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强者从刮刮乐开始

    《成为强者从刮刮乐开始》

    Saνer藤丸立香花嫁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次日,季予宁把安久久送到了机场,看着她安全过了安检,才回到剧组拍戏。

      休息的时候,季予宁从衣服里拿手机,却拿出了一支口红。

      季予宁一愣,想起来之前吃饭的时候,安久久把口红暂时放他口袋,但是登机时自己忘给她了。

      对面的林清雪见此,伸手拿过他手中的口红,好笑道,“老季,这什么情况啊,你怎么还用上口红了?”

      “不是我的。”季予宁从她手中又拿回,笑言,“是我女朋友的。”

      “女朋友!”林清雪大吃一惊,“你,你有女朋友了?谁啊?我认识吗?”

      “你认识,之前还和你在西双版纳录过综艺。”季予宁回。

      西双版纳……

      林清雪似乎已经猜到了是谁,但还是想要确定的问,“是,久久吗?”

      季予宁点头,把安久久的口红,重新放回了自己口袋中。

      “那挺好的,久久她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连我都挺喜欢她的。”林清雪喝了口水,笑言,“单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能照顾你了,我啊祝你们长长久久。”

      “谢谢。”

      季予宁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起来,眼里满是喜悦和幸福……

      安久久下飞机后,柳佳宜就走了过来。

      “咦?你怎么来了?”安久久惊奇道,她并没有叫佳宜来接机。

      柳佳宜羡慕嫉妒恨道,“还不是某人,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一定要接到你,怕你迷了路。”

      说着,她举起手机拍了下安久久,然后给季予宁发消息道,【任务完成。】

      【谢谢。】季予宁很快回了消息,还给柳佳宜发过去了个五百元的红包。

      柳佳宜当即就领了,发来了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包,还说,【以后这种美差,欢迎叫我。】

      安久久看着他俩,有种自己被卖柳佳宜卖了的感觉……

      回到家后,柳佳宜就八卦的询问,“怎么样,这几天过的滋润吗?”

      “什么啊。”安久久假装听不懂。

      “不明白是吧,行,那让我检查检查。”说着柳佳宜就伸手扯安安久久的衣服。

      “柳佳宜。”安久久打开她的手,坐远了些,道,“你好变态啊!老色鬼!”

      “安久久,在我面前,你就不要装什么纯洁了啊。”柳佳宜磕着瓜子,道,“虽然你没交过男朋友,但跟着我看了那么多小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老实交代你俩,有亲过没?”

      安久久点了点头。

      柳佳宜笑道,“可以啊,安久久,还以为你没谈过恋爱,一时半会儿亲不到季予宁,没想到你动作倒是挺快的嘛,这么快就亲到他了。”

      “你不会以为,是我主动亲他吧?”

      “当然啊。”

      安久久红着脸,嘀咕,“为什么不是他亲我?我看起来有那么浪吗?”

      “你不浪,但要说季予宁主动,那就不更可能了。”

      “为什么?”

      柳佳宜理所当然道,“谁都知道,季予宁最容易害羞,一撩他,他就会脸红脖子粗,这么纯情的一个男生,怎么可能会敢主动来亲你嘛。”

      确实之前安久久印象中的季予宁,是个在女生面前动不动,就会不好意思的人,再加上他的长相治愈无害,活脱脱一个纯情男生。

      可是现在安久久想说,根本就不是这样,他只是占了脸的便宜,让人容易忽略他已经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了,他不仅敢主动,还特别会亲,反倒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雏儿。

      虽然脸皮薄确实是薄,但他会关灯而且喜欢关灯,一关了灯他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下午,柳佳宜去上班,骑车在半路上,忽然看到路边一堆人围着,地上似乎还躺了个女人。

      “怎么办,扶不扶?”

      “扶什么,万一讹上你怎么办?”

      “让开让开,我是护士!”柳佳宜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结果定睛一看居然是陶瑶瑶,直接从她双腿之间,缓缓流出了血。

      “柳佳宜?”陶瑶瑶捂着肚子,看到她也很吃惊。

      柳佳宜蹲下,道,“你怀孕了?”

