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红颜

    《官道红颜》

    意外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事件突发,竟无一人敢于出现调解。酒馆内的客人,胆小的都吓走了,胆大的留下看热闹。服务员与酒馆老板都躲了起来。

      安杰拉与任傲博的身份,因此可见一斑。

      还有他们那三个朋友,来头应该也不小。

      也许这酒馆就是他们照的,来此撒野,就好似在自家后花园撒尿一般。

      不一会儿,一群人匆匆闯了进来,足有十来个,都是清一色的西装革履,个个精神抖擞,怒气冲冲。

      他们强行隔开所有人,簇拥着安杰拉,凑耳倾听,顺着安杰拉的手指方向,纷纷看向我,然后朝我走来。

      彩朵虽然十分紧张,甚至颤抖,但她并未后退。

      任傲博咬牙切齿,突然像是做了某种重大的决定一般,勇敢的上前一步,厉声呵斥。

      “站住!你们想干嘛?他是我的兄弟!”

      对方为首之人闻言一抬手,他们立刻同时刹在距离我们五六米远的地方。

      “任少!你这是怎么啦?你不是应该与安杰拉小姐统一战线的吗?请你重新审视局面,看的深远一点,别逞一时之快,毁了自家的锦绣前程。”

      我正欲上前,却被任傲博拦住。

      “我怎么了?呵~我他妈不是维护家族利益的陪葬品!不是牵线木偶!老子有血有肉!还他妈必须有所担当!今天这事老子管定了!”

      “任~傲~博!你疯了吧你!你可曾考虑过后果?你这么做,你爸他同意吗?你这个软弱无能的孬种!你在这发什么神经啊?”安杰拉再次狠狠践踏任傲博的尊严。

      任傲博顿时火冒三丈,像挣脱束缚的野兽一般,一脚踹翻身旁的桌子。

      “咚啪~”

      “都他妈把手机给老子放下!并且删除所有拍摄内容!包括酒馆内的摄像头!老子明天若是看见今晚的消息传出,你们他妈的一个都跑不了!”

      任傲博疯了似的,然而非但没有摧毁之前谦谦君子的形象,反而像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对此,我非但没有一丝愧疚,反而觉得自己很神圣。因我一是正在执行婊帝的任务,二是拯救了任傲博。

      任傲博阳光帅气,但活的很阴郁。在我一刀划开他的束缚之后,他终于强行挣脱了心锁。

      对方未料一向斯文的任傲博竟突然做出了如此疯狂的举动。

      他们卡在那儿,进退两难,既威胁不了任傲博,也不敢真连他一起揍。

      “任~傲~博!我们完了!完了!你必须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呜呜~”

      安杰拉气哭了,从她的眼泪中可以品出,她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任傲博一席之地的。

      我给任傲博的时间到了,于是上前与他并肩而立,看着对方为首的那人,说道:

      “你们是无法完成任务灰溜溜的离去好些,还是招惹不必要的血仇更划算呢?你我原本无冤无仇,请你们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清楚,你们若是能越过人性而出手,那我做了你们也算是替天行道。呵呵~我是不是很讲道理?逆天也逆我,逆我也逆天!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考虑,毕竟我的时间也不便宜。”

      我善于将那些容易被忽略的道理拆解到通俗易懂,并能将其利用,同时提升自己的尊气。

      这是精神层面与心理层面上的攻击,往往能改变对手的认知,令其阵脚大乱,溃不成军。

      我的话好似一盆冷水,劈头盖脸的浇熄了他们的怒火。他们面面相觑,表情都有些消极,以及畏惧。

      “就是他!给我做了他!快啊!”安杰拉突然煽风点火,暴跳如雷。

      我见他们有向前试探的冲动,便伸手探上身边的一把椅子,然后继续心理攻击。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却要讲法。你们先动手,我就可以正当防卫了。正当防卫对我来说就是尚方宝剑!这么多摄像头都拍着呢!来吧!让我捏捏你们的命!到底硬不硬!”

      我淡定从容,玩味儿态度,却威风凛凛。

      对方再次卡碟了,顿觉我手中握着的仿佛已不再是椅子,而是一把时刻可以爆头的手枪。

      “别听他瞎说!他就会嘴不怂!你们他妈的到底听谁的啊?一群孬种!怎么找了你们这些个软蛋!”安杰拉快气疯了,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阵。

      我立刻嗅到了新的突破口,便一指安杰拉。

      “你看你现在这个造型!简直是天生的泼妇精。你只会用钱为他们的生命买单,将他们当做工具使唤。就你这个德行你这张嘴,谁他妈不想抽你?还有你们这帮人也是的,哪方水土不养人?非他妈跟她混!做人没有丝毫尊严可言,宁可做别人的奴才,也不做自己的皇帝。真他妈悲哀!活着干嘛?来来来~让我将你们此生告一段落。”

