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声夺人

    《重生之先声夺人》

    衡水卫校成教办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章佩儿欣赏着她的恐惧,咬着牙狞笑道:“小崽子,以后本小姐就是你的阴影!”她一步一步往前逼近,笑的越来越狰狞。

      苏溶月被她吓得脸色发白,踉跄着步子后退,直到后背就要抵上墙面了才瑟瑟发抖的停下···

      她讨好的看着表姐,嘟着嘴巴就开始撒娇,“表表,放过人家这次好不好嘛。”

      “你跑啊,你躲啊!你不是能耐吗?”章佩儿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压根不吃这一套。她潇洒的撸起袖子对着苏溶月霸气一笑,就使出了‘杀招’···

      “啊!”张开嘴就扑上去了。

      苏溶月惨叫着求助,“救命呀!谁来救救我呀···”左躲右藏的好不狼狈,她眼睛希冀的看向四周就盼着有人能来救她,可惜周围只有她们主仆四个,碧灵和采兰距离她们有七八丈远,显然来不及了。

      章佩儿看见她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扑哧’一声就笑了,只觉得这样的表妹像个扑棱蛾子又美又可爱。

      苏溶月一个躲闪不及右胳膊就被抓住了,她眼看着章佩儿就要开咬了,急忙道:“别咬别咬,我有银子!”

      章佩儿一听果然住嘴了,她依旧抓着苏溶月的胳膊冷笑道:“多少?”

      这小贱人偏偏有个嫁妆丰厚的娘,哼!若都是我的,看谁还敢瞧不起我是庶女!

      苏溶月看着她眼里的贪婪一阵恶心,突然就一口啐在章佩儿脸上怒骂道:“卑贱的庶女也敢肖想本小姐的东西,你也···呸···!”说完‘也’字又啐了一口,她陡然凌厉的气势倒让章佩儿愣了一下。

      几息之后,章佩儿见自己被耍了胡乱抹下脸就用力拧扳苏溶月的胳膊,直喊着要把她捆起来打。“小扑棱蛾子竟敢耍我!看我不打死你!”

      “打死你···”暴怒的章佩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去拧她,发现扳不动···

      苏溶月对她嘲讽一笑,不屑道:“啧啧!白日梦的功夫倒是得了你姨娘的真传。”说话间她手腕一转便把章佩儿的双手反扣在了背后。

      章佩儿死命挣扎嘴里还不停的骂:“小贱人,有种你放开我啊!你放开我试···”没想到话音刚落苏溶月就松开了她,由于挣扎的劲儿太大,她直接跌在地上摔了个脸先着地,精心画好的眉毛被蹭掉了一半···

      没等她起身,苏溶月就快速抓起一把土对着她的头顶撒了下去,专门撒在她的镂空首饰上,还可惜的说:“哟,表姐的首饰不会又是借来忘还的吧?还是谁头上拔的?”

      章佩儿又羞又怒,一张口就被土呛了嗓子眼儿,“咳···咳咳···”

      苏溶月嘿嘿一乐,蹲在她面前羡慕的说:“表姐呀···您,可真是大美人呢。”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出双手扶着章佩儿的肩膀,娇俏的说:“哟哟哟!瞅瞅我表姐这倒长的瓜子脸,唉!这七八根儿的小细眉毛,啧啧!这小嘴儿,咦···好一个活脱脱的贱人坯子拧巴相。”

      苏溶月把手上残余的土都糊给章佩儿肩膀上才嫌恶的拍拍手,她拿出帕子优雅的擦着手指道:“妹妹我吟诗一首送给表姐就当是补偿了。”

      “绿衣红嘴唇儿,秃眉还吓人儿!小姐我家中坐,丑八怪找上门!”

      章佩儿还来不及心疼自己的衣服首饰,听了这扎心的话只觉得胸口憋的生疼,她抬手指着苏溶月还没说出来话又一阵吭哧吭哧···就这也不忘拿眼去瞪苏溶月,丝毫不愿坠了战斗的气势。

      苏溶月才不去管她什么眼神,只竖起耳朵听着表姐急促的咳声里带着吭哧吭哧的肺音极为悦耳,她眯着眼睛惬意的像只小猫咪。

      碧灵一瘸一拐的过来了,她用力咬了下嘴唇才对章佩儿福身行礼道:“给表小姐请安。”

      后面的采兰也跟着过来找主子,一看到自家小姐的模样便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她缩着脚脖子不敢上前,这···刚才不是主子追着苏小姐打吗?这···

      章佩儿还在死命的咳嗽,她左手捶着胸口右手指着苏溶月,眼里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恨意···

      苏溶月对采兰笑的亲切和善,她柔声问:“采兰你的脸可还疼?”熟稔的语气仿佛对方是自己的丫头。

      采兰扑通跪在地上,凄惨道:“奴婢是章府的丫头,不敢当苏小姐的关心。”她说完就用力磕在地上,咚咚的···

      碧灵瞠目结舌的看着这情况,嘴巴张得能塞个鸡蛋,这!···莫非是自己见识少?

      她忽然想到自己身为大丫头若是一副没见识的样子,自家小姐脸上也会没面子,这可不行!她赶忙合上嘴巴,绷着脸做出一副这没啥的姿态,眼观鼻鼻观心。

      苏溶月认真的打量了一遍章佩儿主仆,感慨道:“罢了,倒是个忠心的。”

      采兰惊喜的如蒙大赦,心头立马松了一口气,这下主子应该不会迁怒自己了吧···秀菊还想跟自己争宠简直妄想!

      她刚把气儿喘匀又听到苏溶月慢幽幽的补了句,“可惜,跟了个庶女,唉!”说完她惋惜的叹着气走了。

      采兰:“···”——就···就走了?

      碧灵忙瘸着腿跟上主子,目光炽热的看着苏溶月,小声道:“小姐真棒!”

      苏溶月甩甩帕子,哼哧一笑,“废话!”

      碧灵狗腿的嘿嘿一笑,谄媚的问:“奴婢今儿可还行?”

      苏溶月赞许的点点头,她又竖了个大拇指才小声道:“你脚拐的动静再大点,晚膳给你加猪蹄。”

      碧灵当即惨叫起来,“啊呦!疼死我了!呜···”

      “孺子可教!”

      得到主子的肯定碧灵兴奋的两眼放光,她骄傲的挑挑眉毛,悄悄地说:“您两句话就够采兰喝一壶了,她们今天热闹了,哈哈···”小采兰不是表小姐的智囊吗?哈哈,还不是被我们小姐两句话就扎漏气了,嘿嘿!以后采蘑菇去吧,咿呀咿呀呦···

      苏溶月看她嘴巴有越张越大的趋势,无奈的抽了下嘴角严肃道:“合上!”

      碧灵的嘴巴‘噔’一声就合上了,她眼珠子四下看了圈才安心的拍拍胸口,生怕刚才有人经过。

      苏溶月很满意,“回去不许多提,一带而过便好。”

      一瘸一拐的碧灵用力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