      “关你什么事,你走开。”陶瑶瑶面色痛苦,还推着她,害怕的说,“别碰我!”

      “你别乱动了!再乱动,别说胎儿,你都要保不住了!”柳佳宜一面说着她,一面给医院打急救电话。

      陶瑶瑶的血越流越多,脸色惨白的吓人。

      “陶瑶瑶!”柳佳宜一边给她做紧急处理,一边喊着她,“别睡!保持清醒!”

      “你想,想要做什么?”陶瑶瑶虚弱的问她。

      柳佳宜一个人忙的焦头烂额,还回她说,“我想做什么,我想救你的命!”

      正说着,救护车开了过来,柳佳宜赶紧跟随陶瑶瑶,上了车里,然后跟接诊医生汇报情况,按照医嘱为她配药打针。

      后来陶瑶瑶的命是保住了,可是肚子里的胎儿却无力回天。

      “孩子爸爸是谁?”柳佳宜站在病床边问。

      陶瑶瑶言,“除了他,还能有谁。”

      “那你得把他叫来,现在这种情况你需要住院,需要陪护。”柳佳宜一面记录着她的血压体温,一面道。

      陶瑶瑶对她如此平静的行为不解,又问,“柳佳宜,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没有在帮你,我只是在救你。”

      “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柳佳宜言,“我才不会去帮一个,曾对我百般羞辱的女人,但我会去救一条命,我没穿上这身衣服的时候,你我是情敌,但我穿上这衣服的时候,你我就是医患,我不会因为任何一个原因,而放弃一条生命!”

      虽然,她讨厌陶瑶瑶,甚至痛恨陶瑶瑶,但生命至上,是她刻入骨髓的信仰,在生命的面前,恩怨善恶,一切都是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门口的何畅一怔,柳佳宜在他眼中,从来都是个长相普通,身材平庸,没有任何气质可言,看过就会忘记的女生,可这一刻他竟觉得,她居然有些耀眼了起来。

      那个整天跟在自己身后,每天说爱自己,而自己却从未正眼瞧过的女生,也有着叫人不可忽视的闪光点,只是他从未注意到过。

      柳佳宜转身向外走,碰到了门口的何畅。

      “佳宜。”何畅冲她微微笑了起来,和善的打了个招呼。

      柳佳宜却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一眼都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过,表情冷漠的像个陌生人。

      何畅痴痴的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以前他从来没有目送过她。

      “何畅,你看什么看,还不快滚过来!”里面的陶瑶瑶愤怒的骂了一声……

      安久久和季予宁聊着天,季予宁告诉她,自己很快就要杀青,到时候过来寻她。

      她又拆开季予宁送她的快递,发现原来是一个很漂亮的拍立得,里面还附了一张他的自拍照,照片就是很直男的怼脸自拍,片中他笑着,还能隐约看到他嘴上的小胡渣。

      “久久,你在看什么啊?”安康凑过看了看,好奇的问,“这个人是谁呀?”

      “我男朋友。”安久久介绍到。

      安康不懂,“男朋友是什么?”

      安久久想了想,回,“男朋友就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像你和佳宜一样重要的人。”

      安康看着照片,有点不开心道,“久久,我不喜欢这个人。”

      “为什么?”安久久不解,安康很少会有不喜欢的人。

      安康挠了挠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喜欢他。”

      “可是哥,我很喜欢。”

      “那男朋友不可以换吗?换个人做久久的男朋友行不行?”

      “那换个女生做安康的妹妹行不行?”安久久反问。

      安康当即道,“当然不行,我的妹妹只能是久久。”

      “那我的男朋友,也只能是季予宁啊。”安久久笑言,“哥,你只是还没见他,等你见到了他,我想哥哥也会喜欢上他的,他真的非常好。”

      “哦。”安康不以为然。

      安久久无奈笑了笑……

      傍晚,季予宁收了工,在房中休息了会儿,然后给安久久发了个视频过去。

      可视频接通后,露出来的却不是安久久,而是一个男人。

      季予宁愣了下,很快又想起眼前之人,但还有些迟疑的问,“你是……安康?”

