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蜜宠:总裁爹地矜持点温念宴靳南

    《独家蜜宠:总裁爹地矜持点温念宴靳南》

    诡异的元墓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那谁行,总不能让杨过孤独终老吧”

      许康无语道。

      安闭月支吾了一阵,突然反应过来,柳眉倒竖:“差点被你绕进去了,你就不应该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我毁了好了”

      许康抓起玉简作出要毁掉的样子。

      “等一下”

      安闭月慌忙阻止。

      “又怎么了”

      许康尽量让自己不要笑出来。

      “看都看了,这个时候毁已经没意义了,就放在哪吧”

      安闭月眼儿飘忽,越说越没底气。

      真实情况是,她刚才只顾着看,忘了烙印在识海里了。

      “还是毁了吧,师父快回来了,万一被他老人家看到了就不好了”

      许康一脸担忧。

      安闭月慌不择言:“别毁,放在师叔这里,师兄就不会发现了”

      “师叔不是不喜欢看嘛”

      许康面露‘狐疑’。

      “谁说我要看了,我只是保管而已,毕竟也是你一番心血”

      安闭月嘴硬。

      “好吧”

      许康将玉简又放了下去。

      安闭月松了一口气。

      “师叔,来尝尝我做的蜜汁鸡翅,又香又甜,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许康笑呵呵的说道。

      “康儿你对师叔真好,师叔发现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安闭月一脸幸福的说道。

      “我对师叔好是应该的”

      许康一副承欢长辈膝下的孝子贤孙模样。

      “只是因为我是你师叔吗”

      安闭月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清。

      “师叔,你说什么?”

      许康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堂堂精境二重,这么近的距离,居然听不清师叔在讲什么。

      天,我在说什么。

      不,这不是我的想法,我只是被那本害人不浅的书带偏了。

      等一下就毁了那本书。

      “我说,以后康儿走了,师叔一个人该怎么办?”

      安闭月随便编了一句。

      说完,脸上多了一丝落寞。

      许康越来越大了,不可能一直跟她在一起。

      “我来到这里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师叔,我能去哪?”

      许康笑道。

      “可你早晚会”

      安闭月想说早晚会找个道侣,到嘴边觉得不妥,及时停止了。

      “师叔不要胡思乱想了,来吃蜜汁鸡翅,都快凉了”

      许康用小盘子盛了几个色泽诱人的蜜汁鸡翅送过来。

      第一次见这东西的安闭月,下意识作出吞咽的动作。

      忽然,她发现,没有筷子,正要询问。

      “吃蜜汁鸡翅不用筷子的”

      许康先一步解释。

      “可是”

      安闭月摊开自己的小手,总觉得有点不干净。

      “我洗了,我喂你不就行了”

      许康拿起一个蜜汁鸡翅送到师叔鲜艳的唇瓣前。

      安闭月下意识睁开红润润的小嘴,咬了下去。

      鸡肉的香味,蜜汁的甜味混合在一起,让她有一种被幸福包裹住了的感觉。

      很快,安闭月将一个蜜汁鸡翅吃完了,下意识用小香舌舔了舔嘴唇。

      不小心舔到了许康的手指。

      一下子,两人都愣住了。

      安闭月被窘迫和羞涩包裹。

      天哪,我在干什么,居然舔了师侄的手指。

      “我自己来”

      安闭月红着脸,一把夺过盘子。

      许康失去了投食的资格。

      接下来,安闭月安静的吃东西,气氛有点沉闷。

      “对了,师叔,明月书坊,已经赚了五百多粒灵石了”

      许康找了一个话题。

      “你不是昨天才开始开的嘛,才一天就赚这么多”

      安闭月一脸震惊。

      不小心把手里的蜜汁鸡翅戳到了鼻子上。

      哎哟一声。

      样子可爱极了。

      “准确的说,是一天一夜”

      许康也没想到董誉那么肝,连夜晚都不放过。

      “当然,主要是我写得好”

      许康又自夸了一句。

      安闭月将蜜汁鸡翅放回盘子,翻了个妩媚的白眼。

      继而,小脸严肃道:“做的不错,不愧本仙子多年的栽培”

      许康心里咯噔一下,不好,这小娘皮,不对,贪婪的师叔又要黑他的灵石了。

      可恶,本座赚点灵石容易嘛。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

      “你太小了,手上灵石太多,不是好事,这样,师叔暂时替你保管。”

      安闭月一副关怀晚辈的口吻。

      “你不就比我大四岁”

      许康撇嘴。

      安闭月划重点一样伸手在许康的脑袋上敲了敲:“大四岁,我也是你师叔”

      “反正你想平白无故拿走我的灵石不行”

      许康下意识要作出党舞的招牌动作。

      忽觉太过浮夸,角度稍微调低了一点。

      不能平白无故。

      安闭月抓住了重点。

      下一刻,娇媚白嫩的脸蛋涌现不正常的红晕,星眸水润,嗲嗲的说:“把灵石交给师叔嘛”

      “这一套对我已经没用了”

      许康悄悄瞄了师叔一眼,下巴又调高了一点。

      安闭月气得瞪了许康一眼,修长的双腿收缩回软榻上,双手抱住,脸贴在上面,作出一副生无可恋的凄楚模样:“为了给你这个没良心的炼丹,炼丹炉爆炸,房子没了,多年的积蓄也没了,你就是这么回报师叔的”

      卖萌不成,就卖惨。

      安闭月,你也就这点伎俩了。

      许康强忍着笑意,说:“师叔,你没必要这样,你只要做一点牺牲,我就分你一半”

      安闭月脸上的凄楚模样立刻没了,迫不及待的问:“做什么?”

      许康犹豫了一阵后,说:“记不记得上次二品炼丹师考核,你问我要什么奖励,我是怎么回答你的。”

      安闭月小脸寸寸僵硬。

      她清楚的记得,不孝师侄当时说的是,要不亲我一口。

      “不是亲嘴,是脸,就像长辈亲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许康解释。

      你又不是没长大的孩子。

      安闭月心说。

      “不亲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

      许康笑的很得意。

      安闭月反应过来。

      不孝师侄是故意用这种过分的要求,让她知难而退。

      小贼,你太低估本仙子了。

      安闭月身子猛然前倾,温软的唇瓣,在许康的脸上飞快的啄了一下。

      我去。

      真亲了。

      许康震惊。

      温软的唇瓣虽然只是短暂的停留,却让他有一种灵魂战栗的感觉。

      再看师叔,脸蛋前所未有的娇艳,让他想起了一句诗: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