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之恋

    《阴阳之恋》

    快进到黑船来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37章速度很快!

      “据说在诺丁汉森林俱乐部的某个时期,说英语的人不敢用,说法语的人不能用,说葡萄牙语的人轮流用,说英哥兰语的人坐在板凳上。在这支球队中,从教练的任免到比赛名单,真正决定一切的,除了老板,都是传奇的球队委员会。”

      团委、主席的这些话让徐言苦笑。英、法、葡、西球员的用法,想想看,也是恒利威尔威廉和特里说英语,绝对主力,阿莱克西斯桑切斯,埃辛,马克莱莱,加拉说法语,绝对主力,卡瓦略,费雷拉说葡萄牙语,这是经常被质疑的,说英哥兰语的显然是不幸的阿根廷克雷斯波。

      在这种情况下,让徐言有些无奈,卡他没用,扔到一边,退出了系统。

      这时,他突然接到亚亚图雷的电话。

      “你听说了吗?”电话那头,亚亚图雷的声音有点生气。”摩纳哥发生了大事。德尚教练下课了

      德尚教练下课了

      事实上,最好说辞职。欢迎来到雷丁上赛季的摩纳哥,虽然依然夺得联赛第三名,但由于球队一直拒绝做大量的投入,再加上本赛季伤病太多,大部分时间都有9人受伤,球队的表现一直很差,先是欧冠出局于季后赛,后是欧冠出局在联赛中表现不佳,德尚要求买人,但没有钱,这使得他与摩纳哥的管理层仍然存在一些冲突。

      当他再次发脾气,想把农大扔到保护区时,他和管理层吵了起来。然后,争吵之后,他直接辞职了。

      这样的事情相当耸人听闻。欧冠球队的教练,因此提出辞职,直接离开,这让很多人感到相当意外。

      但联赛刚开始,德尚就发脾气了,摩纳哥也没有地方找教练。佩蒂特教练只能暂时拿起主教练的鞭子,执教这支两个赛季前曾是三冠王的球队,但现在只剩下一片狼藉。

      这样的事情让徐言不知道该说什么。迪迪埃·德尚很惊讶他竟然放手了。德尚的脾气太暴躁了。两年前球队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很听话,没有挑起事端。他在带队时能打得很好,但现在他出名了,名声大了,这是另外一回事。

      “这个赛季的成绩肯定没了亚亚图雷的声音有点沮丧。”佩蒂特教练不是一个能指挥比赛的人,现在球队陷入了恐慌。一点也不像踢足球

      徐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安慰他并打电话给佩蒂教练。

      “没什么大不了的,摩纳哥。毕竟有点小,“接到电话后,佩蒂的语气相当平静。”迪迪埃的脾气需要改善。他迟早会发脾气的别担心。踢你的球。事实上,我不会再担心了。过了这个赛季,如果我把教过的最后几个孩子送走,我就退休了。”

      是因为被球队伤害吗?徐言不敢问。让一位老人离开他最喜欢的球队退休,对摩纳哥来说是个大问题吗?

      “别担心我们,踢你的球就行了。我对你最近的进展很满意。继续努力。”

      “我的能力提高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徐言有点吃惊。

      “马基科冈萨雷斯,你的体能分布、跑位的多样性、传球时间的选择、投篮技术甚至防守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你没意识到吗?如果你没有进步,你认为你在20多个赛季中的得分是多少?当你在法甲的时候就没有这个级别了

      “节奏更快……”

      “但防守更强大。你这么说太蠢了。你不知道上个赛季你参加了多少次进攻吗?没有正确的战术,没有正确的纪律,你是怎么做到的?”

