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的世界

    《银的世界》

    欧美另类尿口扩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而在水上,赵鑫特意拨出十八艘船,组成六支侦察船队,把自己的卫队和墨尔根的小分队全部撒了出去,对这里上下游和每条支流都进行探测,尽最大可能的收集各个部落的情况。

      也许是部落联盟会议所放出的风声,侦察队所侦察到的大部分部落都拒绝和船队进行交易,这让领队的墨尔根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寻常。

      当消息传回到赵鑫的手里,赵鑫立刻安排正规连队的参谋人员进行评估,推测这些部落接下来的举动和自己的应对之策。

      其实部落联盟的决议早已经出来,盟主对社团开拓队的到来是非常的气愤,认为开拓队过来侵占自己的地盘,严重的侵犯了自己的利益,要求各部落召集自己的精锐战士,和自己部落的战士们一起,组成联军,把落脚未稳的社团开拓队赶走。

      不过接下来的操作也有些困难,这里的几个部落都是依水而居,平时的交通往来都是通过独木舟,因为独木舟受树木大小的限制,比较大的独木舟都是各部落的重要财产,大型舟非常少见,一些大型独木舟甚是传承了好几代,可能有上百年的寿命了。

      比较尴尬的是,就是这些大型独木舟比起社团的内河船来,也是小巫见大巫,随着社团派出侦察船队,各个部落位置都显露出来,这种河上的交通线也暴露无遗,部落联盟来回调集兵力可以说在社团开拓队的眼皮子底下了。

      最靠近社团开拓营地的部落是最先和社团交易的部落,但是这是一个小部落,而最大的盟主部落则坐落在营地上游较远的一条大型支流的河岸边,走水路来这边是最方便的,装载战士和军事物资的独木舟不到半日就可以来到战场,但是走陆路可就苦逼了。

      因为水路方便,所以部落联盟根本就不重视开拓部落间往来的陆地道路,部落之间的土地上充斥着大量的森林,灌木和荆棘,仅有的道路也是狩猎的战士临时用脚走出来的,如果小部队通过这个小道行进倒是没有问题,但是数千人的部队,还有大量的军事物资,可就困难了。

      不过盟主也是聪明人,利用现在没有和社团开拓队翻脸的时间窗口,让独木舟堂而皇之的把物资运到临近的那个部落,然后命令各部落的战士都化整为零的走陆路去到集结地。

      赵鑫的参谋团队哪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从增加的独木舟运输上就知道了他们要对付开拓队了,立即启动了禁航区预案,对每一艘经过禁航区的独木舟进行查证,不服查证的一律击沉,同时,通过最先接触的部落,向整个部落联盟军事力量发出了警告,要求他们说出集结物资的原因云云。

      赵鑫主动撕破脸后,整个干流和支流河段就热闹了,墨尔根亲自带队执行禁航区查证制度,往来的船只如果是装载和军事有关的物资,一律扣留,而供人食用的谷物和食品,开拓队一律定价收购。

      查证制度一执行,立时让各部落舆论大哗,有义愤填膺的,有忧心忡忡的,不过共同一点,就是痛骂这帮外来人的霸权主义。

      独木舟有独木舟的好处,那就是什么水道都能走,运输物资的独木舟都靠近河岸航行,社团船只因为畏惧河岸边水浅而不得近前,只能鸣枪或者鸣炮进行拦截,于是,一些冲突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一六二九年一月初的一个下午,美河左岸某支流上溯不远,冬日的北风沿着北美大平原肆无忌惮的刮了过来,让今天的温度平白无故降低了好几度,北风和南方的暖湿气流在此相交,天空一片乌云密布,山雨欲来的景象。

      原本这种天气,独木舟是不适合驾船出行的,但部落的战士为了避免碰上外来者的大船,利用这个风雨欲来还未来的时间窗口,尽力往集结地运送一批物资。

      但事与愿违,原本想着今天这个恶劣的天气,外来者的大船不会出来巡逻,谁知道他们低估了社团军队的纪律还有大船抵抗风雨的能力,部落战士遇到了上溯而行的社团侦察船。

      “前方船只请停船接受检查,不要试图武力对抗。”船上传来一声土著语的喊话。

      独木舟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停船接受检查,按照老方法驶往沿岸边浅水地带想偷偷的混过去,这条河岸边是大大小小的芦苇荡,十几条小船往芦苇荡里一钻,大船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然后在芦苇荡里东拐西拐的,从另一个出口出来,然后就躲开检查了。

