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吃了一条鱼开始

    《一切从吃了一条鱼开始》

    324你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啊居然气成这样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凉亭里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女人披着及腰墨发端坐在钢琴前。

      让傅祈寒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亦或是这个背影似曾相识。

      男人迈开长腿走过去,来到她身后时,一首曲子恰好结束,但钢琴动人的余韵似乎还萦绕在耳畔。

      傅祈寒墨绿的眸子投向女人的右臂,伤口已经结痂,边缘的地方泛着淡淡的粉色。

      他问道:“伤好了?”

      听到男人低沉动听的声音,凌虞转过来抬眸看着他,清丽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她正要起身却被他轻扣住肩膀。

      “不用,坐着吧。”

      凌虞微微颌首,“嗯,好得差不多了。”

      “你上次弹的曲子,叫……《忘川》是吧?”说话间,男人已经落座在她身边。

      “是。”面对男人的靠近,凌虞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

      从那天起,她就明白自己要跟这个男人保持距离。

      他远比她想像的复杂。

      傅祈寒是何等精明心细的人,他怎么会看不出女人是在有意疏远自己,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

      挑了挑眉梢,他示意凌虞把手放上来,“就弹这首吧,我喜欢。”

      什……什么?

      凌虞面不改色地看着他,心里却对此感到很诧异。

      看他这架势是要和自己一起弹钢琴。

      “大人,您会吗?”凌虞斟酌好言语后,开口问道。

      这首曲子他可只听过一次,会弹吗?

      男人平直的唇线泛起一丝波澜,“试试。”

      试试?

      试试就试试。

      凌虞将双手放在琴键上,她最后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黑白的琴键传出有节奏的音律,时而轻缓,时而欢快,周围清幽的环境都被渲染得缱绻暧昧。

      男女之间配合得相当默契,直至曲尽,都没有发生一点差错。

      凌虞神色复杂地看着男人,内心惊讶不已。

      她的惊讶不仅仅来源于她和傅祈寒默契的配合,还来源于男人对这首曲子的熟悉程度。

      《忘川》他才过听一遍而已竟然就能一个音节不差地弹奏出来,对曲子的熟悉度甚至不输她。

      他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时间好似就在此刻冻结。

      最终还是凌虞主动打破这沉寂,“Satan大人,您怎么……”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面具下,男人轻挑了下眉,“实话说,我也不知道。”

      “……”

      这话说的,凌虞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她匆忙起身,对傅祈寒恭敬地颌首,“Satan大人,夜深了,属下先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

      说罢,她正要转身离开,不料自己的手被人抓住。

      傅祈寒还没说话,身体竟先大脑一步做出行动,他握着女人的玉手迟迟没有松开,他清晰的感受着她指间泛着的温度,明明现在是夏天,可她的手却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凌虞的手被男人的大掌包裹住,她感受着男人手上传来的温暖,有过一瞬间的失神。

      片刻的失神后,她如触电一般抽回自己的手,傅祈寒也没有强迫她,就任由她的手脱离自己的大掌。

      昏暗的环境中,她垂眸睇着面前的男人,如凝脂的脸颊浮上一抹红晕,可说出的话却冷硬疏远,“大人,请你自重。”

      这次,她没有再用‘您’来称呼他。

      “呵呵……这两个字怎么写,我不会……”男人暗哑的嗓音发出一两声清润的笑,不似他的人这般冷血绝情。

      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女人上方,凌虞的身高好歹也有一米七二,但现在在男人的压迫下却显得那么弱小。

      傅祈寒一步步逼近她,直到把她逼到无路可退。

      凌虞背靠着冰冷的白玉石柱,仰面盯着上方的男人,面对他赤裸裸的目光,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傅祈寒抬手撑在女人头顶,身体往下压了压,他的目光紧紧锁在女人绝美清冷的脸上,往她耳畔吹了一口热气,“……不如你教我。”

      “咳……”

      凌虞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傅祈目光沉沉地盯着女人已经红透的耳朵,嘴角勾起邪恶的坏笑。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唇瓣靠近,轻轻擦过女人的耳垂。

      这一刻,凌虞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耳垂被男人的唇瓣触碰的那一刻,心脏好像有电流划的,酥酥麻麻的,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

      从前的她,像个冷漠的机器一样,没有感情,没有情绪,从不会因外界的任何人或任何事扰了心,乱了思绪。

      貌似现在这一切都在悄然无声地变化着,都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

      凌虞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变化,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该她想的绝对不能有半点非分之想。

      两人对峙良久,凌虞终于抬手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并找回自己的声音,“Satan大人博学多识,怎么会不知道‘自重’两个字怎么写,实在不行,您就自己上百度查询,再不然属下也可以送您一本……汉语词典。”

      话一说完,她不给男人反应的时间就迅速逃离。

      傅祈寒在后面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眸色深了深,旋即轻笑出声。

      凌虞听到男人的笑声,理所当然地把他的笑当成了嘲笑。

      太丢人!

      刚才可真怂!

      凌虞懊悔地闭了闭眼,不禁加快脚下的步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