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选我我脸盲

    《联姻选我我脸盲》

    德古拉第一季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真漂亮!”

      缓步走上了楼梯,杨晓相当自然的拉住了黄绢的手。

      “谢谢!”

      黄绢妩媚一笑,回握着杨晓的手,两人便好似一对相识已久的恋人般,那么和谐,心中均升起了浓浓的温情。

      执子之手!

      并肩而行,两人进入到了卧房。

      “我先去洗澡!”

      虽然已经认定了杨晓,但黄绢还是有些羞涩,低声轻喃一句,便要向浴室走去。

      “等一下!”

      杨晓叫住了她,将手一扯,便抱着她又坐到了沙发上。

      其实两人的这个动作有些违和,毕竟黄绢的身高超过一米七,坐在杨晓的腿上,并没有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过几天吧!我怕你的身体受不了!”

      轻轻的在黄绢的脖颈处吻了一下,杨晓柔声道。

      “没事的!我会小心些的!”

      黄绢回看杨晓,眼神中透出无穷的温柔。

      “好吧!”

      眼看她心意已决,杨晓自然不会阻拦,点了点头后,又帮她小心的摘掉了帽子!露出了还带着纱布的脑袋,轻轻的在边缘按揉着,“小心伤口!”

      “是不是很丑!”

      黄绢苦咧咧的看着杨晓,说话时竟然带上了一丝的颤声。

      “很漂亮,你怎么样?我都喜欢。而且,过几天就能长出来头发了!”

      杨晓在她的头皮上轻吻了一下。

      “那就好,我会带上浴帽的,一定会很小心的!”

      听杨晓这么说,黄绢才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起身去向了浴室。

      “杨先生!”

      手术室内,魏祥林一脸恭敬的站在那里,站得笔直,上身微弯,俨然就是一幅好奴才的样子。

      “西九龙建筑工地处的水泥标号是怎么回事?”

      杨晓审视的看着他,同时暗自心惊这洗脑手术的强大。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会被一个手术给改造成了傀儡,当真是让人有些心寒。

      “杨先生,是我的错!是我收了五十万的回扣!”

      魏祥林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这事与洪家父子有关系吗?”

      杨晓并不想追究责任,接着又问道。

      “没有关系!洪家很看重这个项目,大少爷甚至还提醒过我,在采购时,一定要注意质量问题!”

      魏祥林接着道。

      “这样呀!”

      杨晓的手指在沙发的扶手上轻敲了几下!

      看来自己只能指鹿为马,陷害洪氏父子了。

      左右也不过就是让他们蹲几天罢了,等到自己掌控洪氏集团之后,便给他们再放出来。

      “你现在去廉政公署,向他们举报!说是洪贵东父子指使你,所以你才会这么做的。由于良心上过不去,所以才去向他们举报,明白了吗?”

      “是!我现在就过去!”

      在魏祥林的心里,现在杨晓就是他的主人。他无论相做什么,他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是马上点头,并要离开。

      “带着这个,我送你过去!”

      杨晓随手扔过去了一顶帽子。

      “蟹哥!现在你放心了吧!”

      洪氏集团,杨晓与丁蟹靠着他的车子并排的站着。

      眼睁睁的看着廉政公署的人进去,并且把洪贵东父子给请了出来。

      美其名曰,是去喝咖啡。

      但实际上,由于是实名举报,而且证据确凿,估计很难被保释出来,很快便会被律政司提起公诉,并进入到了审判环节。

      “果然好手段!这事我帮你定你了!”

      丁蟹拍了拍杨晓的肩膀,相当豪爽的说道。

      “那就麻烦蟹哥了!”

      杨晓向他点了点头。

      他要管丁蟹借四亿,加上手头上的两亿,去搏洪氏集团的股票。

      这笔钱,也不一定需要今天拿到。

      因为洪贵东父子今天才被抓走,明天消息才会彻底的发酵,造成股票断崖氏的下滑。

      “小意思,我现在就去找老大去!”

      丁蟹还真的没有把这事给当回事,左右自己最近光凭着赌马便赚到了两三亿,都放在了老大洪孝蟹的手里,管他要四亿还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PAULTANG,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爷和大少爷会被廉政公署请去喝咖啡?”

      洪氏别墅,洪母气哼哼的坐在沙发上,怒视着面前的PAULTANG。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西九龙工地那边出了点问题!”PAULTANG回答道,没有半点担心和心虚的样子。在他看来,面前的洪母离了洪贵东什么都不是!

      “能出什么问题?PAULTANG,你想想办法,今天务必把老爷和大少爷给保出来!要多少保释金,我们洪家都出得起!”洪母对生意上的事情几乎是一窍不通。但她却知道一点,那就是可能拿钱来摆平一切问题。

      “我去试试看吧!廉署那边的人态度很强硬的!”PAULTANG解释了一句,才又向外走去。

      “王妈,芷晴呢,回来了吗?”

      看着PAULTANG离开,洪母显得有些疲惫,接着又问向了家里的保姆。

      “二小姐没有回来!”

      保姆连忙道。

      “死丫头,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回来,这些年真是白养她了。早知道她这样的话,生她下来的那天就给别人了!”

      洪母咒骂道,将手一挥,“现在给那个死丫头打电话,让她赶紧给我滚回来!对了,还有姓杨的那个臭小子!告诉她,如果不回来,以后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杨先生!”

      才一出门,PAULTANG便看到了杨晓的车,赶紧停车,并且凑了过来。

      “是你搞的吧?”

      伸手一指洪家,PAULTANG才又问道。

      “你说呢?”杨晓神秘的一笑。

      “杨先生,真是好手段呀!”

      PAULTANG抬头,有些敬畏的看了一眼杨晓。

      他只是想通过一些情报,来赚点钱罢了。

      哪里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杨晓就给洪贵东连下了两个套。

      第一个照片的事情,才刚刚登报,余波未平。他竟然又将洪贵东父子两人一起给送进了廉署。

      在此期间,他竟然一点也没有顾及洪芷晴的面子!

      这是要把自己的岳父一家,往死里整呀!

      这样的心性,这样的手段!

      便是干了不少坏事的PAULTANG想起来,也觉得浑身发毛。

      “一般吧!你一会能见到洪伯父吧?”

      杨晓淡然一笑,接着又问道。

      “我是律师,肯定能见到的!”

      PAULTANG回答道。

      “那行,你替我传个话!两亿现金,收购他和洪耀扬手里的全部的洪氏股份!而后,洪氏还是由他们掌管。如果他们愿意的话,签定合同后,他们就会被放出来了!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会强行发起对洪氏的收购。

      现在他们都被关在里面,芷晴又是我的女人。就凭着里面那老太太……”

      说到这里,杨晓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按道理,他是应当尊敬洪母的。

      但是洪母对待洪芷晴的态度,却是让他相当的不满。

      也就无所谓,对她是否尊敬了。

      “你认为,她能守住洪家的这份家业吗?如果洪伯父想要强硬到底的话,那我可就真就不给芷晴面子了!”说完之后,他再次拍了拍PAULTANG的肩膀!

      而且,相当愉快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根雪茄,学着洪贵东之前的样子,开始吞云吐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