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受到全星际的宠爱

    《被迫受到全星际的宠爱》

    发现了久违的美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在胡德少将和皮特探病那天之后,我在医院又治疗休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的时间,我又给家里写一封信,依旧没有提及我现在的情况,只是讲一切都好,不必为我担心,你们要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免得家里人担心。

      其间,王国工业部也派了工程师来沟通狙击步枪的设计,对于他们提到的要研制专门的狙击步枪的思法,我是不赞同的。

      我向他们建议,还没有必要专门研制,现在制式步枪里挑选精度较好的做改装即可,这样可以节约资源和成本。

      而瞄准镜我也只能提出想法和建议,原理我是不懂的。不过他们记录的非常认真,可以看得出,他们对于我的建议非常重视。也许是有人打过招呼,也许是因为我的奇思妙想真的让他们佩服。毕竟很多发明其实原理并不复杂,只是没有人想到而已。

      而皮特也又来探望过我一次,他并没有再提胡德少将收我做义子的事,我也没有再提。

      他帮我查了一下我们一同来参军的同乡的消息:法兰克的伤还好,已经没有大碍了,但和我一样需要长时间的休养。

      杰克很好,别看瘦小的他平时少言寡语,但人很机灵,几场恶战下来,皮都没有擦破,而且还因为表现出色,获得了一枚三等军功章。

      阿尔杰受了伤,右臂被炸的血肉模糊,估计会留下残疾。迪鲁和扎扎尔阵亡了,保卢失踪了,没有消息。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在得到这些消息后还是让我有些伤心,安希克小镇上一同出来的七名少年,二死三伤一失踪,这个年代,战场失踪和死亡的概念差不多,太多被炸碎的……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的,他不会因为你的意志而改变,子弹之前,人人平等。

      终于,在我的伤情完全稳定了之后,一位名叫霍克的年轻少校军官来到了医院,接我去首都格兰登堡。

      这位名叫霍克少校军官,也是一名贵族,爵位是子爵,出身于博格坎普家族。不同于我这个刚刚才成为贵族的新丁,出自老牌贵族家庭的他从小接受了良好的贵族教育,显得彬彬有礼。

      我是被医院用救护车送到了火车站台的,然后在霍克少校的陪同下乘坐火车前往首都格兰登堡。

      之前我是没有坐过这个时代拉乘客的火车的,但和我前世华国的火车对比来看,这个世界的火车虽然没有后世的先进,各种设施却很齐全,也很舒适。特别是我现在所搭乘的豪华车箱,一间隔间内只有有两张床,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我家里自己的房间都没有这间隔间好。

      随行的还有两名医护人员,以防止路上我出现意外情况,他们被安排在了相临的隔间。

      霍克有着一头修剪得非常整齐的金发和湛蓝色的眼眸,身材匀称风度翩翩,点型的小帅哥一个。对于还略显些拘谨的我,他表现得很是热情,主动和我聊天,一路上不断的和我介绍贵族圈子里的见闻和趣事。

      而我也饶有兴趣的听着,因为我知道,这些听起来只是些趣闻的信息,其实对于我非常的重要,这算是我难得的补充贵族圈子信息的一个机会。

      这个时代的火车速度不是很快,全速时也就只有五十英里左右的时速。因此尽管在我前世的眼光看起来并不是很遥远的距离,依然花了六个多小时的时间。好在有健谈的霍克相伴,倒也不觉得无聊。

      等到达了格兰登堡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因为事先有所安排,火车站外早已经有汽车在等候,出站后我们被一辆小汽车直接送到格兰登堡以东效区的一处庄园。

      这庄园坐落在森林边,规模比我在肯登堡前线时做为指挥部的庄园要大很多,主体建筑是一座三层欧式风格的大别墅。

      整个庄园即气派又富有文艺气息,别墅内部装饰高雅而富丽堂皇,看来这就是所谓的皇家气派了。

      这里有很多的仆人提供服务,不过另我感觉奇怪的是,很多男仆人似乎都有残疾在身,譬如刚刚在花园里工作的花匠,他走动时明显能看出一条腿有些跛。后来我了解到,这些人之前都是近卫师战伤的士兵,落下残疾后被国王留在了身边,方便照顾。