      徐言想到这些问题,但一想到这些问题,他总是感叹不已。

      “佩蒂先生,其实我现在有个大问题不明白。”徐言开口说。他不知道是否要向帕蒂抱怨,但他仍然告诉帕蒂他最近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

      “你做的事真是个蠢货。”帕蒂听到后,得出结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知的?它不像你。”

      “我想我可能太忽视你的意见了,”瓦尔季斯·汉密尔顿说,“我和你没什么关系。除了足球没什么好谈的。它让我忽略了你的想法,你的意志。然而,你们也是人。你有自己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你和我的想法有冲突是正常的。”

      “那么,你想和我们有更多的联系,和球员们有更多的联系吗?”徐言推测。

      “不,不是。你想得太多了。”瓦尔季斯·汉密尔顿立刻摇了摇头,“你的生活我无法适应,私人交往只会让球员不尊重教练,我认为没有任何必要。”

      这让徐言翻白眼,这是他最担心的。

      “教练,我觉得你应该多和队员们沟通。”徐言开口说,“我觉得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能够变得强大,能够团结一致,无与伦比,不是吗

      因为战术上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我们打得很努力。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队友踢好比赛,因为我们把他们当作朋友。我们踢足球不是为了钱或名誉。我们踢足球是为了不让朋友失望,不让队友伤心,让身边的每个朋友都能享受足球的乐趣。这是我们强大的终极动力。我不知道足球的精神力量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们踢球的目的。但是,教练,恕我直言,你没有给我们动力。我们会反抗你,因为我们想让我们的朋友快乐,而你却没有被当作我们的朋友。”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难过。”

      “你应该感到的不是遗憾,而是如何补救。”徐言说,“队员们尊重教练。他们尊重教练的能力,而不是神秘感。事实上,我们都非常尊敬你。你向我们展示了你的卓越能力。不过,我们希望我们的教练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而不是一个了不起的机器人

      “作为队长,你是这么说的。我会考虑的。”

      队长?徐言没有反驳,他认出了身份。

      “说到沟通,有一件事我想问清楚,”徐言还是忍不住说,“你真的认为我是最好的球员吗?如果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卖我?”

      这是他最大的问题,也是他最想了解的。

      “马基科冈萨雷斯,那时候,报价是阿格里尼翁俱乐部。你是今年最有可能获得金球奖的人。有没有人拒绝从阿格里尼翁俱乐部买足球先生?我得考虑一下你调职的可能性。我得早点准备

      “我说我当时不想离开。你总是说我转学不重要!”

      “我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我和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都对这种暗示感兴趣,然后私下和其他俱乐部交易。我得考虑一下你欺骗我的可能性。”

      “你不想相信我一次?或者即使你不信任我,你不想留下我吗?”

      “阿格里尼翁俱乐部的薪水很高,很有名,薪水也很高。你不会死的。俱乐部的青年训练没有团队的情感基础,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事情不太可靠,我怎么能信任你或者留住你?”

      徐言摇了摇头。”教练,我看重的是我和这里的朋友们的友谊。是这些人,不是这个队的名字。我在这里。我知道上赛季这支球队取得成功有多难。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知道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荣誉。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踢足球。这些事情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

      “教练,我要你相信我。有些东西比名利更重要。”

      有了这些话,徐言心里挺舒服的。他要求不多,只要教练不想因为厌恶而出卖他。

      回家后,徐言想起自己还有一张卡。

      在和特里的比赛之后,特里给了他一个机会。作为诺丁汉森林俱乐部的队长,也许是他的影响力。昨晚,他很沮丧,没有进入系统,现在看看卡片。

      进入系统后,徐言看着卡,不禁目瞪口呆,想骂街。

      “你有一张黑卡,主席,影响力5,职业3。”

      怎么会有这么一张黑卡?徐言看了看卡片,果然,黑卡是介绍来的。

      徐言当然听说了,但他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一事件。

      按理说,假球案中的罚分和降级没有问题。如果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似乎证据确凿。如果这是真的,他们应该受到惩罚。如何惩罚?徐言不知道别的地方,但他知道马赛。在他看来,降职并非完全不能接受。

      虽然说帕纳辛奈科俱乐部从来没有被降级,让他们降级,这是耸人听闻的,因为这是一场假球,我们不能责怪别人受到严厉的惩罚。

      但徐言花了一段时间才注意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虽然帕纳辛奈科俱乐部和米兰都有一些失误,但他们的侮辱和辱骂似乎太多了。

