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大佬要吃小可怜

    《快穿之大佬要吃小可怜》

    会长是女仆大人动漫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陈严说道:“师父刚才所说的,闵月祖师所使用的不正是我们的‘唤灵’吗?”王晟笑道:“‘唤灵’是祖师创派之后,所创建的武学。学了唤灵即可与世间万物通灵,而此通灵则需要先给习者渡灵。”

      陈严说道:“那此事又与黄顷有何关系?”王晟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祖师没有隐藏唤灵的绝学,他把那块玉分散开来,将这些玉块分给了灵窟界各大名派的掌门,希望有朝一日,各门派能够团结起来,将灭灵界讨伐回来。”

      “历经了数十年,各大派都将唤灵研究了七八层,并且根据自己本派的内功心法将唤灵发挥出了不同的作用。我们镇乐门就是以剑灵与音灵闻名于天下,只可惜传到老夫这一代,剑谱已经不全了。至于为何不全,就是本派的叛徒黄顷搞的鬼。”

      “他本是镇乐门中的一个顶尖高手,奈何他心术不正,整天总是学一些邪魔歪道的武学。后来,他从我师父那里偷听到了灵王殿中那块石头,心生好奇,于是就把它偷了出来。当灵王和师父得知时,已经太晚了,他还一并将剑谱夺去了一半。而师父自觉无颜愧对祖师与灵王,便让我接任掌门之位,而他也不知所踪。”

      “李师兄与陈师弟不服于我,就离开了镇乐门,临走前李师兄将镇门之画偷走,便是你拿的这幅。而黄顷拿了石头和剑谱就不知所踪,一走就是二十余载。灵王与老夫数次在灵窟界中搜寻他的踪迹,却似泥牛入海,音讯全无。而这段期间灵窟界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于是也就不了了之了。”

      陈严奇道:“那他这次出现,并且还光明正大地开帮立派,是为了什么?”王晟道:“恐怕是为了这幅画,这幅画是闵月祖师从战场带回来的,他有曾经对第二任掌门岳丰宗提起这幅画的秘密,但岳掌门却没有将秘密告诉后人,只是让后人要收好这幅画,否则灵窟界就会动乱。”

      陈严惊道:“那么他来此的目的就是要是灵窟界动乱?”王晟点了点头,道:“恐怕是的。”陈严道:“那我们应该马上报与灵王知晓。”

      摘星镇是灵窟界的中心,它属于最繁华的地带。何为摘星,是因为摘星镇中有一座古塔,名唤聚星,塔高二十余丈,里面阶梯陡峭,非常人所能攀登,自记载以来无人上过塔顶,也有人说塔顶藏有许多宝藏,而这些也仅仅是传说而已。

      灵王殿地处古塔旁边,建有多座宫殿。“阅星殿”则是正殿,灵王会在这里接见所有镇的镇长,或者一些名门大派的掌门,听他们述事;“霄月殿”也在殿群中央,这是灵王的平时闲暇无事所住的地方;其余的则是偏殿跟寝宫。

      日夜兼程,王晟和陈严赶到了摘星镇,来到了灵王殿。在殿门前,守将曾绪凌将他们拦了下来,道:“二位请留步。”陈严下马,抱拳道:“曾将军,我和师父有要事要见灵王,烦请通报一声。”曾绪凌还礼道:“灵王不在,二位有何事?”

      正当陈严要说明原因时,一支队伍从后面而来,陈严一看,正是灵王的卫队护送着灵王。王晟与陈严大喜,赶忙上去迎接。四个人抬着轿子,卫兵禀明了一声,揭开了轿帘。这是第三任灵王冼渊,是灵王冼祎的孙子,五十岁,圆脸山羊胡,微胖的身材,一边摇晃着折扇,一边擦着汗。

      灵王咳嗽了一下,道:“王师弟,陈师侄,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冼渊也是从从镇乐门修行成长,论辈分他是王晟的师兄。王晟道:“灵王,此处人多眼杂,我们能否进殿一叙?”灵王慢条斯理点了点头,示意了旁边的曾绪凌。曾绪凌点了点头,让出了道路。