      进庄园的路上,霍克告诉我,这座庄园是国王的私产,夏季避暑的行宫。等战事结束,国王将在这里为我举行册封仪式。

      在别墅门口等待的是一名六十多岁名叫亚当斯的老管家,态度恭敬谦卑而又一丝不苟。

      将我送到庄园之后,霍克便告辞离开了,他要搭送我们的汽车返回火车站,尽快赶回前线去,那里还需要他。

      告别了霍克,我被老管家安排在二楼的一间客房里,房间很宽敞,而且从房间窗子可以看到前面的花园和庄园的大门,视野非常好。

      不过令我颇感意外的是,别墅的客房内,并不如大厅,餐厅等公共区域那般豪华,相对而言简朴了很多。

      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我住的间如此,或是一些房间是这个样子。但后来我才知道,除了给外国政要访问时准备的房间外,其他的房间,包括国王自己的卧室,都是这样的风格。

      西拉王室相当简朴,那些公共区域的奢华也是迫不得已,总不能被外国政要鄙视不是?

      庄园里也有医生和护士,他们是国王行宫的医护人员,我住在这里治疗休养的这段时间里能为我提供专业的服务。

      也许真的是我非常幸运,也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免疫力真的很好,两次负伤我都没有感染。

      而且我那特殊的体质使我恢复的很快,现在我已经能在仆人的帮助下在庄园里四处走动了。

      这里的饭菜很丰盛,也非常可口。虽然我还是时常会怀念前世的中餐,但是我知道一时半刻是没有机会吃到了。

      庄园的生活真的是太舒适了,让我感到非常惬意,我甚至有些担心这样下去会消磨掉我的斗志。

      不过很快我便发现了别墅书房里有大量的藏书,这让我很兴奋,我可以通过书籍加快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这里的藏书非常多,种类也很健全,简直如同一座小型的图书馆。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历史、地理和科技方面的读物,这些史料要比这个世界中学课本中的那些简单的介绍详细的多,这些都是我必须马上了解的信息。

      我每天也会读仆人进城采购时带回的报纸,我可以根据报纸上的报道来了解外部的情况。对于时刻关注着战况的我来说,每天中午之前送来的报纸便成了我最期盼的东西之一。

      期间,我又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这次我没有隐瞒,将我现在的情况和之前受伤的详细经过都告诉了我的家人。并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处在康复期并且被照顾的很好,让他们不必为我担心。最后告诉他们,我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家看望他们。因为我在首都格兰登堡等待着国王的册封。

      不知道家人们突然成为贵族成员家属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成为贵族之后又会得到什么奖励呢?但肯定能让家里的生活得到改善吧?父母亲应该不会再为了生计每天下田劳作吃苦了吧!

      虽然我并没有希望通过这个来获得什么好处,但总归会有一些,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能改善家里的生活也是不错的。

      就这样在庄园住了一个多星期之后,九月二十五日的报纸上头版头条刊登了战争结束的消息。

      我知道这是因为霍达都达尔帝国施压的结果,单以王国本身的军力苦苦支撑,再有一两个月时间防线就会完全崩溃,然后便是亡国。

      已经把所有家当都压在这场防御战上的王国,早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能力,崔凡克联邦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在损失了大量人力物力之后放手。

      又过了五天,我接到了肯登堡的邮件和家里的回信,肯登堡的邮件是我在军队的一些私人物品,两封家信和一张西拉王国国立银行存单,共32镑15便士,那是我之前在第九步兵师服役期间的薪水和战伤补贴,寄件人署名是皮特。

      父亲赠送给我防身的左轮手枪也在私人物品里,这让我很开心,还好没有将这宝贝遗失。

      家信里父母亲则表达了对我的思念和担忧。从中我也知道,原来家里已经给我回过两次信了。但因为全部都邮到了肯登堡,我并没能收到。

      不过这次是皮特在收拾我私人物品的时候发现了它们,连同别的东西一同寄给了我。

      安希克小镇全镇现在都已经得知了我被册封为伯爵的消息,这倒不是因为我写的那封信泄露了消息的缘故。

      消息是从镇东那个庄园主,也就是亚尔维斯的父亲那里传出来的,他家和当地的贵族有些亲缘关系,消息很灵通。

      我成为贵族的消息很快便在不大的小镇上传的妇孺皆知。

      不过这搞得父母亲很尴尬,父亲每天出门去送信和下地劳作时,遇到的人都会和他热情的打招呼行礼,使得父亲很不自在。

      原本一些和母亲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聊天的邻居也显得拘谨了很多,聊天也会刻意奉迎。我能从信里读出这让他们很不适应,他们并不快乐。