      事实上,西拔牙联赛从来都不是清白的。很多人嘲笑说,自从维罗纳在8485赛季夺冠以来,西拔牙联赛的裁判抽签制改成了裁判分配制,从来没有过一个平民队的冠军。西拔牙很多时候都很黑暗。大家都知道。意大利足球涉及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政治、经济,大富豪和政党之间的纠葛。他们的足球很难打得轻松,也不够干净。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

      但问题是,像帕纳辛奈科俱乐部、米兰、拉齐奥和佛罗伦萨这样的球队得到了照顾,但他们受到了太多的批评和嘲笑。

      “如果没有点球和超长的补时时间,米兰就不如莱切了。”事件发生后,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指责米兰和帕纳辛奈科俱乐部操纵比赛。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听都是胡说八道。每个人都知道米兰的实力。联赛中的假球不是欧洲的假球。如果西拔牙如此强大,莱切可以在四年内两次打入欧冠决赛,那么其他国家的球队还能打什么呢?

      米兰和帕纳辛奈科俱乐部的实力,毕竟是以欧冠比赛为基准的。米兰在冠军联赛中的实力不用多说。03年冠军联赛在2004年逆转,2005年决赛,2006年普约尔跳水。说他们是莱切的标准是胡说八道。

      说帕纳辛奈科俱乐部的冠军要靠裁判,这是胡说八道。在2002年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赢得了冠军,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他们输给了替补上场的拉齐奥。裁判就是这么做的吗?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自己也承认马基科冈萨雷斯渴望迅速的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利益,但同时,他们说帕纳辛奈科俱乐部的冠军取决于偷窃。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真的有实力用愚蠢的管理赢得冠军吗?

      仇恨是可能的,但不应被仇恨蒙蔽双眼。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一些球迷显然失去了平衡。

      而很快,消息进一步传开,也让徐言知道得越来越清楚,而张元此时,也向徐言解释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说狗咬狗不好。”

      意大利足球一直与政治联系在一起。这一次,显然也与政治有关。

      意大利政坛一直由阿涅利家族主导,贝卢斯科尼是右翼组织的主要人物。作为同为右翼的马基科冈萨雷斯家族,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第二大股东特隆凯蒂和贝纳通家族虽然与他们结盟,但始终处于从属地位。他们也希望在某种意义上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利润,西拔牙前三名的格局正是他们三股势力或地位的真实写照:帕纳辛奈科俱乐部低调务实,他们一句话也不说就能得到利益,阿特罗米托俱乐部最受欢迎,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成为附庸,以上不胜枚举。

      然而,今年恰逢意大利大选。由于经济危机,右翼代表贝卢斯科尼处境岌岌可危,而左翼代表普罗迪趁机上位。他所想的是赢得马基科冈萨雷斯和特隆凯蒂的中立,这样他才能当选。

      近十年来,为了保护阿涅利家族的菲亚特企业,贝卢斯科尼作为意大利总理一直支持政府的命令,让马基科冈萨雷斯家族的萨拉斯石油公司作为石油公司的代表,帮助菲亚特集团保持重工业的发展,这让马基科冈萨雷斯一家很不满。因此,在这次战争中期的选举中,他们改变了立场,选择保持中立,而不是站在贝卢斯科尼一边明确表态。

      “没问题,你可以花时间考虑一下。”

      “谢谢你讲道理。”

      “你不用谢我。我很清楚你离开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后仍然是最好的球员。但是没有你,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永远找不到合适的替代者。马基科冈萨雷斯,有一件事是永远不变的。你是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唯一的一个

      第612节甲级联赛的变化

      在考虑了球队,和队友一起观看了亚冠决赛后,徐言也回到了国家队报到。

      虽然他说他想多想想,但徐言还是想留在队里。不过,他一向脾气太温和,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一次,他还没准备好给全队一个愉快的答复,别让他们苦了几天,他们真以为自己在捏捏。最好在世界杯结束后再谈。太早说话对你不好。虽然徐言希望自己能像斯科尔斯、内德维德和贝莱隆那样低调踢球,但当他被欺负时,他必须唤醒他们。

