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第一卧底沈墨陆云鬟

    《南宋第一卧底沈墨陆云鬟》

    封印解除,孩子被偷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融界点吸收的速度不算快,但是锅灶是靠墙角而建的,此时已经有一根承重梁被分解殆尽。

      木房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倾塌的危险。

      樊冲交代好死亡人员的善后事宜后,也跟着过来,向辛尝解释道:“云港的振荡器在上一次码头出现融界点的时候损坏了,送到元京城维修,还没有拿回来。”

      “我知道。”辛尝点了点头:“不然也不用我过来了。”

      “辛队,麻烦你了。”樊冲谢道:“这里处理完了之后,我请你们尝尝云港当地的特色。”

      “好说,先叫我的那些人过来吧。”

      辛尝把烟头丢进融界点,看着迅速分解的烟头目光深沉。

      融界点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起先华国全国范围内,最多三个月才出现一次,到现在的话,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一到两次出现,而且这个频次还在不断上升。

      樊冲往通讯频道里说了一声,没过多久,就有两个地煞成员带着老郑他们过来了。

      辛尝招手让他们来到自己所站的位置。

      这里距离融界点二十米,当他们站定之后,如果仔细感受的话,就会察觉到一股轻微的吸力。

      让他们的身体有种往前倾的趋势。

      只不过这些‘种子’们的注意力都被面前的景象吸引了眼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这是……黑洞吗?”

      辛尝的队伍中,一个身体健壮的小伙咽了咽唾沫,感觉嗓子有些发干。

      “超出你们的认知了?”

      辛尝没开口,而是示意樊冲来讲,樊冲笑道:“你们都是‘种子’,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确实冲击力比较大。”

      “不过嘛,冲着冲着就习惯了。”

      说着他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鹅卵石,然后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长官好,我叫王虎。”

      樊冲把石头塞进王虎的手里,然后指了指融界点:“能丢中那吗?”

      王虎瞄了瞄,然后扬起右臂把鹅卵石扔了出去。

      二十米的距离而已,想要丢到这个距离对成年男子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不过想要一击必中,没有长年累月的训练是很难的。

      石头落地翻滚了一圈,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靠近了融界点,进入周围三尺之后,诡异地弹跳起来,众目睽睽之下,鹅卵石一点点分解。

      最后消失不见。

      “都看到了没有?”

      樊冲指了指融界点,说道:“这些木头,石头,非生命体只要靠近融界点三尺之内就会被吸引,而生命体的话,这个吸引范围将会扩大十几倍。”

      “融界点越大,吸引力和吸引范围是成正比增长的。”

      “所以尤其要注意的就是你们和融界点的距离。”

      樊冲讲完之后,就站到一边去了。

      这时候,辛尝才开口接过话头:

      “接下来要教你们部队里的测距法……老郑!”

      老郑应了一声,随后拉着十个新人到一边,教他们简易的测距法去了。

      看着新人们竖起大拇指在哪里量来量去,樊冲走到辛尝身边,问道:“辛队,接下来是怎么安排?”

      “让他们每人都尝试安置一次稳定锚吧。”辛尝微微一笑:“不过要先让他们亲身体会一下……”

      樊冲“嘶”了一声,立即明白了辛尝的计划。

      这是要他们不带振荡器,直面引力。

      “这也太危险了……”

      “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辛尝找了一把竹椅坐下:“人总要经历过,心里面才有底。”

      “口头实战、纸上谈兵?没用的。”

      樊冲闻言,深有所感地点头。

      作为测距法里最简易的跳眼法,一伙大学生很快就学会了。

      “现在一个个来,给我往前走。”

      辛尝眼中精光闪烁:“王虎。”

      “到!”

      “你第一个上。”

      “啊?这……”王虎犹豫地看着融界点,刚刚那块鹅卵石还是他扔的,什么下场,他看得最为清楚。

      一不小心,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辛尝眯起眼,语气变得生冷:“体育生什么时候这么软弱了?”

      “你不动,我就踢你进去。”

      没有办法,王虎只好硬着头皮,脚下慢慢挪动地靠近融界点。

      仅仅四五步,王虎就已经明显感觉到,面前好像有一股力量,就像磁石一样,将他吸引着往前。

      越是往前走一步,脚步就越是轻快。

      “五步,六步,七步……”

      一直到了十步,王虎弓着身,微微下蹲,降低重心。

      已经在用自身力量对抗引力。

      第十二步。

      王虎的鞋子已经微微下陷,在松软的泥土上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

      “行了,回来吧。”

      一直到十五步距离时,眼看着王虎双腿已经开始发颤,辛尝才叫住了他。

      回到众人身边后,王虎的后背已经满是汗水。

      “下一个,许殷。”

      人群中走出一个消瘦的男生,带着一副厚厚的深棕色眼镜。

      辛尝看了看他的身板:“你走十三步。”

      “是。”

      许殷扶了扶眼镜,然后向融界点的方向走去。

      有王虎的前车之鉴,许殷慎重了许多,一直到十三步之后,才艰难地扭转身体。

      “况天娇。”

      ……

      辛尝有意将连颖安排到了最后一个。

      还没有等他说话,连颖自己提出了要求:

      “我要走十五步。”

      十五步?辛尝攥拳摩挲着下巴:“那你注意点,差不多了就回来。”

      连颖柔柔地点头,将散乱的秀发别在耳后,朝着融界点走去。

      对于连颖来说,十五步的距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是阁老的女儿。

      果不其然,连颖前十步走得都很轻松,直到第十二步时,才感觉到吃力。

      走到十五步,连颖也感觉自己差不多到了自己的极限点,于是准备往后撤。

      “轰!!!”

      就在这时,融界点突然爆发出一阵波动,连颖猝不及防之下,被震倒在地。

      “小心!”

      辛尝脚下发力,一个纵身便跃出五六米,眨眼之间就来到连颖的身边,抓住她的双肩后撤。

      “所有人后撤五十米。”

      樊冲见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命令所有人后退。

      辛尝搂着连颖落地后,目光转向融界点,视线之内,木房其余的支撑梁已经开始崩坏。

      “三十米方圆,布置稳定锚!”

      辛尝凝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