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4:大国崛起

    《重生1994:大国崛起》

    女配娇软绝色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2022年7月17日,夜。

      华夏魔都,浦西某商业街。

      一家普通的奶茶店内。

      二十四度的空调环境绝对谈不上炎热,但依旧有细密的汗珠,不停沿着吴凡的鬓角滑落。

      紧握的双拳与凝重的神情,无一不在表明这个20出头的小伙子,正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

      原因无他。

      就在十多分钟前,吴凡正拉下卷帘打算关店呢,一转头就看见操作台边,不声不响的冒出了一个大光圈。

      光圈很诡异的漂浮在半空中,往外泛着幽幽的蓝光,看上去直径大概一米多点——光圈不远处就是吴凡亲手置办的桌子,尺寸是1.3X0.5的长方形,光圈的直径正好和桌子长度差不多,一米出头一米五不到的样子。

      吴凡很清楚,自家店里绝对不存在能产生这种光圈的东西或者条件:

      手机在自己兜里、卷帘门刚拉下,外部的光线肯定进不来、店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头顶的吊灯——吴凡把灯关掉后,依旧可见光圈在慢悠悠的漂浮着。

      毫无疑问,吴凡遇到了异常事件。

      作为一个书龄十几年的网文爱好者,吴凡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接下来该如何做,他却犯了难。

      是主动联系官方?

      还是自己偷偷把事情掩盖下去,走一步看一步?

      理智告诉吴凡,把事实报上去是最好、也是最合适的做法。

      但是,作为一个平凡了整整二十六年的普通人。

      吴凡的内心有另一股火苗,正在理智掀起的狂风中顽强的摇曳不熄:如果这个光圈是个机遇呢?如果这个光圈能带来什么好东西呢.......

      哐哐哐——

      就在吴凡内心纠结之际,已经拉下的卷帘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击声。

      卷帘门特有的材质声如波浪般带着起伏,伴随着“哗啦啦”响起的还有一道男音:“喂,店里有人吗?”

      我不叫喂,我叫永猎双子。

      脑海中下意识的冒出一句骚话后半秒钟不到,吴凡整个人便猛一激灵,如触电般回过神来。

      一滴比先前还要大还要急促的汗珠“咻”的一下从吴凡前额滑落,在下颌胡须的缓冲下减速,最后沁入衣领。

      “谁,谁啊?”吴凡咬着牙关,强迫自己的语气显得正常一些:“已经关门了!明天再来吧!”

      说不定是哪位老客户呢,吴凡自我安慰道。

      然而自我安慰产生的多巴胺还没开始神经传递,对方的回复便让吴凡差点心肺停止:

      “派出所巡防的!师傅开下门噻!”(魔都人一般管不认识的人都叫师傅)

      .........

      曹毅今年28岁,魔都本地人,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淮海派出所工作,今年已经是他戴上警徽的第五个年头了。

      作为一个超大型的国际化都市,魔都常驻人口超过两千万,犯罪率却是全球同级别城市中最低的,这其中自然离不开曹毅这类基层干警的付出甚至牺牲。

      淮海派出所辖区虽然谈不上大,但是由于内辖多个商业街区以及历史建筑群,所以派出所巡防的力度还是不小的——当然了,巡防的设备也是相对而言会比较先进。

      淮海路辖区的标准巡防小组是六人为一队,吴凡奶茶店所在的街道由于地处商业街与肿瘤二院、魔都高架出口交接处,地理位置较为复杂与重要,所以被列为固定的长期巡防点之一。

      今天,曹毅正和他的小伙伴们进行着例行常规巡视。

      与往常一样,整块片区走下来大事没有,零星的生活琐事倒是遇上了几件:某某阿姨抱怨小区有流浪猫啦、步行街有人违规停放共享单车啦、高架出口遇到外来货车问路等等。

      大半圈巡逻下来,有个小年轻悠哉哉的伸了个懒腰:“哈欠~有些没劲啊。”

      这个小年轻叫郑源,今年刚从警校毕业,性子略有些跳脱。

      一股制式学院派的气息尚未完全褪去,是整个巡防组里头最年轻的后辈。

      “没劲才好啊,说明社会安定嘛,”队里另外一位较年长的巡防队员笑了笑,同时拧开随身带的水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最后还豪爽的“哈”了一声,愣是把白开水喝出了梁山聚义的气势,“要是哪天连咱们这种巡防队伍都要死命出力了,那才坏事了呢。”

      “也是也是,我也就随便说说嘛,“郑源嘿嘿的笑了两声,又扯了一个话题:“对了,你们听说没,昨天浦东那边打了个盗版名牌包的团伙,一堆普拉达爱马仕的高仿包,一两千万呢,够判些......咦,那是什么?”

      曹毅正在一旁侧着脑袋听的津津有味,听到郑源后半句,下意识的便朝他说的方向一扭头,看清楚情况后嘴角一咧:“哟呵,这啥情况?”

      只见离曹毅等人几十米开外,一家在夜里看不清名字的店铺上方,一根不是很宽却异常明亮的光柱正直冲天际,在黑夜时分显得格外耀眼。

      作为一个超大型城市,魔都最有名的景观之一便是外滩灯光秀。

      每每一入夜,浦东的诸多高楼大厦便会在楼体外打起灯光,铺展出一副极其壮观的灯光夜景图。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谁都能在魔都,随意投射高强度的灯光。

      实际上,魔都对于光线的管控其实是非常严格的——大型探照设施使用前必须报备,十一点后市区内更是禁止使用远探光线(跨年夜除外)。

      毕竟这年头,光污染也是实打实的民生问题之一。

      代表魔都形象的外滩灯光秀尚且不能越线,更别说淮海商业区这一块地儿了。

      所以见到有人“违规使用”高强度灯光,曹毅出于职责必须前去制止。

      这才有了吴凡听到的那一道敲门声。

      自报家门后曹毅便站在原处等待。

      过了大概半分钟,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卷帘门被向上拉了大概三分之二的高度,露出了店内吴凡的面孔。

      其实直到这时候,曹毅也没把这事儿和异常事件挂钩。

      他挺了挺胸,确保胸前的执法记录仪能正面覆盖眼前的情形:

      “师傅你好,我们是淮海派出所巡防队的,你店外头这灯是怎么回事啊?十一点后市区禁强光的哝晓得伐?”

      原本自认为逃不掉、打算主动把一切全盘托出的吴凡一呆:“?”

      “师傅你别紧张,我们不罚钱的,”曹毅笑了笑,他把吴凡的表情误解成了因惊惧导致的临时性缄默,接着他探头朝店里看去:“机器在后面伐?关掉就好叻,下次注意一点....”

      然后下一秒,曹毅的笑容就凝固了。

      他指着屋内漂浮着的、正不停往外头蹦出各种细碎神秘符号的光圈,一脸问号:

      “我了个擦,这特么是个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