      “嗯。”安康点头。

      季予宁语气放柔,像是跟小朋友说话一样,说,“你好啊安康,我是季予宁。”

      “我知道。”安康不太情愿的说,“久久说过你是她男朋友。”

      季予宁笑了笑。

      安康却臭着脸,直言,“我不喜欢你!你不许做久久的男朋友!”

      “啊?”季予宁显然有些措手不及,刚想问问为什么时,那边已经挂了视频……

      一个星期后,季予宁电视剧杀青,得假的第一天,他就迫不及待的跑去找安久久了。

      刚下飞机,就看到,安久久抱着一束花,在前方。

      季予宁单肩背着个背包,就穿过面前的人群,跑到了她的跟前。

      “给你。”安久久把手中的花递给他。

      季予宁意外,道,“你给我买花做什么?我是个男生。”

      “男生怎么了,男生也需要仪式感啊。”安久久笑言,“杀青快乐。”

      “那谢谢我们幺儿咯。”季予宁用重庆话宠溺的说到,笑容满面的接过了花,又言,“可是你这仪式还缺点啊?”

      “缺点?缺什么?”安久久纳闷。

      “喏,这里。”季予宁微微弯腰,把头凑到她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对她挑眉笑道。

      又来……

      安久久拿他没办法,无可奈何的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才差不多嘛。”季予宁满意点头,揽过她的肩,搂着她离开了机场。

      跟安久久回酒店后,季予宁顺势就躺在了床上,又伸手把站在床边的安久久,一把扯入了自己怀里抱住。

      “你累了就好好休息,把我扯过来干什么。”安久久想起身。

      “不要。”季予宁抬腿就压在了她身上,双手圈着她,脑袋靠在了她肩上,闻着她脖子间的香味儿,语气有些撒娇的意味说,“我就想抱着你睡,你陪我睡一会儿嘛。”

      “好吧好吧。”安久久只好答应。

      季予宁反手扯过旁边的被子,卷住了两个人,然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安久久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的头,季予宁的发质细软的像个小姑娘的,彼此享受着近来难得的相聚和宁静……

      安久久和他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才醒来,两个人也不太愿意出门,于是点了外卖一起在房中吃。

      “久久。”季予宁一面吃饭,一面对她说,“几天前,我和你哥打视频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安久久意外。

      季予宁言,“就上周五傍晚,你那会儿不知道去做什么了,我给你打视频他接的。”

      安久久想了想,那天她好像是去洗手间了,把手机放安康旁边的。

      季予宁叹了一气,故作忧愁道,“怎么办,我感觉咱哥好像不喜欢我啊,他要是不让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要不,我们私奔?”季予宁说笑到。

      “私你个头。”安久久踢了下桌下他的脚,道,“我哥不过是和你不熟而已,等以后他跟你熟了,就会喜欢你了。”

      “哇,你这么快,就想好要带我见家长了啊。”季予宁笑贫着。

      安久久往他嘴里塞了口菜,言,“吃你的饭吧,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季予宁笑着有点欠欠儿的。

      晚上安久久去洗澡,季予宁盘腿坐沙发上打游戏,一局打完后,他望了眼浴室,安久久还在洗。

      季予宁有些无聊,又重新开了一把,匹配中,他顺手从桌上,拿了颗安久久买的糖果撕开丢嘴里。

      片刻,季予宁皱眉,从嘴里缓缓扯出了张面膜……

      “季予宁你干嘛啊?”刚好从浴室出来的安久久看到了这一幕,吃惊到,“你吃我的压缩面膜做什么?”

      “这不是奶糖片吗?”季予宁一脸懵。

      安久久哭笑不得,道,“这不是糖,是面膜啊,唉呀妈呀,你四不四傻。”

      “我哪知道。”季予宁无奈,言,“你们女孩子家家的东西,真是奇奇怪怪的。”

      安久久扶额好笑。

      季予宁洗完澡后,安久久主动帮他吹头发,头发吹干后,他就枕在了安久久的腿上,继续打游戏,安久久翻看着新剧本。

      两个人各做各的事情,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却也感觉异常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