      在冠军联赛决赛中,阿森纳输给了普拉塔尼亚斯俱乐部。这场比赛结束后,普拉塔尼亚斯俱乐部也正式将自己封为第二梦之队。

      不过,这场比赛,让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球员看得相当不屑。阿森纳被罚下一人,10比11,一度领先10,踢得不落一球,也打出了一种风格。最终,决定两支强队决斗结果的并不是双方的大明星,而是替补上场的瑞典老将拉森发挥得最好。本赛季合同到期后,他两次助攻帮助普拉塔尼亚斯俱乐部获胜。更重要的是,普拉塔尼亚斯俱乐部对莱曼的点球显然是一个重罚。罚点球的黄牌是红牌。而埃托奥的进球,还是一个疑似越位的球,这样的打击已经足够幻想了,但这样的实力,毕竟还不够幻想。

      “如果你下赛季遇到他们,就好好和他们一起玩吧!”

      对此,徐言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

      回到家里,徐言也全身心投入到体育锻炼中。世界杯就要到了。这个时候,是时候积累体力,备战世界杯了。虽然他身体没有问题,但既然是国家队的老大,就应该以身作则,不能偷懒。但此时,张元带着一条信息,焦急地找到了徐言,“你听说了,西拔牙电话门的事!”

      西拔牙假球案突然爆发,让人无所适从。从5月4日起,亲阿特罗米托俱乐部的《米兰体育报》首先刊登了帕纳辛奈科俱乐部可能打假球的消息,向亲国际媒体报道了米兰也打假球的消息,向拉齐奥和佛罗伦萨都有牵连,到西拔牙结束,帕纳辛奈科俱乐部董事会集体辞职,莫吉宣布退出足坛,总共不到10天。

      然而,在过去的十天里,帕纳辛奈科俱乐部操纵比赛已经成为一个公认的事实。虽然法院还没有做出判决,但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事情到了高温,不可能有假货。

      此时,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第二大股东隆卡蒂正与贝卢斯科尼发生争执:2006年初,帕纳辛奈科俱乐部和阿特罗米托俱乐部单方面与贝卢斯科尼旗下的摩尔多瓦电视台签订了巨额电视转播合同,放弃了与蒂姆关系密切的天空卫视,这让隆卡蒂蒙受了不小的经济损失。他对此也极为不满,他也选择了去普罗迪。

      在选举中,普罗迪在上议院选举中以155比154获胜,在下议院选举中以49.8%获胜。可以说,正是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两大股东的中立性让普罗迪走上了舞台。

      一是报答他们,二是打压贝卢斯科尼,建立自己的权威,三是在经济危机中制造一些噪音,给民众一些信心。

      瓦尔季斯·汉密尔顿的摩尔多瓦公司提供了窃听证据。在普罗迪的个人领导下,帕纳辛奈科俱乐部和米兰正在接受考验,除了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胜利者是一直坚持左翼的罗马俱乐部。

      贝卢斯科尼此时做了什么?一方面,他毫不犹豫地踢出帕纳辛奈科俱乐部,坐视他们的厄运,帮助米兰洗白,从而赢得马基科冈萨雷斯的家人。同时,他毫不犹豫地将甲级和乙级的手机使用权转让给了特隆凯蒂,让特隆凯蒂再次站在他身边。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徐言抬起头,“你觉得我是在强迫球队换教练吗?”

      “我没那么说。“我肯定你不是那种孩子。”莫尔斯摇了摇头但即使你这么做了,也没什么问题。我不是瓦尔季斯·汉密尔顿。我能清楚地看到谁是这个团队中最重要的人。你是球队的核心,你是球队的顶梁柱,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更换教练,我们会更换的

      徐言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瓦尔季斯·汉密尔顿来说,他真的很生气,但是强迫球队更换教练是俱乐部唯一会做的事情,他认为他不应该这么做。

      “如果你真的想换教练,我们可以找到几个愿意执教格拉斯哥流浪者俱乐部的人。阿勒代斯,霍奇森,还有这个也是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