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进入玄幻

    《从游戏进入玄幻》

    顶流影后不好惹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方别得遂心愿地买到了一块沉甸甸的看起来大概三四斤的黑铁块,然后掏出银票和雷公交割。

      薛铃在一边看得真切,这一千两银票,其中从宁怀远手里获的大概是七百两左右,这其中包括了两瓶丹药的四百零八两,秘籍的八十两,以及宁怀远身上散碎银票的两百两。

      那么剩下的三百两,应该就是方别自己过来带的财产了吧?

      这么一想的话,方别也不能算作太穷?

      薛铃在一旁以女子的视角细细推算的时候,方别已经完成了交易,将那块价值千金的铁块用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布口袋装了起来,然后就挎在了腰间。

      薛铃这基本上已经确定方别已经差不多身无分文了,不过方别买这个铁块的用处,薛铃目前还是完全不知道的。

      “所以我们现在要走了吗?”薛铃问道,这里面的熏香实在太过于霸道了,薛铃真的很难持续抵抗这样的药物在体内的积累。

      “马上。”方别笑了笑,拉着薛铃继续走到了大殿的一处墙壁处,那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只有拳头大小。

      方别将手中的令牌,也是最初给龙王之殿门口的门房看的那个令牌沿着窗口递了过去。

      不多时,一扇暗门在大殿处打开,方别也就拉着薛铃走了进去。

      与外面不同,这里是如同耳房一样的小空间,有一张长长的条凳,条凳的对面是一堵漆着白漆的墙。

      薛铃看到方别的令牌从白漆墙后递了出来,同时递出来的还有声音。

      “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那声音雌雄莫辨,不轻不重,不偏不倚,就好像是活死人的声音。

      方别不动声色。

      “我想知道少林空悟高僧的消息。”

      “五十两白银。”漆墙后这样冷清回答道。

      方别掏了掏怀里,从中取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从白漆墙的裂缝中递了过去。

      “少林高僧空悟,自三月前自天竺论道讲佛归来,将于十日后抵达洛城境内,并且将直返嵩山少林寺。”

      “他是否携带有佛祖舍利子?”方别继续问道。

      “这个情报价值一千两白银。”白漆墙回答道。

      方别笑了笑,点头。

      “那我没有问题了。”

      ……

      ……

      当从那个熏香弥漫的大宅走出之后,方别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薛铃带到一处野外的潭水附近。

      “你在此沐浴,我去另外一边。”方别这样静静说道。

      此时已经临近五月端午,天气渐渐转向炎热,不过寻常习武之人,就算寒冬腊月野外沐浴,也不会感染风寒。

      方别已经摘了面具,露出他那张冷淡清秀的面孔,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一个青色包裹:“洗完换上这套衣服。”

      “每次去完龙王之殿,都要洗浴换衣服吗?”薛铃问道:“那你就不会等我去长清浴场之前就带我去吗?”

      少女有些不满。

      而方别笑了笑:“当然,每次,如果你不害怕被人追踪的话。虽然我没有被追踪过一次,但是小心总是无妨。”

      “以及,我是打算在你去之前就叫你的,这不是晚了一步吗?”

      薛铃接过那个青布包裹的同时,方别便转身向着潭水对面走去。

      是的,他看起来对于偷窥薛铃一点兴趣都没有。

      少女长长呼出一口气。

      她站在这个碧潭水边,看着其中清澈见底的溪水,心想这恐怕并不是方别临时找到的,或许这原本就是方别所准备的野外宿营地之一。

      毕竟在外的时候,又没有办法掘井取水,能够找到安全清洁的水源,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她打开青布包裹,顺便又检查了一下方别所准备的衣物,是很普通的女子衣物,看起来都是新买的,并没有别人穿过的痕迹,当然,这样的寻常衣物价格也不贵,鉴于今天方别豪掷千金买了一块铁疙瘩,用五十两买了那个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消息,这身女子衣物恐怕加起来不到五钱银子,

      想到这里薛铃又幽幽叹了口气。

      满打满算,她现在已经和方别做搭档有接近两个月了。

      到现在,她还一直都没有看透方别是怎样的人。

      他谨慎,小心,凡事滴水不漏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

      这让薛铃不由有些怀疑,当初自己去找到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猜出来了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林雪。

      以至于说出了你的完美就是你最大的漏洞这样的话,但是最终,却不知为何接纳了她。

      当然,薛铃一直以来,都是以最好的姿态去完成这个蜂翅的工作的,这些天她恶补了很多蜂巢内部的资料以及洛城周边的地理形势与各门派的分布,只有彻底了解自己身边,才能够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可是即使这样,方别依然是一副完全都不需要自己的姿态。

      他一个人就可以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地很好,甚至还有机会帮衬弥补自己的过失,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个蜂针是不需要任何蜂翅就能够完成任务的人,那么薛铃毫不怀疑那个人就是方别。

      至于方别为什么需要自己——薛铃仔细想了想,大概就是自己能够帮助方别掩人耳目这一点吧。

      比如直到现在,薛铃都不知道方别究竟有多强,就算真的亲眼见证了一次方别的刺杀行动,反而更加无法理解为什么方别的真实实力。

      他杀死宁怀远这个资深的三品高手,甚至说并没有用到自己的真实武功,只依靠场景的布置,就可以轻松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

      其实有些时候,薛铃已经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找方别问问他现在究竟是什么实力这样的念头,不过最终都是被自己所强行掐灭。

      她已经浸泡在了有些冰凉的溪水之中,方别甚至准备了可以清洁头发的皂角,因为最容易沾染那个熏香味道的,除了全身的衣物,也就是这一头青丝了。

      正在这个时候,薛铃突然听到了远处有人大喊的声音。

      “救命!”

      “杀人了!”

      她骤然警觉,刚刚想起身,冷风一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无片缕,只能咬着嘴唇又将身体缩进了冰凉的溪水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