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田园之农女大当家

    《盛世田园之农女大当家》

    464章坐下没见过五宝吗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天刚放亮,麻九就醒了,一丝冷气从脚底下传来,原来是脚下的被服冰凉一片。

      麻九缩回了双脚。

      窗户纸上凝结了厚厚的一层白霜,冷风不断吹来,不过,窗户框漏风的地方,却没有白霜,是一条条的亮线。

      伸手一摸,身底下的炕已经凉透了,只有被窝里还有些温暖,那是身体散发的热量。

      虽然昨天半夜还烧了炕,但这铺炕太大了,半抱柴禾根本不顶用。

      只要火力旺,不怕睡凉炕。

      小铁蛋和狗剩子依然睡得很香,两人一个四仰八叉地躺着,张着大嘴,喘着粗气,一个五体投地地趴在那儿,脸部朝下,无声无息的,看起来使人有些担心。

      麻九把趴着的小铁蛋搬了过来,小铁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来,他原来的姿势影响了呼吸,麻九又给狗剩子向上盖了盖被,不过,一转身,狗剩子一脚就踹开了被角。

      唉!这孩子,暖被窝他不适应,真是遭罪的命啊!

      东炕上,朱碗主那一贯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的,胖三慢腾腾地翻了个身,嘴里说着含含糊糊的梦话,似乎在劝酒,还像是打架,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其它的客人倒是很平稳,都睡得很甜很美。

      炕头没有了姜盆主的身影,麻九有一种空空的感觉,总觉得缺了什么似的。

      因为没有了困意,麻九便起了床,打算像往常一样去北山练习弹跳去,虽然现在比前几天跳得高了一些,但照七圣拳拳谱上描述的高度,还差得很多。

      只有跳得够高,下落时才会获得较大的动能,才能出拳做功,增加杀伤力。这是麻九从物理课本上想到的对七圣拳偃月飞腾这一招的解释。

      麻九从水缸里舀出了一瓢水,倒在了洗脸盆里,洗了两把脸。

      这水冰凉刺骨,有种针扎的感觉!

      推开房门,麻九吃了一惊。

      嚯!

      一片洁白呀!

      后半夜居然下起了雪,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呀!麻九抬眼望了一下天空,居然是晴天,云彩早已没了踪影。

      院子里的青石地面上、井台上、房顶上、木材堆上都覆盖上了一寸多厚的白雪,连院子外远处的树上也是白茫茫的树挂,呼出的白汽也打着旋儿,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娆妖啊!

      十几只花麻雀正在西厢房的窗户根下刨食,将巨大的白色苫布弄得千疮百孔的,它们蹦蹦哒哒,叽叽喳喳的,给人一种快乐的感觉。

      几道野猫的蹄印在院子中分布着,像一朵朵的梅花,呈现出规则的排列。

      西厢房里传出了风箱鼓哒哒鼓哒哒的响声,房顶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很明显,厨师们已经开始准备早饭了,虽然,今天全村放假,但早饭还得照常吃。

      麻九放弃了去北山练武的想法,决定清扫院子里的积雪。

      麻九哈腰在地上轻轻地抓起一把白雪,用手攥成了两个小雪团,回身走进了屋里。

      狗剩子正张着大嘴喘着粗气呢,麻九把一个雪团放到了他的嘴里,另一个雪团放到了小铁蛋的手心里,几乎同时,两个少年哎呀一声蹦了起来。

      “下雪了,有一寸多厚,起来堆雪人去吧!”麻九冲着睡眼朦胧的两位少年说道。

      “麻大哥,你说啥?下雪了,真的吗?”狗剩子揉着眼睛有些急切地问道,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

      “真的下雪了?”小铁蛋也好奇地问,同时把手里的雪水朝眼睛上抹去,以便尽快睁开迷离的双眼。

      “可不下雪了呗,还下了树挂,雪很大,树挂很美,外面白花花,小鸟叫喳喳,快起来堆雪人吧!”

      麻九说完,便走出房门,来到西厢房的南墙处,拿来了竹扫帚,扫起雪来。说实在的,由于温度不是很低,这雪有些发粘,直沾扫帚,不好扫。

      很快,狗剩子和小铁蛋来到了院子里,看到这茫茫的雪海,两人兴奋极了,先是在雪地上打了几个滚,弄得满头白发,浑身雪白,拍掉身上的白雪,两人追逐着打起了雪架。

      雪团飞舞,不一会儿,两人的衣服上挂满了斑斑白点,像两只斑点豹一样,嬉戏耍闹声不绝于耳,吓得麻雀乱飞,老鸹乱窜,野猫逃避,老鼠回窝。

      麻九扫了一半的时候,婉红来到了院子里,她拿来木锨攒起了雪。

      婉红一出现,麻九觉得身边的景物更美了,连手臂都突然增加了力量。

      他望着婉红,只是傻笑。

      婉红扫了他一眼,说道:

      “大傻子,起的挺早啊!扫累了吧,歇一歇,师姐教你怎么堆雪人呗!”