      不过这套把戏已经被侦查船看穿了,往常是拿你没办法,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侦查船退回到下游一点的位置,看死了芦苇荡的出口,跟这批独木舟扛上了。

      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厚,空气中的湿度也越来越浓,这帮躲在芦苇荡里的独木舟们傻眼了,一会要下起雨来可就麻烦了,这个独木舟只有一个用树皮铺就的防雨棚,这个棚四面漏风,要是小雨还能凑合,但是象今天这个样子雨应该小不了,风吹水泡的,这点运输的东西可能要完球。

      而躲在下游某处的侦察船却毫不着急,施施然就在那里等着,用屁股想也能得知他们打得什么主意。而且不妙的是天色也越来越晚,如果拖到夜晚,独木舟上的人就难受了,挨雨淋还要挨一个晚上,而且肚子也咕噜咕噜响了。

      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冲出去了,再不出去,一会连家也回不去,还得在外面过夜。

      一声唿哨,大家整齐的操船往外冲,但是冲出去之后呢,大家出现了两个想法,一些船是掉头往回走,先回家再说吧;另一拨呢却迎头往下游冲过去,这是一群责任感很强的战士啊。

      而看见独木舟们出来的侦察船,施施然追赶了过来,那半生不熟的土语叫喊声也如期而至,不过这群责任感很强的部落战士把舟划得飞快,想冲过去。

      在顺风和切风状态下,人肉想和风帆比速度,那纯粹是脑子进水了,大船扬起半帆,始终在主航道中跟着这群卖力气的独木舟航行,侧舷窗口中黑洞洞的火铳口始终对准着这边。

      其实社团侦察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不让独木舟能顺利的把物资送到他们的集结地,减少一分物资,他们的集结力量就弱一分,要是一场大雨下来,把这帮人浇成落汤鸡,给冻病了或累病了才好,更能消耗掉他们的物资了。自己根本不必要去费劲吧咧的围剿。

      独木舟越划越慢,最后干脆是以龟速向前航行,此地已经是支流和干流交界的位置,到处是大大小小的芦苇荡,想逃走是根本没有问题,但是想把物资送到,估计累死了也送不过去啊。

      天色已经很昏暗了,想依靠夜色掩护把物资送到,那纯粹是扯,今天这么个阴雨天,一点月光没有,摸黑往前划?别找不着路一气划到大西洋里面就热闹了,只能打道回府,去找一个干爽点的河岸扎营过夜,希望天神保佑,雨别下大了,否则这点船上的物资都得泡汤。

      而侦察船,一看天色昏暗,竟然撂下他们不管,直接回下游营地港口,而苦逼的独木舟们,还得吭哧吭哧的往回划船,找一块干爽点的河岸休息,在芦苇荡里,连一个系缆绳的树都没有,要是被风一吹,挂在芦苇荡的草甸上就热闹了。

      大雨终于哗哗的落下来了,而这五六艘独木舟也堪堪行驶到有树的河岸,把缆绳系好,就蹲在四面漏风的雨棚里瑟瑟发抖,身上的毛皮衣物虽然很厚实,但架不住雨水从旁边飘进来,打湿了,而仅有的一点熟食也已经吃掉了,现在是又饿又冷,饥寒交迫,还得恐惧的看着头顶,树皮制的顶棚被雨点敲打得扑簌簌直响,而大风则哗啦啦的吹着,希望这个顶棚能够承受得住。

      这几个人只能大声的说着话,确认队友们的存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心里才能安心下来。

      接下来又出现一个问题,大雨下了很久,船里已经有积水了,船上的战士只能无助的用手捧着水往外扬,不干不行啊,水越来越多,船要沉的。

      大雨在后半夜停的,这时,土著战士们已经又累又饿,还冷得浑身颤抖,披在身上的厚实毛皮现在就象纸一样薄,冷风一吹就透了,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睡觉,要是一睡的话,估计早上就该起不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众人一看自己船上的物资,全部被雨水浇湿或者泡水了,这个肯定是运不成,赶紧回去吧,要不一会外来船过来,谁也跑不掉。

      众人自发的组成船队往回走,大家都是有气无力的划船,部落里物资宝贵,船上的东西尽管已经湿透了,但也不敢扔掉,回去找部落里的女人摊出来晒一晒还能减少一些损失,众人一想到家里的女人,浑身又有了一点劲,缓慢划着船往回走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