      正殿的墙壁上刻画着几个人物,一个是闵月祖师,一个是冼祎,还有一个吹着笛子的牧童,这是后人为了纪念他们所刻画的。正殿的中央是一个圆形区域,表面光滑无比,但人们站在上面却不会滑倒。

      灵王正襟危坐,旁边的两个侍女在给扇风。王晟道:“灵王,鬼面骷髅黄顷他在灵窟界出现了。”冼渊脸上的横肉抖动了一下,接着又恢复正常道:“这个逆贼,怎么还敢出现?”王晟复言道:“他这次来是为了镇乐门的镇门之画,所以还请灵王能够派人将其抓获。”

      灵王点了点头,问道:“那他现在在何处?”王晟道出了弑仙门的由来,灵王又惊又气道:“居然敢明面挑衅,我派曾将军助你一臂之力,将他们擒获。”

      弑仙门位于绥镇,绥镇是一个人烟较为稀少的地方,这里的自然环境较为恶劣,早年间的人们都受限于自然资源的匮乏而转移到其他地方居住,现在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居住着。镇长无能,只能放任一些其他镇的逃犯在此居住。虽然偶尔有官兵来围剿,但也做做样子,因为他们也不想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王晟一行人来到弑仙门,门口并没有看守,王晟和陈严便带着人马直接进去了。进到里面之后,发现根本没有人,甚至像是没有人住过的样子。王晟和陈严面面相觑,心想甚是奇怪。王晟和随行的人将这里搜了个底朝天,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

      王晟和陈严败兴而归,一路上百思不得其解。来到灵王殿,冼渊见到他们

      空手而归,便询问起了具体情况。陈严将事情一一告诉了灵王,冼渊说道:“看

      来是他们的手下告诉了黄顷。”

      陈严满脸愧色,说道:“怪我没能更快的处理好这件事,才导致他们逃走的。”冼渊笑了笑说道:“这事不怪你,他都逃了那么多年了,如果那么快抓到他我才觉得意外呢。”

      王晟说道:“老夫也是这样觉得的,我们会继续打探他的行踪的,一有消息就马上来禀报。”冼渊说道:“那就辛苦师弟了。”王晟说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冼渊挥了挥袖子。

      王晟和陈严又连夜赶回了镇乐门,这一天的奔波让两人疲惫到了极点,两人回房后倒头就睡。第二天一大早,陈严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他看见师妹不在床上,便披上衣服走到外面,看到师父的房里挤满了人,而且他们都似乎表情悲伤。

      陈严心下诧异,赶忙跑了过去,却看见师父倒在了地上,浑身满是血迹,师妹哭晕在了一旁,双胞胎师弟扶着她。陈严懵了好一会,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明明昨天还和师父一起有说有笑,怎么今天师父就仙逝。

      众人看到他来了,都退开了,陈严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忍着悲伤蹲下去查看师父的伤口,发现伤口居然和李师伯的伤口一样,顿时明白了师父的死和弑仙门有关。这时王菁醒了过来,哭着抱住了陈严:“师兄,爹死的好惨啊,我要给他报仇,究竟是谁做的?”

      陈严说道:“是那个震使者做的。”王菁听完,就马上跑了出去,陈严知道师妹现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马上冲上前点了她昏睡的穴道,然后让双胞胎兄弟将她扶进房间休息。

      陈严和几个师弟将王晟的遗体安置到正堂,想着等王菁冷静点后再处理后事。

      过了一天后,陈严和王菁正在处理王晟的后事,灵王冼渊来了,他看了放着王晟的棺材,叹了叹气,说道:“师弟一生为了社稷,为了灵窟界的安定着想,没想到如今却出了这种事。”

      陈严说道:“灵王能够来吊唁师父,真是感激不尽。”冼渊问他:“知道是何人所做吗?”陈严说道:“根据伤口来看,应该是那一晚的弑仙门的震使者所做的。”冼渊愤愤道:“果真是这可恶的贼子,我一定将弑仙门的人统统抓回来,给镇乐门一个交代。”陈严感激涕零,跪下说道:“若得灵王相助,相信不日便可抓住他们,替恩师报仇雪恨。”

      灵王将他扶起来说:“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师弟对我也很好,这件事于公他们对灵窟界威胁太大,于私他们不

      该杀了师弟。”就在陈严一直感激的时候,镇乐门前来了三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