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少归来叶修陈婷婷

    《狂少归来叶修陈婷婷》

    共同作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不用担心,雷蒙殿下,”戴蒙爽朗的拍了拍有些担心的雷蒙,“凯他可受过很多比这严重多的伤。”

      比这还严重?雷蒙看着眼前断了好几根肋骨,一直昏迷不醒的少年,他为了变强到底吃了多少苦呢?他为什么一定要变强呢?

      “要担心的是你们,雷蒙殿下。”戴伦有些紧张,“令弟的情况……我们不会声张的,但那可不像是小毛病。”

      “没关系,已经有解决办法了。”雷蒙不确定,但没必要让外人知道。

      “我们兄弟倒是挺喜欢凯的。”他转移了话题。

      “爱德华也是?”戴伦明显认为他在开玩笑。

      “你不明白,”雷蒙笑了笑,“爱德华只会对不讨厌的人说话,不喜欢的直接一巴掌拍死。”

      “诶……”

      “不管怎么说我相信凯一定很高兴和爱德华殿下交手,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个小子估计还想和你打一架。”戴伦倒了几杯酒。

      “来尝尝圣树帝国的烈酒,味道和葡萄酒可能不太一样。”

      如割喉一般的辣,雷蒙一口咽了下去,倒是赢得了戴伦的赞赏。

      “冒昧问一下,凯他一直这样吗?”雷蒙放下酒杯,看着眼前的兄弟三人,他们长得都很像,尤其是那粗大的眉毛,有些黑的皮肤……不过戴伦二人身上穿着明黄色的衣服,作为一个皇子,无论是衣着还是发型都无可挑剔。

      至于凯,他身上一直都是方便行动的紧身衣,好像随时随地都准备和别人打一架一样。

      “一直这样,总像一个孩子,身上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劲和燃不尽的激情,让我们两个也很是无奈。”

      “等他醒了,我们就带他回去。”

      终于到正题了

      “一定要开战吗?”雷蒙把酒杯放下,面色极为沉重。

      仿佛早就料到雷蒙会问这个问题了,兄弟二人面露苦色。

      “我们的土地不够,雷蒙殿下。而且我们比莱茵要强。”一句话既说出了无奈,也说出了自信。

      “殿下听过远古时的易子而食吗?”

      雷蒙皱了皱眉:“那是远古时期,现在早就不是那个时代了,人命也不只值一袋铜钱了。”

      “但在圣树就发生了这件事。”

      “不可能!”雷蒙断然否认,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大少爷,五年的流浪生活,他见过很多的勾心斗角,有人为了一块金子杀父弑母,为了一条河流,两个领主大打出手,皇子的可笑尊严也会让普通人血流千里。

      “可能,殿下,我们国家一大半都是沙漠,剩下的土地也都极为贫瘠,我们一直依赖从外国购买粮食,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

      可世界不可能一切如故。

      “你知道莱茵的叛乱很严重吧。”弟弟接过了哥哥的话。

      “但那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本来没有关系,但是有些人想要我的子民来承受他们的罪恶。”

      发动战争同样是罪恶,雷蒙心想。

      “莱茵的皇帝不管事,菲利普沉迷于某些极为危险的禁术和不知名的力量。”哥哥给三人又倒了一杯酒。

      雷蒙沉默不语,传闻中在那场内乱结束后菲利***就一蹶不振了,有人说他是被诅咒了,也有人说他是被妹妹打成重伤,甚至就要不久于人世了。

      虽然菲利普一直活着。

      “自那之后,莱茵变得越来越差了,皇帝不管事,连自己儿子都不管。他的儿子除了那个迈克尔全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臭虫。”

      对于这一点雷蒙举起双手赞成,他认识的不多,但确实只有那个迈克尔能让他看上两眼。

      “然后那几个皇子就开始争了,随着菲利普的放纵,整个莱茵被搞得乌烟瘴气,尤其是那个拉姆斯。”

      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愤怒,雷蒙印象中那个拉姆斯曾羞辱过凯,而他们兄弟三人的感情……雷蒙也是相当羡慕的。

      “就在这时候,还是那个拉姆斯,那个小丑,嘿嘿嘿”戴伦的笑声满是愤怒,比刚才要愤怒的多,“他以为自己想出一个绝顶的主意,你看,圣树一小半的粮食来自外国。他就以为凭借这一点他就握住圣树的命脉了……嘿嘿嘿好一个皇子。”他愤怒的把杯子都摔了。

      看来圣树团结的名声不是虚的,雷蒙看着愤怒的戴伦,比刚才谈到自己的弟弟的时候还要愤怒。

      “下面我来说吧,莱茵自己养不活自己,他们就开始提粮价了,他们把我们的人民当成了一块肥肉,而他们可以随时吸我们的血。”戴蒙没有哥哥那么愤怒。

      “但是!但是!”他的声音高昂起来。

      “他们没有资格在任何方面认为莱茵在圣树之上!”

      “这件事由来已久,从几百年前,莱茵刚刚建国的时候,圣树就有人提出可以攻下莱茵,毕竟那里有着肥沃的土地,足以养活我们的子民的土地……”

      这才是矛盾的根源,雷蒙心想,一个强者绝不能容忍自己比不上一个弱者。粮食不够,吃人只是将这个爆发了出来,一个借口。

      “直到出现了那件事,你应该能明白,易子相食!易子相食!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们都不敢相信,但一切都是真的,真相永远不是梦,总是要面对的。于是这个想法再次被提了出来,但这次与上次不一样,殿下!殿下!”戴蒙站了起来,他如同高昂战歌,又像在发泄痛苦一样。

      “我们没有阻拦!我们皇室不再阻挠我们的子民去找寻自己的生路了,他们要复仇,要向那些逼他们易子相食的恶魔复仇!”

      可那到底是战争,无论是恶魔还是你的子民,他们都要死。雷蒙想起了父亲,父亲总是能以最少的代价将一切引向对暴风地最有利的方向。

      同样是父亲这样教导他们,战争是最愚蠢的,那只是保护风暴地的一种手段。所以雷蒙才不想让暴风地搅和进来。

      “请原谅我的失态,殿下。我们做的不止是为我们,而是为了圣树的未来。”戴蒙行了一礼。

      “我们自觉不免坠入地狱,殿下,希望地狱里没有比我们更邪恶的东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