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碰碰球

    《王子碰碰球》

    赐婚、册封郡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袁海一阵无语。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其实我就是随便说说!

      看胡戈一脸认真,袁海脸上一红,论态度自己还真比不上人家胡戈。

      几个人朝徐琳琳的拍摄地点过去。

      一路上不知不觉,中心变成了安然。

      不管是姜涛还是徐琳琳,或者是胡戈袁海,都有意无意把安然当成中心人物。

      这种转变是建立在大家的认可和安然的实力之上。

      譬如说话的时候,徐琳琳和姜涛总是侧着脸看着他问。

      走路也下意识的朝安然靠拢。

      快到地方的时候,袁海才发现这个问题。

      不由感慨,这辈子头一次见这样的人,在片场里不管他是什么角色,什么职位,都会让别人以他为中心。

      没过多久,众人来到片场。

      中间片场遮阳伞底下的椅子上,一位头顶白色遮阳帽,戴着墨镜,穿着波西米亚花裙的少妇端端正正坐在那。

      手里捻着瓶矿泉水,小心翼翼用吸管喝着。

      这就是请来的钢琴教师吧!

      安然心里琢磨,光看这气质,就不是一般人能比,一身的艺术细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一般。

      看到几人进来,少妇站起来,墨镜放下一半,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圈。

      胡戈和袁海他都知道,姜涛这胖子食指和中指全是黄色烟垢,哪像弹钢琴的?

      剩下那个……除了帅,一无是处。

      “你说的钢琴大师呢?”

      哈?

      安然楞逼了,看了眼徐琳琳,你不是这么夸我的吧!

      钢琴大师……

      这四个字分量有多重你知不知道?

      徐琳琳冲安然努了努嘴,“这位就是安老师!”

      嗯?

      少妇摘下墨镜,水当当的大眼睛盯着安然猛看。

      安然心里发毛,你这种要吃人的眼神是啥意思?

      “那首曲子你写的?”少妇道。

      安然点点头。

      “我不信!”少妇果断摇头,“你这人哪有点钢琴家的气质!”

      “你还真没说错,我不是钢琴家!”安然可不敢随便乱认,这种头衔弄在脑袋上,容易被人喷死。

      “我就小学在少年宫学了三个月!”

      “嗯?”

      少妇听了,脸顿时拉下来,脸上全是不忿。

      你在少年宫学了三个月,水平比我这个音乐学院的教师都强?

      你是在埋汰人吗?

      安然本意是开个玩笑,一看她脸色,顿时暗叫不妙。

      心想坏了。

      这群弹钢琴的,都觉得自己是艺术家,清高的很。

      别人知道这是玩笑,她有可能当真了。

      徐琳琳看气氛渐渐凝固,连忙过来道:“安老师,给你介绍下,这是咱们江城音乐学院的钢琴教师林佳凝!”

      林佳凝伸出纤细的手掌。

      安然握住她四根手指,很礼貌的轻轻一握,“安然!”

      林佳凝心里火气少了几分,多了几分好感。

      这人挺懂礼貌的,握手很有绅士风度,又长得这么帅,原谅他一回。

      看林佳凝脸色缓和下来,安然心里才松了口气。

      这女人表面和善,其实傲气全都写在骨子里。

      林佳凝道:“徐导说那曲子是你写的,我还真不信!?”

      这种语气要换个人早生气了。

      徐琳琳使劲冲安然打眼色,意思是这女人得罪不得。

      让他忍着点。

      不过安然看出来了,这属于那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人,人情世故什么都不懂,有话都是直来直去。

      他反而挺喜欢这种性格。

      安然冲徐琳琳打了个眼色,意思是我明白。

      林佳凝没等他说话,又道:“徐导说我弹出来的感觉不太对,现在请你指正!”

      这话说的硬邦邦的,徐琳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

      说完,也不管众人同意不同意,林佳凝把手里的矿泉水放下,朝钢琴走过去。

      徐琳琳一脸苦笑。

      林佳凝还真是个较真的人,但作为导演,感觉不对就是不对,她也不愿意糊弄人。

      谁知道这女人就上了心了,专门等在这,要跟安然比个高低。

      安然冲她笑笑,“别担心!”

      徐琳琳摇头,能不担心吗?

      就林佳凝这脾气,没当场翻脸,都算是给她脸了。

      几人走过去。

      只见林佳凝坐在钢琴跟前,闭上眼睛,调整了下情绪,才开始弹奏。

      悦耳动听的声音,流水般淌了出来。

      节奏和音符之间,没有一丝谬误,衔接的完美无缺,毫无瑕疵。

      可给人的感觉,就是跟安然弹的不一样。

      安然昨天演奏出来,给人是温暖愉悦。

      林佳凝弹出来,却没有那种感觉。

      但至于缺失了什么,徐琳琳胡戈这些人都说不上来,总之是没有那种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

      安然边听边微微点头。

      袁海好奇心是真有点忍不住。

      他们这些人是没法评论,毕竟林佳凝弹的没问题。

      其实就算有问题,他们也看不出来,而且也比他们强出十几里地去。

      但看安然边听边点头,就感觉人家是不是已经听出点什么来了?

      “怎么样?”袁海小声道:“问题出在哪?”

      徐琳琳和胡戈也竖起耳朵,这也是他们想问的问题。

      “弹的没问题,少了点变化!”

      安然笑道:“学院派的……弹琴成了习惯,没法改。”

      几人恍然大悟,就是死板呗!

      话说这么含蓄。

      几分钟后,林佳凝结束最后一个尾音,站起来没说话,双目灼灼的看着安然。

      那眼神看的安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么个大美人,还是蜜桃般的美女,用这种“我要吃掉你”的眼神看着自己,还真有点让人心里跳的厉害。

      “该你了!”

      林佳凝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到这个份上,安然不上也不行。

      他过去坐在凳子上。

      上面还有林佳凝的余温。

      有点心猿意马的感觉!

      “你愣什么呢?”林佳凝看他坐下,好一会都没在状态,不由问了一句。

      安然咳嗽一下,“没事,找感觉呢!”

      说着,他手指就开始跳动起来。

      这次他弹的比昨天节奏快不少,手指在琴键上轻巧的跳跃,琴声仿佛奔腾的泉水,带着悦耳的铃声,溅起水花。

      愉悦的温暖淡淡透出,慢慢积聚,不知不觉仿佛幸福的快要溢出来。

      周围人嘴角不知不觉露出淡淡的笑容,像是在体会渗透出来的美好。

      而林佳凝此时已经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