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大魔王

    《足坛大魔王》

    难眠之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侯爷!”

      回到武忠侯府后,尤氏发现杨晓并没有在书房,而是在校场与沈炼等人在一起,忙迎了过去。

      “东西都分配好了,也带话给四小姐了!”不待杨晓发问,尤氏便又说道。

      “很好,一会儿你再去趟迎春姑娘那里,免得我一会进去拿人的时候吓到她!”杨晓说道。

      “侯爷!”

      尤氏闻言大惊。

      “不懂吧!”

      杨晓微微一笑,“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在就是我和荣国府的较量。

      而且,这事我占着理!”

      说到这里,杨晓却是闭嘴不言了。

      “奴家这就去迎春姑娘那里去!”

      杨晓不肯多说,尤氏也不敢多问。她只是听不明白,这事杨晓怎么就得占了理了。他管贾家要丫环,贾家给他是人情,不给是本份。

      听他那意思,竟然是想要带兵入府去抢,难不成他所说的理,是占得一个当贼头的理吗?

      “侯爷!东西拿来了!”

      尤氏才走没有多久,靳一川便急匆匆的赶了进来,“开封府,五城兵马司,还有我们龙禁尉,关于贾家的案子卷宗副本都在这里了!”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把一厚叠的文件递给了杨晓。

      一张张的翻看着,杨晓的脸上露出了狞笑。

      将手里的案宗一合,“整队!”

      “参见千户大人!”

      在场的龙禁尉早已准备好,齐刷刷的单膝跪在了杨晓的面前。

      “沈炼,带人围住荣国府,只准进,不准出!靳一川,带人随本侯入府拿人!再次重申一句,我们只为抓拿人犯,中间不得掠抢钱财了,不得侵扰家眷!事后,自在赏赐颁下!”

      “出发!”

      一声令下之后,武忠侯府内的龙禁尉便动了起来。除了几个看府的必备人手之外,其余人全部冲了出去。

      “老太君!不好了!”

      贾母历来都有午睡的习惯,今天的精神耗得又着实有些多。中午睡得很沉,可是才刚刚躺下不久,她便被鸳鸯给叫醒了。

      “老太君,龙禁尉把荣国府给围了!”

      叫醒了贾母后,鸳鸯是难掩脸上的惊容。

      “什么?”

      一句话让贾母的睡意全消,被扶着坐起来的她只觉得手脚都是一阵的发冷。内心中只有一个遗问,难不成圣人真敢冒着天下勋贵离心离德的风险,而要灭了荣国府吗?

      “可曾入府拿人!”

      侧耳听了一下,贾母并未听到哭喊声,心中稍安,忙又问道。

      “到是不曾!只是围住了府!”鸳鸯忙道。

      在此时,她的心里真是慌得一匹,是又开心又慌乱。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杨晓为了自己竟然干出来这样的事情来。而心虚的是,这事恐怕让她以后在荣国府再无立足之地了。

      “老太君,龙禁尉入府了!”

      还没等贾母再问出话来,琥珀又跑了进来。

      “取我的一品浩命服来,我到要看看,这位朝庭新贵到底想要做什么?”贾母当真是老而弥辣,强自保持镇定,发号施令道。

      很快的,她便在鸳鸯和琥珀的服侍下,换上了国公夫人的一品浩命,又被两个丫环扶着出了荣庆堂。

      “老太君,救命呀!”

      才出了荣庆堂,她便看到两个人好似被人赶鸭子一样跑了过来。为首者正是她的老家人赖嬷嬷,除此之外,还有荣国府的管家赖大。

      而他们身后的则是凶神恶煞的,以杨晓为首的几个龙禁尉。

      “拿人,莫要惊扰了老太君的清静!”

      眼见赖大两人被逼着到了荣庆堂,杨晓是一声冷笑,将手一挥。

      “唰唰……”

      伴着他的命令,几个龙禁尉是腾空而起,落到了赖大母子的身边。手里的绣春刀连着刀鞘狠狠的砸将下去。

      “啊!啊!”

      伴着数声惨叫,赖大母子被砸翻在地,是鲜血狂喷。

      到这时,他们才又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麻绳,好似捆猪一般的把两人给捆了起来,又提到了杨晓的面前。

      “杨侯爷,你到底意欲何为?”

      贾母冷冷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直到现在才又整了整冠,问出声来。

      “人犯赖大,倚仗荣国府威名,巧取豪夺。涉及店铺三所,田产二百余亩,人命三条!

      为彰朝庭法纪,为免人犯逃脱,本侯只好先行令人围住了荣国府,并且入内拿人。

      没想到惊动了老太君的清修,是本侯的错,本侯向老太君请罪了!”

      杨晓缓缓的说了一句,接着向前一揖。

      “污蔑!我们没干这些事!侯爷,是宝二爷得罪了你,你若有气找他去发呀!找我们这些下人算什么?”

      听了杨晓的话,没被堵上嘴的赖大只感觉一股凉气从天灵盖直惯入体,拼了命的挣扎并且叫了起来。

      “掌嘴!”

      杨晓将眼一立。

      立时,便有靳一川等人动了手,便如刚才拿人那般,用带着刀鞘的绣春刀,在他们的嘴上狂抽了起来。才不过几下,便把两人给抽得昏了过去。

      再看那上好的青石地面上,却是落满了和着鲜血的牙齿。

      “三木之下,谁敢妄言无罪!”

      轻蔑的扫看了一眼地上的赖大母子,杨晓冷冷的说道。

      接着,才又再度看向了贾母,“哟,老太君,这诰命服都穿上了。这是想要去金殿去告本侯呢?”

      “这事的确是本侯唐突了,只知道抓捕人犯,却扰了贾府的安宁。本侯这就回府听参!”

      “走!”

      说罢,他一声令下,是转头就走。

      可巧的是,便在转头时,他却注意到了一个丽人。身材丰满,凤眼桃腮,正被一个白净的丫环扶着远远的看了过来。

      “对了!老太君!本侯还得到消息,说荣国府内有人在放印子钱。本侯正准备详查此事呢?一旦查实详情,不管涉及到谁,哪怕是涉及到赦公或是政公,也会一律严办!

      勿谓言之不预也!”

      说罢,他深深的看了王熙凤一眼,这才洒然离去。

      “平儿!”

      一句话,一个眼神,只吓得王熙凤的呼吸都抑止了,死死抓着身边丫环的手,面露惊恐之色。

      “二奶奶,镇定些!侯爷没有当众揭破此事,就说明此事还有转机!现在大家都在看着呢?你可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呀!”平儿回握着王熙凤那冷寒如冰的手,劝解道。

      “好!我镇定!早知道现在,把鸳鸯给人家不就完了吗?该死的宝玉,都是他无故惹事!这下子可到好,被龙禁尉派兵围住。消息传出去,我们满府都成笑柄了!”

      王熙凤长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笑的向平儿说道。

      到不是她真的怕荣国府成了笑柄,而是借此来调整自己的情绪,好完全抛开自己与印子钱之间的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