      说到这,在场之人无不敬畏我的口才,就连安杰拉都识趣的闭嘴了。

      对方果然都是一脸惭愧,都在心中痛恨安杰拉。

      “时间到了,再折腾的话,你们就必须交付我额外的鲜血!”我瞅准时机,说完牵着已然石化的彩朵就向前走。

      任傲博猛然回过神来,激灵的跟在我身旁做掩护。

      这几步,我走的异常沉重,不亚于深入龙潭虎穴。

      我虽然铺垫的很成功,根据他们的人性色彩数据也可以确定他们对我已没有多少敌意,但我就怕他们其中有亡命之徒,说不定突然哪根筋搭错了,然后与我拼命。

      人群自然分开,他们仔细的盯着我,试图洞悉我内心深处强撑的无力与畏惧。

      我不敢有太多表情,只是一脸轻松,眼神略带蔑视,淡淡的看着前方。

      当我走进人群中央的时候,仿佛被阴森森的黑暗所吞没。

      他们这时若是一拥而上,我纵是再骁勇善战,也没有把握能突出重围。

      “打他!打他呀!别让他过来!你们这群废物!啊~!!!”

      任由安杰拉如何叫嚷,都无法再使唤她的手下。

      我有惊无险的破开人群,优雅的走向安杰拉。我高大的身影像巍峨巨峰一般,碾压着渺小的安杰拉。

      安杰拉吓得渐渐蹲下,仰视着我,浑身瑟瑟发抖。

      “救我!救我!快来救我啊!”

      那群人火速冲了过来,而我已经迈出了大门。

      我只是顺道而已,此情此景还不能动安杰拉。我只要一动安杰拉,她的手下就有理由动手了。况且我此刻并无优势,动了只会自讨苦吃。

      那群人之所以不动手,多半是因为我各种魅力的驱使,其次是任傲博的存在。

      他们可以拿任傲博说事,从而推脱。

      而我呢!自一开始就没打算任傲博会站在我的阵营之中。所以他在与不在,都无法影响我的计划。

      任傲博狠狠地鄙视那几位一直袖手旁观的朋友。

      “你们真行!什么都别说了!绝交!”

      一直中立的夏花蓝与苏远谣,此刻也投去厌恶的眼神,不听他们任何解释,跟着任傲博与彩朵上了我的车。

      我也算是经过风浪的人,杀过人,也历经过生死磨难。其感觉正逐渐变淡,从最开始的惊恐迷茫与负罪,到如今的轻松自若。

      日后的惊心动魄,必将如家常便饭,这种种的魅力使然,则将令婊帝突破到一个个新高度。

      任傲博坐在副驾位置,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似顾虑重重。

      车子还未开出多远,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博儿!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你怎么与安杰拉搞成了那个样子?我不管你如何辩解,现在立刻马上回去对安杰拉道歉,想尽办法,必须与她和好!”

      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对方语气带着强烈的责备与愤怒,想必是任傲博的父亲无疑了。

      “爸!我已经二十二岁了!能不能给我一些自尊与权利?从小到大我都对你们唯命是从,做个努力谦逊的富二代。我很感激你们为我做的一切,但有些路,我必须自己选择。我与安杰拉没有未来,我一直都讨厌她!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任傲博在愤怒中恳求,体现出他之前生活的种种不悦。

      从他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有着良好的家庭环境,并受过严格的教育,是个品德兼优的富二代。

      “不对!我得到的不是这样的消息。听说你是受到了一个刘某小青年的蛊惑,听受了他的挑拨离间。请你不要结识这样的社会败类,也不要再去学什么表演。回来吧!成就一番事业,你总要接过我手中的这杆大旗,你必须要为家族利益考虑,高瞻远瞩,权衡利弊。”

      听到别人这样诋毁自己,我只是一笑而过。

      任傲博尴尬的瞄了瞄我,赶紧严肃纠正。

      “他是好人!你没见识过的人,怎能一语否定呢?你们真的是利欲熏心麻木不仁,是你被金钱蛊惑了才对!你们努力大半生都是为我好,但我过得很不好,所以你们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若是我人都没了,要那些还有什么意义?”

      令人反思的一段话让对方沉默许久。

      “唉~!仔细想想,你说的也对!你确实也不小了,我们也不能看护你一辈子。平坦的路走惯了,也该走一走坎坷了。就像你的名字,任傲博!在我的管教下,你确实活的有辱其名!好吧!我相信你,支持你,但愿你接下来的岁月人生,能够活的人如其名!”

      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徒留任傲博带着哭腔轻轻回应。

      “谢~谢!”

      由此可见,任傲博的父亲还算开明,其成就也就不无道理了。

      “我们去唱歌吧!好好的发泄发泄!”夏花蓝突然提议。

      我们都看得出任傲博此刻十分压抑,他确实迫切的需要好好的释放一下。

      苏远谣兴奋的接过话茬。

      “对对对!不能让那几个肮脏的局外人破坏了我们原本应该愉悦的心情。”

      任傲博狠狠点头,恢复了一些神采。

      对于接下来的人生,充斥着狂野与叛逆。这对一向乖宝宝般的任傲博来说,无疑是一场疯狂且又精彩的人生历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