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姑爷

    《上门姑爷》

    老爷子的紧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齐云山开山收徒的消息,不仅是在山上弟子的家人之中流传开,连山门附近的一些散修都上山来打听消息。早先流传在外齐云山有神功的消息已经是比较诱惑人的,山下恶人都组团而来,一窥究竟;而今随着一些散修的离去,虽不能说出什么,但修为的高涨却是瞒不了人,更是从侧面证实了齐云山上有神功的消息。

      前因加后因,齐云山的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虽说算不得仙法,但也是不差的,起码比得上天心门一些寻常的嫡传弟子功法了。”

      当然也有不信的,毕竟齐云山有天心门嫡传功法之事,早在齐云山立山门之时,便传了出去了。但这么久,齐云山弟子的修为虽比散修好一些,但也仅此而已。因而相信的人是很少的。

      其实这就像是有人将高等数学丢给一堆小学生,在没有老师的教导、参考资料也不足的情况下,再怎么靠自己学习,都不可能通透;久而久之,大家就认为,齐云山的功法不过如此。

      对于此事,吴奇柳下令门内弟子不要胡言乱语,只遵从事实。

      所谓事实就是:“不是什么修炼法门,但却是修炼方法。我给你细说一番你就明白了。”

      不过热潮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天心门的人员入驻,齐云山上的气氛便又一次投入紧张之中。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散修们自然也有办法知道,天心门种并不隐瞒的举动,自然也就不敢在情况未明之时跑去齐云山赌一场。

      紧张的氛围并不来源于双方高层的意志,而是底层弟子之中自发的对立。阶层总是对立的,天心门是富人阶层,相较而言的齐云山则是贫民。

      不管在什么世界,贫富总是对立的。

      好在这种气氛却依旧没有持续多久,随着一个人的到来,所有的诡异气氛戛然而止——白白。

      作为天心门门内前几的天才,白白的到来,适时的给在齐云山的天心门弟子一把枷锁,有他在,弟子们不敢如先前一般放肆的欺压齐云山的弟子;又因为他对齐云山抱有好感,因此剑拔弩张的气氛便被压制了下去。

      很快,意识到这种压制并不能解决问题的白白,巧妙的将天心门的弟子安排到了东边的山脚——和天心门很近的位置,这一阵风波才消停了下来。

      然后他便道明了真正的来意。

      白白自然不可能和其他弟子一样,是来学技术的,作为吃螃蟹的第一人,他这一次是带着疑惑而来的:“《数学》是什么?”

      他记得吴奇柳说过数学是最重要的。

      对于这个问题,吴奇柳并不打算回答,因为他暂时还没有开设数学课程的打算。于是他避而不谈:“不如,我们来谈谈《哲学》。”

      哲学,白白也是感兴趣的。

      吴奇柳的《哲学》,自然不会完全是纯粹的哲学;或者说他目前的哲学就是一切有利于齐云山发展的哲学。鉴于此前齐云山的状况,吴奇柳决定让白白这个纯粹的人来担任,齐云山第一位《思修》老师。

      首先,白白很单纯,这种单纯是心性上的,他看待世界很简单,非黑即白。这对于吴奇柳而言,很重要。

      齐云山传承数十年来的传统,或者说作为以散修为主体的门派,最大的弊端就是人人都在衡量利益;这可以让门派生存下去,发展下去,但是吴奇柳并不想要这样的一个门派。他想做得更多,更纯粹,因而需要一个人以一脚刹车来拉住这种趋势,然后再慢慢的转变整个门派的立场。

      当有一天,齐云山的弟子不再一味的衡量利弊的时候,齐云山的发展才算是真正的走上了正道,而非是而今所谓的正道。

      正道不应该只是不损害他人利益;正道更应该具备一种舍己为人的大无畏。

      白白便有这种大无畏。

      其次,白白很强大,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强大,而且他的家族也很强大;在这个羡慕强者,羡慕天才的世界里,他的话比许多人的都好用。

      因此,他的价值观能影响甚至决定很多跟随他的人的价值观。

      最后,白白会变,这种变化是良性的。初到齐云山的白白,高高在上,虽谈不上目空一切,但骨子里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随后他认可了封坚,认可了吴奇柳。

      到最后,不惜再三追问吴奇柳。

      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一直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所以他值得吴奇柳的培养。

      说来有一些自大,齐云山竟然想要培养天心门的天才,但白白不就是在齐云山有了巨大的蜕变么?

      白白自然也是感兴趣的,他点了点头,并不拒绝。

      他对吴奇柳的认可不仅仅来自于好处,而是切实的心意。

      吴奇柳能传他战斗之道,也能传他修炼之道,在他看来,是非常难得的,纵观天心门内部,九峰之间的功法未必能互相传给对方的杰出弟子。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他回山之后,和几位门中的老人进行过一番测试之后,这种认可就更加明显了。

      几位老人,在境界等同的情况下,同台相争,白白会更显得轻松写意一些,因为白白更懂得恰好的力。

      即便是先前总是打得难解难分的几个人,而今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能看出赢面更大。这种提升,很难让人相信不过是去了一趟齐云山而已。

      几个老人很难相信,若说是有了什么天材地宝或者际遇,那也好解释,但是,齐云山有什么?对此,白凌给了一个很好的解释:在齐云山和元兴平学了一些东西。但白白心里却是清楚的,因而更确信还要再去齐云山。

      拿出元兴平做挡箭牌,也堵住了许多人的口。

      白白同意之后,事情就好做了许多。不过一门完整的学科自然不会那么快就出炉,何况吴奇柳还要对其进行修补。眼前还有更为重要的事,那便是齐云山新一届的开山收徒。

      和白白商谈好了“任课老师”的身份之后,吴奇柳马不停蹄的召来了刘力,手中一系列的文件交待给刘力,让其分发给诸位师兄以及几位亲传弟子,连此前要背叛出门派的宇文泰也不例外获得了一份。

      上面其实很简单——齐云山第一届中央委员会探讨内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