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在西游

    《逍遥在西游》

    孩子没有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给你参考书,用完明天还我,告诉你啊,再给我弄坏了,以后就再也别想跟我借了!”

      两本黄色书皮的参考书递了过来,安然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用,以后这种作弊的事我不干了!

      会就是会,不会抄完也是糊弄自己,真考试的时候,还能带着参考书吗?”

      胡翠花一下子楞住了,好半天才说道:

      “你不是又玩什么花样吧?

      算了,不用最好,我背着也就是给你用的,我反正是用不着!

      走了,明天早上我给你带麻花!”

      看着胡翠花进了单元门,安然往后面一栋楼走去,走到楼头,看着一单元一楼把边亮着灯的窗户,安然突然有点紧张,心里盘算着一会见到老妈该是什么表现。

      站到白铁皮包着的家门前,安然伸到腰间摸了摸,嗯,钥匙果然挂在腰间。

      拧开锁,安然拔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一股热气迎面扑了过来,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

      “妈,我回来啦!”

      安然的声音有些颤抖,换上拖鞋,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了一点,这才走进厨房。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天咋这么出息,放学就回家了!”

      老妈继续切着土豆丝,连头都没回,语气里更多的是意外和嘲讽。

      安然看着老妈瘦削的背影,心里不是个滋味,看来,上一世的自己,还真不是个省心的主。

      “刘校长家那老二招你惹你了,你把人家打的鼻口窜血,还威胁人家不准告家长!”

      安然心里一紧,这啥时候的事啊,自己咋一点印象没有呢?

      “哑巴了,问你话呢,趁你爸没回来呢,赶紧交代,等你爸回来可就没妈这么温柔了!”

      老妈终于转过身来,严肃的脸上更多的是无奈和失望,安然的眼圈发红,不是因为打刘老二的事,而是看到老妈眼角的皱纹和嗔怒的眼神。

      “妈,我真忘了因为啥了,不过已经打了再说啥也没用了,我以后不打就是了,你就别生气了!”

      安然堆起歉意的笑脸,走过来把老妈拥进怀里,眼泪不争气的掉到老妈的头发上。

      “哎呀,都多大了还撒娇,我这围裙上埋汰,蹭你一身!”

      老妈笑着推了推儿子,突然感觉到头上传来异样,不禁抬起脸来看儿子。

      “儿子,你这是咋了,哭啥呀,不是老刘家那孩子撒谎,妈冤枉你了?”

      听到老妈慌张的声音,安然的眼泪流得更欢了,有多少年了,没这么抱过老妈了。

      “妈,不是,我就是,就是突然觉得挺对不起你和我爸,我让你们太操心了,呜呜呜!”

      老妈推开安然,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吓死妈了,今天这是咋地了,懂事的让妈害怕呢!

      今天这场大雪,把我儿子的眼窝子埋上了,这咋还会掉眼泪了呢?

      平时你爸打折棍子你都不带哼一声的,呵呵,妈也没说啥呀,你这眼泪咋出来的呢?”

      受安然的感染,老妈的眼睛也潮湿了,小时候,小嘴吧吧会哄人的儿子回来了?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和我爸心里想啥,看着吧,明年市一中,你儿子必须拿下!”

      “真的?你可不许骗妈,去,上屋写到纸上,再到阳台上,把那冻的猪头肉给妈拿过来!

      妈今天高兴,给你们做点好的,你要是忽悠妈,你可记好今天的日子,12月29号礼拜一。

      行了,赶紧进屋把大衣脱了,这点寒气全跑妈身上了,快去!”

      看到老妈乐了,安然也跟着乐了,低头在老妈的脸上亲了一口,出了厨房。

      “呵呵呵,这孩子,今天这是咋地了,这青春期这么快就过去了?不是说得叛逆几年吗?”

      老妈呆呆的站了一会,笑眯眯的小声嘟囔了起来。

      安然的老爸叫安为国,家中排行老大,现在是宣传部部长,写的一手好字外加一副好嗓子。

      安然的老妈叫杨云,是个教语文的人民教师,在市三小当班主任。

      安然在家排老二,上面有哥叫安邦,高中没念完就参加工作了,在修理厂跟着师傅学修车。

      下面有个妹妹叫安馨,在三小上五年级,哥仨之间都差三岁,平时倒也和平相处。

      安然在屋里脱下大衣,军裤,套上一条运动裤,看着眼前的上下铺发了一会呆。

      然后,飞快的跑到阳台上,找到了不大的一块猪头肉,给老妈送了过去。

      “妈,我老妹咋没跟你一块回来呢?”

      “你啥记性啊,三小今天卸煤,放假半天,早上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下午去你爸办公室练毛笔字了!”

      安然吐了吐舌头,这出戏的地方也太多了,一会老爸他们回来,自己还是少说话吧!

      赶紧回到屋里,坐到靠墙的课桌前,看着贴满墙的强哥、齐秦、郭靖、黄蓉......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依稀往梦似曾见......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小声哼唱了一下这些记忆里的歌,好听,真好听,歌好,唱的也好,安然自夸自乐。

      “纯真年代真好!”

      安然感叹完,翻出一打稿纸,打开桌子上放的文具盒,拿出钢笔在稿纸上开始写了起来。

      刚写了几个字,“刺溜”,破钢笔又拉稀了,稿纸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圆点,慢慢向下透去。

      安然撕下这一页,想了想,打开鸵鸟牌纯蓝墨水瓶,拧开钢笔,把钢笔水都挤到了墨水瓶里。

      拿着钢笔当蘸水笔,写完了保证书,这时候,妹妹娇滴滴甜腻腻的声音飘了进来:

      “妈咪,你的心肝宝贝回来喽,你给我做啥好吃的啦!”

      听到老爸皮鞋上,那特有的马蹄掌的声音响起,很快,门被推开,一张威严的脸伸了进来。

      安然很惧老爸,即使没重生前,安然都不怎么和老爸聊天,觉得无话可说,要不就抬杠。

      而现在看到这个时候的老爸,还是没来由的鼻子发酸,眼泪再次在眼圈转悠起来。

      “爸,你回来了!”

      一句简单的问候,竟差点让安然变成哭腔,安为国看到儿子这个样子,脸上的表情慢慢变的柔软,眼神也多了几分疼爱。

      “臭小子,今天抽啥疯了,不会是肚子饿了,没地方混饭跑家来了吧!”

      “嘿嘿,爸,你看看我写的保证书,明年市一中的哟西!”

      “噗嗤!”

      安为国被儿子逗笑了,接过儿子写的保证书看了起来,点头,微笑,大笑。

      “哈哈哈,这才是我安为国的儿子,有志向,有追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