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种田爆红全星际

    《我靠种田爆红全星际》

    165宛凝大个女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李智云暗笑一声,携唐僧几人继续西行。

      该锻炼锻炼悟空他们了!

      下一站是平顶山逢魔,金角银角是太上老君的童子,也算是圣人门徒,拿来给孙悟空几人练手正合适。

      行不多时,遇一凉亭,亭内有一红衣一玄衣两位老者对奕。

      红衣老人正是冥河老祖,玄衣老人李智云并不认识。

      能同冥河老祖对奕的人,想来不是弱者,更不是善者。

      冥河老祖来找他,多半还是为了结盟之事。

      前有天庭示好,后有佛门相邀,又岂能少了北俱芦洲?

      李智云念及此处,对孙悟空几人说道:“尔等先行,本王稍后便来。”

      孙悟空看了一眼凉亭方向,虽然看不透两人真实身份,也知其不凡。

      此地燃灯刚刚降临,哪个生灵敢冒头?

      也不知师傅有何算计?

      孙悟空临行前,拔根猴毛藏于李智云身上。

      这猴子!

      还真是调皮,就不怕遇上高人,反受其害?

      想听就任你听吧。

      李智云暗自苦笑摇头,随即往凉亭而去。

      “什么风把冥河老哥吹来了?”

      人未至,声先到。

      冥河老祖见李智云还是如以前那般热情,心中一喜,脸上却是佯装怒道:“仙风、佛风还有妖风!”

      李智云笑道:“老哥,你也太敏感了,难道你还不相信小弟的为人?”

      冥河老祖起身将李智云按到自己的座位上,又道:“老哥相信你有什么用?还得要别人相信才行。”

      说着又对李智云介绍道:“这位是妖师鲲鹏,虽然老弟不熟悉,想来也听过他的名头,他与老哥乃是生死之交。”

      李智云赶紧起身见礼:“原来是妖师当面,本王倒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妖师起身回礼,笑道:“殿下过誉了,吾忽闻人间崛起一位大能,奈何缘悭一面。今日得见,果真是一表人才名不虚传。人族有殿下,实乃人族之福。”

      ……

      两人一阵商业互吹后,只见妖师又道:“吾听闻殿下领了天庭旨意,要在人间斩妖除魔,不知传闻可属实?”

      “哈哈……”李智云哈哈笑道:“那都是天庭小把戏,西游之后,本王在长安煮茶论酒,他不香吗?”

      李智云见妖师神情逐渐开朗,话锋一转又道:“倘若真有哪些妖魔不长眼,敢在大唐境内作乱,本王也得试试斩妖剑是否锋锐。”

      说着看了一眼灵山的方向,又道:“明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字字铿锵,杀伐之音,犹如风雷。

      果然!

      妖师心中一喜,这家伙果然与西方教有仇,方才那话分明是对西方教说的。

      妖族聚集于北俱芦洲,与南瞻部洲相隔数十万里,他可不会认为有哪只妖魔不开眼,要跑到大唐去搞事!

      听这位王爷的口气,只要妖族不侵犯大唐,斩妖剑便斩不到北俱芦洲去。

      妖师想到这里,心中忧虑略微放松,但是一想到李智云受了天庭尊号,心中多少有些不快,又道:

      “殿下既然不欲为天庭奔走,何必受那封号?我辈修士,所求不过长生久视,图谋些虚名,有何意义?”

      李智云笑道:“妖师言之有理,本王身为大唐王爷,早以参透名利二字,可那斩妖剑乃上品先天灵宝,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尴尬一笑,又道:“本王虽然机缘巧合得了些造化,奈何根基薄弱,想要与佛门一较高下,多一件宝物,自然多一分胜算。”

      “原来如此。”妖师怅然一叹,又道:“殿下若觉势单力薄,我妖族倒是能助殿下一臂之力。”

      李智云苦笑道:“我大唐虽然幅员辽阔物产丰茂,但也仅限于百姓而言,实在拿不出诚意来。”

      “哈哈……”妖师大笑道:“殿下的友谊,便是最大的诚意。”

      “妖师是爽快人。”李智云笑道:“本王有幸识得妖师,乃本王幸事,亦是大唐之福。”

      李智云微微一笑,又道:“妖师不远万里而来,该不会仅仅为了交朋友吧?”

      “哈哈……”妖师笑道:“当然,交朋友只为其一,其二嘛……”说着便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时冥河老祖接过话题,说道:“老弟,是这样的。老哥与妖师同西方教有世仇,而老弟与西方教有国恨,咱们何不结盟,一起讨伐西方教?只要咱们同心同德,定叫那灵山换青天!”

      两个老阴币……

      冥河老祖想要讨伐灵山是真,而妖师明显志不在灵山,而在灵山之底的灭世黑莲!

      因为妖师的真正敌人并不是西方教,而是天庭!

      无论两人唱和的如何精彩,李智云心里跟明镜似的。

      灵山不可灭,黑莲不可出!

      至少现在不行!

      一旦黑莲出世,大唐也会被殃及。

      在自己羽翼未丰之前,绝不允许三界动荡!

      李智云念及此处,叉开话题,道:“不知妖师对西方教乌巢禅师,可有了解?”

      “哦?”妖师微微皱眉,说道:“乌巢禅师又称大日如来,乃是西方教少有的大能之一。只不过此人向来深居简出不问世事,外人很难见到。”

      这老银币果然不知乌巢禅师的身份……李智云微微一笑道:“难道妖师从未对大日二字有过想法?”

      “嗯?”妖师轻嗯一声,这李智云明显是知道些什么,否则绝不会突然提及此人,下意识问道:“难道殿下与大日如来相熟?”

      李智云笑道:“真正相熟的人,应该是妖师才对。”见妖师一脸茫然,又道:

      “相传大日如来的前身便是陆压道君,而陆压道君正是……”

      李智云顿了一顿,又道:“妖族十太子!”

      最后一句就如雷音炸响在妖师耳中。

      只见妖师突然站起来,问道:“殿下此言当真?”

      语速急切,神情激动。若非李智云与他修为相当,恨不得抓住李智云好好拷问。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妖族寻访十太子无数元会毫无线索,若有人敢拿此做文章,便是妖族生死之敌。

      “当然,本王何须诓骗妖师。”李智云笑道:“本王西行途中,途经乌斯藏国浮屠山,巧遇乌巢禅师,此事乃乌巢禅师亲口所认。”

      “若殿下此言为真,我北俱芦洲欠殿下一份天大人情。”

      妖师说完化作遁光直奔浮屠山,甚至都没有与冥河老祖和李智云告别。

      冥河老祖正欲追去,却被李智云叫住了。

      “老哥,这是人家家事,咱们外人就别掺合了。”李智云见冥河老祖面有忧色,又道:“老哥此乃西牛贺洲,乃灵山大本营,对于老哥来说多有不便,老哥还是速回血海吧,若真有事,小弟自会叫上老哥。”

      “行。”冥河老祖略作犹豫,回道:“老弟一路小心,莫遭了佛门暗算,老哥就先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