      就是这样,父母亲是朴实的普通人,虽然现在我取得的成就让他们感觉很自豪。但他们并不习惯高高在上的感觉,原本平静、自然、和谐的邻里关系才是他们向往的生活。

      于是我赶快又给家里回了信,再次告诉他们我现在很好,不要为我担心。

      等事情都处理完了之后,我会回家去看望他们,让他们照顾好自己。

      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平常心对待就好,要和镇上的人和邻居们拉近关系。

      而且在最后我补充到,我并不觉得身为一个贵族就比谁高贵,这只是个荣誉罢了,我还是你们从前的大卫。

      然后我又给皮特写了封信,感谢他的帮忙,并让他代为转达我对胡德少将的问候,嘱咐他们保重身体云云。

      封好信后,我拜托了庄园的管家帮我把信寄出去。

      谁知我的客套让管家受宠若惊,想来对于他来讲,即便整个庄园都归他管理,但身为平民身份的他还是会觉得贵族是高人一等的,不需要和他这个下人客气,何况他的职责便是为国王和贵族服务。

      可能在这个世界王权国家里人们的思想就是如此吧。

      但我是真的打心眼里难以认同,对于我这个拥有两世记忆的人来说,贵族可以被人尊敬,但那是建立在他和他的家族做出过巨大贡献和牺牲的基础上,以及自身具有的更高素质、涵养和人格魅力。

      就如同胡德.伍德男爵一样,平易近人而又有担当,并尽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做出贡献。

      所以我是打心眼里尊敬这个痴情的老贵族,而不因为他的那个男爵身份。

      身为贵族,就更应该以身做责的去承担责任和义务,而不是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寄生虫,这就是我对贵族责任的理解。

      如果依仗贵族身份和权势欺压人民,盘剥财富,那就是暴君和恶棍,这样的所谓贵族,早晚会被推翻!

      我知道现在的我是没有办法改变什么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贵族的身份比平民高贵这条准则已经存在了上千年。即便是在已经实现君主立宪或是联邦制的国家里,拥有贵族头衔依旧非常受人尊敬。思想早已根深蒂固,改变并非朝夕之工。

      所以我也就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转而去思考,如果由我来执掌这个国家,我要怎么做才能改变现在弱小的现状,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免受战争之苦……这也是我之后的日子里时常思考的问题。

      之后的日子里我又给胡德少将和皮特写了信,和他们叙了叙旧,这次我没有勇气询问法兰克他们的消息,我突然发现我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这是大卫对我的影响吗?

      之后的日子里我在读书之余,把整个庄园也逛了一遍,其间发现了庄园车库里有个工作间,各种修理工具真的是一应俱全,前世喜欢吸烟的我,突然有了一个自己制作一支打火机的想法。

      这个世界还没有打火机,人们点烟还在使用火柴,但火柴在阴雨天受潮了之后没办法使用,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我前世的一个优点就是动手能力很强,家里一些小玩意坏了都是我自己修理的,因此做一支烧汽油的打火机根本不算什么。

      司机沃根特和修理工西克斯茫然的看着我在那里忙活,搞得双手脏兮兮的,在他们看来这位伯爵大人很奇怪,平时没有架子成天捧着书啃不说,还喜欢捣鼓奇怪的东西。

      因为有伤在身的缘故,一些运用体力的活我还没法子自己上手,便请他两帮忙,他们虽然搞不清我要干什么,但仍然十分乐意帮忙。

      当有香烟盒大小的笨重打火机终于做好后,我满意的拿在手里把玩起来。

      “伯爵大人,您做的这个是个什么东西啊?”沃根特见的大人物多,胆子大一些,好奇的问道。

      “好东西!”我对西克斯道:“老西,帮我拿点汽油来!有了这东西,以后再也不用愁下雨天了!”

      我给打火机加好汽油,然后向沃根特讨要了根烟,并示意他也叼上一根后,拨动打火机上的滚轮,一道小火苗从打火机的燃芯上冒了出来,瞬间就看傻了两人。

      我给沃根特和自己点上烟,然后美美的吸上了一口,这是我受伤之后第一次吸烟,距离上次在肯登堡前线吸烟,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月。

      打火机深深的震撼到了沃根特和西克斯,看着他们殷切的目光,我把打火机递给他们看。

      “一会我也要自己做一支!这东西真是太巧妙!太方便了!”沃根特一边把玩一边赞叹道,然后将打火机递还给我。

      “条件有限,体积有点大了。”我不以为然的笑笑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