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京城太子爷

    《重生京城太子爷》

    债主上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仗不管打成什么样,只要军队回朝,按照朝廷的典制,祖宗的规矩,以府兵制为主的唐军将归之于朝,兵散之于府。

      所以在返回洛阳的途中,两路南下的唐军大部分纷纷脱离了行军队列,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地方州府会根据朝廷下发的军功文牍予以授田、赏金。

      队列中的人主要有两类,除了原驻守洛阳的军队外,剩下的就是立有卓越功勋的士卒,他们则要随两路行军总管进京接受封赏,这是唐军多年一成不变的规矩,其目的就是要让将士们能感受到为国作战的荣耀。

      洛阳这地方寸土寸金,按照以往的规矩立功受赏的将士们需要在城外扎营,住在帐篷里等待赏功。但去年左鹰扬卫进行了营房改造,是按照全员齐备的标准建立的大营,本部的府兵又全部归府,所以这次进京受赏的将士被全部安排到这里。

      就是因为这一小小的举动,一个个像样的营房,让黑齿常之在此次的南下军中赢得了比李孝逸更高的赞誉,将士们也有自尊心,谁尊重他们,谁能为他们解决生活上的问题,他们自然要拥戴谁。

      虽然这个举动有些得罪人,但黑齿常之却不在乎,他一个降将出身的大将军,就是把脑袋磕破了,也未必能在李孝逸面前得到什么好,更不要说肩膀一边齐了。所以他叮嘱秦睿,不要在乎别人怎么说,一定要把弟兄们安顿好。

      左鹰扬卫-大营,有了大将军的指示,秦睿也甩开了一边将成批的士卒有序的安顿进营,一边命人去市面上采买瓜果蔬菜和大量的肉食。都是军伍里的汉子,漂亮话说的再多也没用,没有什么是比一碗酒、一块肉更有说服力了。

      “在南边打了这么长时间,弟兄们没吃过一顿好饭,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辛苦”二字不足形容弟兄们的劳苦。是以,大将军下令,从进营之日起,一直到回乡之日,酒肉管够,弟兄们可以放开肚皮尽情的吃喝!”

      “弟兄们是国家的功臣,不管怎么慰劳都是应该的,是以大将军才破例允许在军营中饮酒。不过,在喝酒之前,本将这个长史却要先约法三章,黄汤是好东西,也不是好东西,可以喝酔,不可以借酒闹事,否则依就要受到惩罚喽。”

      “怎么罚呢?本将看这样,酗酒闹事的一律该为吃糠咽菜,也就是说别人喝酒吃肉,你就只能闻味,啃那能砸死人的硬馍馍,怎么样!”

      话毕,下面的弟兄都跟着笑了起来,秦睿则下令开饭,吆喝大伙把酒都满上,规矩都定完了,那不喝还等什么呢!

      唐军为什么能成为常胜之师,首先要取决的就是将士们的令行禁止,打仗的时候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是喝酒吃肉了,所以秦睿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原本安静异常的校场,立刻就变得热闹起来。

      秦睿和左鹰扬卫的将领们则不计官位大小,全部下场与有功将士一起把酒言欢,场面是一刻比一刻的热烈;高兴之余,也有人喝着喝着就掉起了眼泪,放马血战这么久,身边无数的兄弟都倒下了,这顿庆功酒来之不易,怎么不让他们这些劫后余生之人唏嘘不已。

      “刘三刀,你小子伤好了吧!军功三转,终于能圆你的校尉梦了,你小子在都梁山打的不错,本将看好你,以后好好干,争取再立新功!”

      “韩老抠,知道为什么多加一转军功给你吗?就是因为你小子抠,而且抠到骨子里,奔袭东进的时候,要是没你那袋子药,那得多死多少弟兄,所以你的功劳是大大的,今儿一定要多喝几杯。”

      “李辉,你是抢占海陵的功臣,要不是你的鼻子灵,及时的堵住口子,与程齐之一起完成切割断尾,否则王那相那狗东西也未必会弑主投降,你小子厥功甚伟,来,本将敬你一杯。”

      .......,秦睿敬酒的这些人,有的是左鹰扬卫,有的是地方军府的人,这些人当初都混编统归黑齿常之率领,自秦睿接替马敬臣的职位后,这些人也都在他麾下听命,个个都是勇猛无敌,能打善杀的好手。

      对于这样的有丰富作战的经验的基层军官,秦睿当然不会放过,且也正中了大将军黑齿常之的下怀,只等朝廷的庆功宴结束后,便向他们所在的军府发出调动文书,以补充在此次平叛中的战斗损失。

      自古以来军队就是个相当对固定的团体,兵将之间结成同盟,在战场上以性命相托,如此方能在凶危叵测的战场环境下活下来,所以从立功将佐中抽调合适的人员补充是常例,并不是左鹰扬卫特立独行。

      把人都安顿在这里,除了方便大伙休息以外,更是便于优先挑选补充,这就是黑齿常之为什么说不要在乎别人说法的原因。

      当兵的以军功为重,实力为尊,平时叫唤的再欢也没有,只要把部队弄好,关键的时候能顶住,这次才是最重要的。

      黑齿常之语重心长的告诉秦睿,别把人都看的太好,这世上最可怕并不是鬼神,比鬼神还要可怕就是人心。

      黑齿常之打了一辈子仗,什么的场面没经历过,所有人情、关系都是虚的,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保证没人敢惦记,不管是敌,还是友。

      所以,秦睿安排这顿饭对左鹰扬卫的将军们来说更是一场“饕餮之宴”,他们要在一边喝酒一边为自己的部队补充新鲜的血液。对于大将军和长史的这样举措,他们是举双手赞成,一个个都梗着脖子,不顾涨红的脸,热情与弟兄们打成一片。

      当兵的最注重的是什么,就是战场上的同袍之情,这种以命想托的感情,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再加上秦睿的将领在其中活跃气氛,灯火通明的左鹰扬卫的校场之上空的欢笑沸腾,一浪高一浪,不少将士醉倒的时候,嘴角上都是挂着微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