      “谢谢师姐了!我还是快点扫吧,一会儿太阳出来,雪就更粘了,就更不好扫了。不能和你一起造人了,你自己造吧!”

      麻九说完,甩开膀子,加大了挥动扫帚的力度,青石板一尺一尺地露了出来,板缝中的荒草也直起了腰身。

      “说啥呢?啥造人造物的,你以为你是神仙啊?”婉红撮起一木锨积雪,唰的一声,撇了过来,扬得麻九浑身是雪,脸上也沾满了雪。

      麻九被整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用舌头舔着嘴唇上的积雪,积雪融化了,他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头上的积雪纷纷落了下来。

      “你手咋那么欠呢!”

      麻九哈腰抓起雪就朝婉红打去,婉红则用木锨遮挡着,雪块打在木锨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分散成一片片一块块的小雪疙瘩,向四方飞溅着。

      “打新媳妇了!打新媳妇了!”

      狗剩子和小铁蛋见状,也跟着哄了起来,婉红上前一步,抓住小铁蛋就打起了屁股。

      “谁是新媳妇?谁是新媳妇?还敢瞎说不?”

      可能叫婉红打疼了,小铁蛋连连说道:“不敢瞎说了!不敢瞎说了!”

      “别打孩子!”

      话音刚落,姜盆主从院子外走了进来,眼圈发黑,却是一脸的严肃。

      几人停止了打闹,都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姜盆主走进了东厢房。

      “你俩再去拿两把木锨,姐姐领你们堆雪人咋样?”婉红冲两位少年说道。

      “好啊!”两位少年飞快地跑向了堆放工具的西厢房的南墙,一人拿起一把木锨,满脸兴奋地跑了回来。

      麻九依然奋力地扫着雪,婉红和两位少年边攒雪边堆起了雪人。

      院子里一片欢快之声。

      太阳冒红了,西厢房和正房房顶上白皑皑的积雪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辉,几只麻雀从蔚蓝的空中慢慢悠悠地飞来,怯生生地落在了屋脊上,叽叽喳喳地闲聊着,也许在讨论着到什么地方觅食去呢!

      几个雪人已经成形了,一个长得有些粗壮,大眼睛大嘴岔高鼻梁浓眉毛,是个英俊的男子,一个长得娇小瘦弱,柳叶眉樱桃口丹凤眼还有小小的辫子,是个美丽的少女,一个长得憨态可掬,眯缝眼大耳朵花瓣嘴小平头,是个天真浪漫的男孩。

      小铁蛋折了几根半尺多长的的荒草草梗,将它们插在了英俊男子的下巴上,顿时,男子雪人苍老了许多。

      麻九看到雪人的眉毛是用荒草的叶子完成的造型,又见光秃秃的草梗子做了雪人的胡子,不禁顺口吟了几句:

      “衰草残花映青石,

      草梗草叶总分离。

      问君哪得团圆日,

      待到山花烂漫时。”

      “你胡诌啥呢?你看我们堆的雪人好看吗?”婉红问麻九,一脸的期待,还有几分自豪。

      “好看,好看!男子英俊潇洒,女孩美丽大方,男孩笑容灿烂。这眼睛是用什么弄的,怎么活临活现的呢?”

      “眼睛是桃核,让婉红姐姐染了黑墨,是我点上去的。”小铁蛋比比划划地说道,他很兴奋。

      “这个大雪人的眼睛是大枣,是我弄的,像吗?麻大哥。”狗剩子有些自夸地说道。

      “像,像,很像!很传神!你们都是小小的雕塑家呀!”麻九赞扬着两个少年。

      “什么叼树叼馒头的,你把他们当成什么了?看你拖着长长的竹扫帚,活像一只大松鼠!”婉红在一旁调侃麻九。

      “我说的是雕塑家!”

      “你才叼树杈呢!”婉红依然不依不饶。

      “没有知识真可怕!”麻九小声说道。

      “什么,你手冻麻了?那你赶紧弄副手套戴上啊!”婉红关切地说道。

      小铁蛋一听麻九冻手了,一转身跑回了屋里,拿出了一双大棉手捂子,递给了麻九。

      麻九知道这一定是姜盆主的手捂子,要不,不能这么大。

      麻九戴上了大手捂子,接着扫起了雪,白雪像面粉一样,柔软洁白。

      是啊,面粉不就是白雪变出来的吗?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