,我爸以前就试过放弃了,你也不用天天熬夜吧。什么时候你把身体熬坏了,问起来我怎么解释。”

      “那我就跟他们解释,说师傅还是疼我的,早就劝我,只是我没听而已。”

      江羽一下睁开眼睛,抬起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突然看她。

      墨莲一晚上没睡,气色反而是好了一点,看起来基本上恢复过来了。

      最直观的就是又不说人话了。

      墨莲不管他的变化,继续说着:

      “这种事虽说急不得,但拖的本质也是不止啊,总要一直试,才有机会嘛。天天这么消耗一下,也有助于我修炼嘛。”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墨莲就完全不管歧义地开始不说人话。

      “你这个纯净度完全不需要这么搞啊。”江羽此刻心里总感觉有某种偶蹄目生物飘过。

      “怕什么,多多益善嘛。这种事要一直坚持下去,哪能嫌多啊。”

      “完全不说人话啊,你不怕嘤舞听见出去给你乱说吗?”

      江羽感觉不对头,试图刹车。

      “它不是听得懂人话嘛,跟它说说就好了吧。”墨莲丝毫不慌的样子,一脸游刃有余。

      “是能听懂,只能听懂一点点。”江羽知道嘤舞听得懂,但突然心生一计。

      “一点?”墨莲果然中计,看向江羽。

      “就比如把‘师傅还是疼我的’听不懂出去乱说,说成‘师傅疼’。这娃娃搞事可有一手,一出手就是鸡飞狗跳,把我实验出问题炸膛爆炸的反应模仿的那是惟妙惟肖。”

      墨莲的表情突然有些复杂起来,很快故作委屈:“那不完全就是听得懂吗!你这样的鹦鹉什么怎么喜欢搞这种事啊!”

      “和福鸟的种类有很多,都自有灵性,百年化身,天天跑出去乱跑,哪是我能塑造得了的。也就只能防范一下啦。你只要别叫我师傅,这种事就好解释多了吧。”

      江羽阴谋得逞,得意洋洋。

      “可是你体质这方面,我也只能认你为师了啊,城里不搞这个,城外那图书馆看起来只有你一个人常去的样子。”

      墨莲仍旧假装委屈,江羽一看就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主意。

      得想办法转一转,不能让她正常前进。

      “城里图书馆不开放,主要是有个叛徒搞过事,还没解决。不过封了个把年了,应该也快开了。到时候就可以去了。”

      江羽试图转移话题,墨莲却对这个叛徒不感兴趣。

      “你说,我要是管谁都叫师傅,是不是就跟不叫师傅效果差不多,我就能随便叫了?”

      “???我发现你这人脑回路多少有点问题,这个前缀加不加是变不变态的问题吧?”

      江羽没能带偏思路,却也丝毫看不出她在搞什么鬼。

      “但要是说的指向性太强,你不会比较尴尬吗?”

      墨莲突然抛出了问题。

      江羽突然感受到危险,但反应非常快:“其实指向性不重要,嘤舞搞事随便哪里断个章,搞事可是相当简单。要是它说‘疼我’,那人称根本不重要。”

      但江羽的急刹没有产生效果。

      “人称不重要,那人称就是可以随便玩的吧?”

      江羽感觉势头不对,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得,反正也防不胜防,倒不如不防。我还要去找东西,你也赶紧早去吧,说不定碰上昨天那几位,还能聊一聊改善一下关系。昨天那位真的惨。”

      墨莲也没有阻拦:

      “那记得给我也拿几本我能研究的,我回来晚上看。”

      “你还真打算每天晚上不睡啊?”

      墨莲完全不做人的状态,虽然说话好像戛然而止,但却莫名给江羽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修行还差的远啊。就连斗嘴都跟不上。

      江羽起身,觉得下次起码脱掉上衣盖上被子,以免墨莲再次大早上来骚扰他。

      虽然起的过早了一些,不过也差不多合适。江羽自此开始组织起自己的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